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吳啟聰‧開放瑪拉遙不可及

吳啟聰‧開放瑪拉遙不可及

2008-08-13 19:59
雪蘭莪州務大臣卡立日前建議瑪拉工藝大學(UiTM)開放10%學額給於非土著的言論,掀起了軒然大波,不止高教部長莫哈末卡立炮轟卡立典當馬來人的權利,更有瑪拉學生聯署上書抗議卡立侮辱馬來人。雖然說卡立踏出了突破種族藩籬的一小步,卻也同時踩到了一個地雷,觸動了那根最為敏感的種族神經,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瑪拉工藝大學,還有與之齊名的國際回教大學(UIA),這兩所大學向來都不為華社所熟悉,有者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只因為這兩所大學的學額只限於土著,非土著止步。然而,鮮為人知的,這兩所大學所擁有的設備、師資,都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其他著名的國立大專也無法與之匹比,無疑是用金山銀山堆砌出來的象牙寶塔。
這兩所大學對於馬來人的意義非比一般,並不是我們華人能夠理解的,更別說要去體諒。意義其一,在於保持土著(即指馬來人)的大學學額,以致不讓績效制衝垮其大學校門,不過事實上他們過慮了,蘋果與橙的雙軌入學制在這方面已經是控制到無懈可擊。然而,還有一個不為人所察覺的真相,政府每年公佈的大學錄取率,展示了性別、種族、科系等等的圖表和數據,其實並沒有包括瑪拉工藝大學和國際回教大學這兩條漏網之魚。也就是說,完全土著大學的總人數,並沒有加進去大學錄取率裡面,事實上土著的錄取率還要比數據上高出許多,只是不算數而已。
意義其二,在於保持熱門科系的土著佔有率,即醫科、牙科、藥劑、法律、工程、會計等等以專業人士著稱的科系,以確保土著在專業領域持續佔有一席之地。只要是我們念得出來的熱門科系,這兩所大學都不會遺漏任何一項。
筆者想以一個活生生的實際例子來引導讀者的思緒。大馬國立大學裡,一路來只有3間大學設有牙科,即馬大、國大和理大,然而近年來增加了兩間,在2006及2007年間瑪拉工藝大學和國際回教大學都相繼設立了牙科。問題是,其他“全民”的大學更加需要設立牙科,尤其是整個東馬完全沒有牙科,可為甚麼偏偏兩間牙科都悄悄地設立在這兩所全土著的大學裡呢?
在華社極端推崇醫科的當兒,也許不經意地省略了牙科的存在。事實上,根據政府官方數據,政府經貼在一個牙科生的費用,足以用來經貼三至四個同期的醫科生。牙科的設備、器材、用具、材料、書籍、師資的費用個個都凌駕在醫科之上。也許,答案就在這個數據裡面了吧!
開放瑪拉工藝大學10%學額給於非土著,絕對不可能是大學預科班(matrikulasi)的翻版,因為後者摻雜了絕世高明的政治動機,在短短的幾年之內,已經徹底擊垮了大學先修班(STPM)的升學途徑。當今大學熱門科系,如醫科、牙科和藥劑等,已經完全是預科班的天下,先修班的猶如鳳毛麟角一般,只是象徵式的收生而已。
然而,開放瑪拉工藝大學,對執政者來說完全沒有任何的益處可言,誰也不敢去淌這灘渾水。因此,筆者在此斷言,開放瑪拉工藝大學是個遙不可及的夢。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8.08.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