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吳啟聰‧民政退出國陣操之過急

吳啟聰‧民政退出國陣操之過急

2008-08-19 20:16
民政全國婦女組主席陳蓮花提出民政退出國陣的建議,附加霹靂州80%的基層黨員通過此項建議,接著民青團也即將做出類似表決。無風不起浪,把已在308大選輸得一無所有的民政黨逼到十字路口。儘管陳蓮花事後澄清此非她個人本意,但基層退出國陣的聲浪依舊高漲;不久前巫統高調邀請回教黨組織統一馬來陣線,再加上最近的瑪拉大學和改信回教論壇事件,種族情緒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挑起,種族主義的肆虐已經漸漸吞噬國陣華基政黨的生存空間。
馬華和民政在一片風雨飄搖之中,雖然馬華還在努力力挽狂瀾,但民政失去了檳城大本營後,似乎已經站不住腳,搖搖欲墜,現在就要殺出一條血路,連退出國陣的戲碼也搬出了。然而,民政退出國陣非同小可,牽一髮則動全身,其可能帶來的衝擊也許會對馬來西亞的政治生態造成深遠的影響。
馬華和民政,如果排除其他東馬的政黨不說,這兩個政黨就是國陣華基政黨的主力,馬華為首,民政次之。雖然馬華民政有著源遠流長的恩怨情仇,但在華人權利的課題上,向來都持有一致立場,在國陣內形成一股固有的華人勢力。然而,巫統的一黨獨大,以黨治國,再加上銅臂鐵腕的國陣精神,已經把馬華民政逼去協商政治的死胡同,以致兩黨在華社之間的合法性日益消逝,流向了同樣是以華人為主的行動黨。如果說民政憤然退出了國陣,如此壯舉等同斷了國陣華人勢力的一條臂膀,留下馬華獨力面對巫統的種族霸權,教馬華情何以堪?
簡單說一句,民政的退出,會嚴重破壞國陣內部的種族比例,破壞國陣成員黨之間的相互制衡,最後直接破壞整個國陣的政治生態平衡。此舉無疑會導致巫統的種族霸權更加橫憚無忌,繼而形成更甚的腐敗,百弊而無一利。
也許行動黨的“改變!為馬來西亞!”激奮了大馬華社的人心,公共政策的腐敗令人莫不對之咬牙切齒,恨不得將之連根拔起,手上神聖的選票就此投給了在野黨。人們口裡每天念著的兩線制,實際上是兩個陣線的輪替執政,目前的馬來西亞還處在兩線政治的萌芽階段而已,距離真正的兩線制還有一段甚遠的距離。
然而,失去了民政的國陣,這一方的陣線,可以說幾乎是馬來人壟斷的巫統陣線,而人民聯盟卻成了華基政黨的棲息之處,這種為陣線貼上種族標籤的政治現象是非常不健康的,不僅會加劇種族之間的矛盾,增加種族之間的仇視憎恨,更在政客之間鼓吹玩弄種族課題的歪風,從而也在根本上歪曲兩線制之路,馬來西亞的政治生態平衡也就會受到嚴重的破壞。
與其晦氣地說要退出國陣,民政倒不如與馬華洽談兩黨合併的契機,進一步壯大國陣內部的華人勢力,囤積更加雄厚的政治資本,再重新回到國陣的核心談判桌上,抗衡巫統的種族霸權。
蔡細歷在308海嘯後曾經發表過國陣內部兩線制的建議,筆者在原則上是非常贊同的,由國陣的非馬來人統一陣線,制衡巫統的一黨獨大。任何的權力機構都必須要設下一道可以相互制衡的機制,才能杜絕濫權的發生,國陣也不該例外,也是時候教巫統權力分享之道了。
總結一句,民政退出國陣確實是操之過急,其所帶來的衝擊影響不容我們小覷,應該為大局著想,也為了大馬兩線制的前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8.08.1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