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5, 2008

马来主权的迷思

马来主权的迷思
近日,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厉提出有关马来主权的言论,受到马来社会的严厉抨击,不仅巫统出声谴责,连最近冒起的马来青年大专毕业生联盟也来要求两百万令吉的赔偿。笔者在网上翻箱倒柜了良久,才大概寻获些许有关马来主权的来龙去脉。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这句时髦用词的始作俑者是以前非常有权势的吉兰丹格拉那区前巫统州议员阿都拉阿末,更加有趣的是,阿都拉阿末同时也是社会契约(Social Contract)的发明之父。
根据1986年《星报》引述,阿都拉阿末曾说:“早在国家独立以前,因应一个不可侵犯的社会契约,开始实行有马来人支配的政治制度。我们要永远记得,在马来西亚的政治体系里,马来人的地位必须受维护,马来人的期望也应被完成。历史上曾发生质疑、驳斥和此契约的时间,以致影响了政治的稳定性。”
如果说脍炙人口的“马来主权”和“社会契约”都纯粹是出于阿都拉阿末的一面之词,那么我们可以在此先作厘清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马来主权并没有被列在大马宪法里面。
根据大马的宪法,唯一有列明土著特权的条款为第153条款,内容说明,授予马来西亚最高元首为马来人和其他土著民族保障马来西亚公民权利和特权。文章指明联邦政府可以如何保障各方面的利益,这些集团通过设立配额,进入公务员队伍、公共奖学金和公众教育。
如果有心人士硬要用“马来主权”来诠释宪法列明的“马来特权”,那么只是玩弄字面上的小把戏而已,甚至还有点一厢情愿的味道,在法律上根本就没有道理产生任何责任可言,除非有朝一日,宪法中的“马来特权”白纸黑字为“马来主权”所取代,那就真的无话可说了。然而,在种族主义的燃烧之下,即使还没有明确地搞清楚状况,还是有人找上蔡细厉的门来兴师问罪,这种情况就好比秀才遇见兵。两百万?即使给了,是要当作赔偿?还是当作打发?
马来社会的种族神经向来比较敏感,如今有人公然挑战“马来主权”,非常容易就会被误导成在质疑他们的“马来特权”,这实为一种没有必要的误会,也在无限地消耗各族之间建立起来的和睦。对于华社而言,“ketuanan”中的“tuan”又何尝不是意味着一场主仆之分?倘若马来社会对这个“主仆之分”是全然没有概念的话,那么“马来主权”由始至终都只是一场子午虚有的闹剧而已。
全国人民,包括行政、立法、司法三机构,以及各大小民族,都有责任去纠正“马来主权”所带来的负面冲击。应该以一个圆桌会议的形式,对“马来主权”的诠释给予一个合法的定位,甚至修改宪法,究竟是要概括在“马来特权”范围之内,还是干脆淘汰掉算了,总要给全民一个圆满的交代,才能避免他日类似淆视混听的局面再次发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