Friday, March 25, 2016

中国报:政治思維

中国报:政治思維


我不想評論林冠英買便宜屋的課題,但想借這個課題來探討一下當今大馬華社的政治思維。

 當這個課題被爆出來時,大多數華人的反應,都是大罵馬華民政為何當初罵1MDB26億沒有如此賣力,現在卻對林冠英的便宜屋狂轟濫炸。

在網上,類似反應更是驚人地不斷重複,這邊開一個帖罵林冠英的“便宜屋”,那邊馬上就排山倒海的1MDB26億淹過來。

 持平而論,由此可見華社普遍上對于馬華民政在1MDB26億課題上的表現,是極度不滿,這一點馬華民政固然需要自我檢討。然而,仔細想想,1MDB26億又與林冠英的“便宜屋”有何干係?有者說,純粹是看不順眼馬華民政的選擇性雙重標準,即便如此,請問這又對林冠英的“便宜屋”課題做出了什么建設性的反駁?

找出基爾林冠英兩案分別

 從政治思維上來探討,人們固然可以盡情發洩對1MDB26億課題的不滿,但針對林冠英的“便宜屋”課題,仍需要提出有力的反駁,方能稱之為有意義。比如說,沒有游泳池、不如基宮豪華、不怕開放給民眾參觀,但是對面的人仍咬著一點不放:為何林冠英能夠以低于市價購得此屋?

 一句話總結:願買願賣。說到這裡,建議人們不妨親自去翻閱當初基爾的基宮之案情,認真找出基爾和林冠英兩案之間的分別,再來鏗鏘有力地噴馬華民政一臉口水。以上所說,是我認為的一個理想的論政模式,沒有偏幫任何一邊,大家都是很理性冷靜地就事論事。

 總的來說,要培養一個理想中的政治思維,首先就是徹底摒棄為支持而支持,為反對而反對的毛病。舉凡任何課題,在做任何立場之前,都要反覆思考,我為何要支持這個,我為何要反對那個,然后不斷強調就事論事的精神,僅此而已。

 這裡分享一些好東西,建議各位到Youtube搜索一個叫做《邏輯思維》的視頻系列,裡面的東西可以教會我們建立邏輯思維,會發覺我們平時認為是理所當然的道理,實際上未必是我們所想像的那樣;你會發現你有很多已僵化的思想,會被一些真實數據徹底顛覆過來。


吴启聪 中国报 25/3/2016

Thursday, March 17, 2016

中国报:伊黨待價而沽

中国报:伊黨待價而沽


伊黨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多元種族盟黨,原來竟然是近乎等同空氣的國民團結黨(民團,IKATAN),實在令人大跌眼鏡。筆者原本以為真命天子會是公正黨,理由是公正黨根本就無需顧慮跟伊黨結盟是否會丟失華人票,反正不管怎么樣華人都肯定不會再投國陣了。因此,在華人票與伊黨兼得的情況下,公正黨理應成為伊黨的最佳盟友,而且也能對巫統構成足夠威脅。

 如今伊黨捨公正黨而取不知所謂的民團,有三個可能性:一、伊黨跟巫統有若干檯底交易,所以伊黨不跟公正黨結合對付巫統;二、伊黨在前民聯已經受夠公正黨老愛扮大哥的氣,如今堅決不再屈居于公正黨之下;三、伊黨退守第三股勢力,在國陣和希聯之間待價而沽,哪家開出的條件比較優渥就支持哪家,或許也可以在國陣州支持國陣、在希聯州支持希聯,如此最后伊黨將成為近乎每一州的執政黨。

或許有人會說還有第四種可能性:伊黨野心勃勃要單槍匹馬奪下布城。在上面玩政治的人,雖然有時說出來的話極為幼稚,實際上算盤打得比誰都還響,伊黨有沒有能力獨自奪下布城,他們會不知道?

掌握三成馬來鐵票

 綜合以上幾種可能性,筆者認為,可能全部都是,尤其是第三個的待價而沽。伊黨的政治籌碼,在于他掌握了三成馬來鐵票,這些都是神權伊斯蘭國理念中堅分子。即使巫統在最為鼎盛的時期,都無法突破伊黨這道防線,因為宗教的權威始終握在伊黨手上。

 伊黨退守第三股勢力待價而沽,當國陣和希聯都沒有必勝把握時,伊黨便可能會成為唯一關鍵的造王者,最壞結局可能是對方對伊黨開出的條件照單全收,包括落實伊刑法和建立神權伊斯蘭國。

 那些政客,無論朝野,只要能夠執政,有什么條件他們不敢答應?不過很悲哀的是,這已不是我們華人能夠左右的局勢了。


吴启聪 中国报 18/3/2016

Thursday, March 10, 2016

中国报:怎樣把納吉拉下台?

中国报:怎樣把納吉拉下台?


最近敦馬帶領一群巫統的失意人士,浩浩蕩蕩與希聯一眾領導,聯合發表《公民宣言》,要求首相納吉下台。暫且不論敦馬等人的動機是如何的光明偉大正確,我們來理性分析一下,怎樣才能把納吉拉下台?

 納吉的首相之位,由三個身分組成:北根國會議員、巫統全國主席、下議院多數黨領袖。要拉納吉下台,其實也並非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要抽掉納吉三個身分的其中一個,納吉馬上下台。

只要過半的北根國會選民不投納吉,只要過半的巫統區部不投納吉、只要過半的國會議員不投納吉,納吉就會成為歷史了,根本無需敦馬等人大費周章,發起327集會號召全國人民推翻納吉。

 然而,在現實裡,北根國會的選民很支持納吉,巫統區部代表票也牢牢掌控在納吉手中,國陣占近乎三分二的下議員也不可能推翻納吉,那么試問敦馬等人的鬥爭意義又何在?等同自爽。

翻來翻去還是巫統當家

 即使納吉真的被拉下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首相之位不可能由希聯的領袖來接手,已經坐正巫統老二的阿末扎希會順理成章上台,然后就撥開雲霧見青天,還我們一個朗朗乾坤?說到這裡,就會發現,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不是納吉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國內政治大環境的問題。

 把納吉拉下台,並不能解決現在的問題;更何況現在連能不能把納吉拉下台,都是一個問題。我們應該正視的問題是,為何這個國家,不管怎樣翻來翻去,仍然是現在這個我們普遍認知的巫統當家做主?理由很簡單,占總人口24%的華人反對巫統,仍然還有占總人口65%的土著支持巫統。

 我們永遠不能忽略的一個政治現實,從308505,巫統非但增加了9個國會議席,同時也奪回吉打和霹靂州政權。這樣一個巫統,為何馬來社會仍然對之不離不棄?如果自認有夠硬的政治理念,不妨說服馬來社會改變思維,從馬來社會的根本上解決巫統,才是治本之道,不然只是繼續自爽而已。


吴启聪 中国报 11/3/2016

Thursday, March 3, 2016

中国报:拜的是椅子

中国报:拜的是椅子


慕克里茲被辭職、慕尤丁被凍結黨職、馬哈迪退黨,這一連串的巫統內部變故,我原以為會激起巫統基層大力反彈,豈料巫統基層近乎不可思議的風平浪靜。

 就連慕尤丁的老巢柔佛,對他的支持聲浪,也是越來越低。從目前情況來看,近乎可以判斷納吉完勝了這場權爭,馬哈迪一派已被逼到牆角,甚至牆外。

這個現象反映出一個殘酷政治現實:當你高高在上時,人們崇拜的,不是你本尊,而是你屁股下的那張椅子罷了。

 以慕尤丁為例,他曾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首相,手握巫統半壁江山,在巫統黨內呼風喚雨。但他從副首相之位跌下來后,巫統基層不再擁戴他,他甚至可能即將徹底退出政治舞台。追根究底,人們崇拜的,不是慕尤丁本尊,而是他屁股下那張副首相椅子。

 同理,當權派的唯一優勢,就是他屁股下的那張椅子;那些丟了椅子、沒有椅子,或者對椅子虎視眈眈的人,就只能繼續浴血戰斗。之所以一直在強調屁股,是因為人們根本不去管坐在椅子上的人擁有什么樣的腦袋;他們只關心誰的屁股正粘著那張椅子,誰的屁股又離開了那張椅子。

椅子沒了忠誠沒了

 所以風水經常輪流轉,今天當權派固然可以呼風喚雨,明天一旦失勢,便樹倒猢猻散,身邊的人走到一個都不剩;后來才發覺他們依然在拜著同一張椅子,只是椅子上換了另一個人坐。這時就會檢討,為何當初沒有建立屬于自己的威望讓人崇拜?別傻了。拜椅子的文化源遠流長、根深蒂固,所謂個人威望,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執政黨的椅子穩不穩,倚靠的是資源,椅子越高,資源就越多;資源越多,椅子就越穩。坐在椅子上的人往往需要利用政治資源去馴服下面的人來效忠于他,下面的人則利用忠誠來交換資源。

 一旦椅子沒了,資源沒了,自然忠誠也就跟著沒了,這就是政治現實。


吴启聪 中国报 4/3/2016

Friday, February 26, 2016

中国报:政府真的虧待華小?(原题:华小的捐款与拨款)

中国报:政府真的虧待華小?(原题:华小的捐款与拨款) 


最近針對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捐錢給筆者家鄉(森布隆)華小的課題,有行動黨議員再次引發了類似撥款不足,才需捐款的爭議。其實,我們對華小的捐款和撥款,認識又有多深?

 在華社印象中,政府一直以來好像非常虧待華小,經常不給華小飽飯吃,搞到華小還要到處去乞討。

大多國小沒禮堂

 仔細一看,通常華小的籌款名堂是什么?建大禮堂、建冷氣講堂、建室內體育館、給課室裝冷氣等等。再仔細一看,華小有沒有以桌椅、教材、電燈風扇、一些學校的必需設備,作為籌款訴求呢?近乎沒有。

 關鍵就在這裡,給予學校必需的設備,是政府的責任;但如果要增建一些額外的大型工程,則未必是政府的責任。

 並不是說華小就活該沒這些大型工程,我們應該去隔壁的國小看看他們有些什么沒些什么。大家會恍然發現,原來絕大多數國小連最基本的禮堂都沒有,只是用兩三間課室打通而已。簡單來說,華社捐錢給華小建的工程,都是在國小看不到的,在這一層面上,不存在誰虧待誰的問題。

弄清狀況才好罵

 稍有爭議的是校舍問題,校舍總該是必需設備吧,為何華小還要籌款建呢?

 這其實是個灰色地帶,半津貼華小的校地擁有人是該校的董事會,而不是教育部,試問教育部又如何在董事會的私人土地上建公家校舍呢?如果轉成全津貼華小,校地歸教育部所有,到時政府還沒錢建校舍的話,那才該罵。

 以上華小捐款與撥款之間的關係,相信絕大多數華人都不知情,只有少數在政治圈內打轉的人才會略知一二。如果把情況弄清楚了,才來決定哪些該罵,哪些不該罵,這豈不是比較明智理性嗎?

 持平而論,真要評論撥款的公平性,我們真正應該了解的是國小和華小學生的人均撥款比例,那才能反映真實情況。

 斷章取義、以偏概全,是政客煽動民眾情緒的政治把戲而已。


吴启聪 中国报 26/2/2016

Friday, February 19, 2016

中国报:外勞的雞與蛋問題

中国报:外勞的雞與蛋問題


最近引進150萬孟加拉外勞的課題,引起了社會廣泛爭議。筆者認為,對我國而言,外勞問題就好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究竟是我們需要外勞,才引進外勞,還是外勞搶走了我們的飯碗?

 外勞通常在什么情況下產生?兩種情況:一、當國內的就業機會過剩,在勞力不足情況下,就會引入外勞;二、當國內某些低下工作,國民自己都不願意做,也會引進外勞。如此攤開來看,事實擺在眼前,我國引進外勞的動機以后者居多。

油棕園、工廠、小販助理、清潔工等,眾所週知這些工作都辛苦和低薪,大馬國民寧願失業也都不涉足這些領域,唯有引進外勞才能填補這些空缺。外勞來自比我國落后的國家,在他們眼中,馬來西亞這片土地上即使是低賤的工作,也強過祖國工作千百倍,他們願意撿我們不願意做的工作來做,有何問題?

 以新加坡為例,大馬有好幾萬“馬勞”跨長堤到彼岸謀生,很多教育程度低下者也是在做跟我國外勞無異的工作,但新幣是馬幣的三倍,甘願。又不見新加坡人吵我們的馬勞搶了他們飯碗?同理,不管有沒有馬勞,這些低下工作,新加坡人也都一樣不屑做。

理應樂見其成

 有者提出很理想的說法,禁止引進外勞,讓薪水漲高至國民願意做的程度,到時人民收入就會提高了。如果說是高知識高技能工作,那倒無可厚非;若是那些低知識低技能工作,實在無法想像可以如何用三四千薪水請一個本地清潔工。

 持平而論,如果外勞搶走高知識高技能的高薪工作,那大馬國民確實有必要自強,把這些外勞轟回老家;但如果外勞只是撿走大馬人都不願意做的低知識低技能之低薪工作,我們理應樂見其成。

 唯一值得關注的是,外勞所帶來的社會影響,尤其是治安問題。政府有義務將非法外勞一網打盡,並且確保外勞都能在奉公守法的情況下安居樂業。做不到這一點,休怪人民批評政府的外勞政策。


吴启聪 中国报 19/2/2016

Friday, February 12, 2016

中国报:國家財政概況須知

中国报:國家財政概況須知


經常聽到一些民間專家評論我國財政:我們國家那么有錢(資源豐富),都被那些貪官給貪去了,才會搞成今天這么慘(捉襟見肘)。這個說法,雖然並沒有錯,卻不夠全面,一旦以此想法先入為主,很難看清國家財政的真正困境。

 20152016年期間,我們大家都能深刻感受到大馬財政的無力,主因有二:一、石油價暴跌;二、馬幣暴跌。其實,兩者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所有產油國的貨幣都因為油價暴跌而受到衝擊,因此主要問題還在于油價。

須知,大馬國家財政,每年有接近40%的收入來自石油稅收,而國油也一直都是超高盈利的國企。一直到油價從原來的過百美元暴跌至現在的30美元以下,國家財政突然縮水一大截,國油也一夜之間變成虧損的國企。這種突發狀況,必須被納入考量。

 第二,大馬的公務員體系極為臃腫,但跟其他國家相比,大馬政府包辦了醫療和教育這兩大免費服務,單單衛生部和教育部就已經佔據了公務員體系的一大半空間。簡單來說,其他國家公務員體系省錢,因為沒有提供免費醫療和教育;我們公務員體系花錢,因為我們有提供免費醫療和教育。所以免費醫療和教育的開銷,也必須被納入考量。

“擾民式”開源節流

 無可否認的是,貪官污吏的腐敗雖然侵吞相當分量的國家財富,但如果完全不考量以上兩大因素,難免有些失偏頗。須知,單單整頓吏治、糾正貪風,或許能對我國財政做些許改善;但若過于依賴石油和公務員體系臃腫的問題不能解決,我國依然會繼續陷入財政困境。

 目前我們看得很清楚的是,政府已經被逼動用“擾民式”的開源節流方式,其中包括征收消費稅和取消公共服務獎學金這兩大標誌性動作。然而,這些都明顯不是長久之策,國家財力根基鞏固才能確保長治久安,而大量製造國家財富需要穩健的經濟轉型。

 如果國家財政管理真的如民間“專家”評論一般膚淺,豈不人人皆可做財政部長?


吴启聪 中国报 1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