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7, 2008

华小的明天。明天的华小

华小的明天。明天的华小
白小终于重开了!霹雳白力华小的迁入白小原校,被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巧妙地转换成白小重开的效果,不但赢得全国华社的拍掌声,更是获得了白小保校工委会的认同,正如白小保校工委会代主席邱俊明所说“熊玉生遗愿终落实”,八年来的纷纷扰扰,如今实为皆大欢喜之结局。然而,笔者认为白小事件可说是全马华小的一个缩影,在白小的课题上我们可以预见了华小的种种危机。
日前尤仑区国会议员慕克力,即前首相马哈迪的幼子,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发表了统一学校媒介语的言论,形同变相了的废除华小淡小,在全国社会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人人都争论不已,政客也纷纷跳出来谴责,至今未休。然而,笔者认为,慕克力的惊人言论,有着极为明显的政治动机,纯粹是为了即将来临的巫青团长竞选铺路,传统上巫青团惯用类似煽情的伎俩来捞取政治资本。因此,慕克力的言论并不足为患,只要巫青党选一过,这个课题很快就会淡下来。反而,教育部长希山慕丁的随便一道指示,才能举足轻重地掀起一场华教风暴,正如1987年安华担任教长时所引爆的茅草行动。
在生死存亡的边缘徘徊,华小目前面临最主要的危机有两项,即师资不足和学生的稠密不均。华小的师资不足,向来都被普遍认为是教育局小拿破仑的存心挡道。在马来西亚有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华小永远都严缺教师,一直都是依靠聘请临教和代课老师来解燃眉之急,而国小则从来不缺教师,甚至还长期过剩。根据2006年7月的官方数据显示,华小尚缺2274名教师,而国小却过剩3584名教师;然而根据2008年的官方数据显示,全国共有5785间国小,和1290间华小,国小的总数比华小多出来了三千多间,理应更缺教师才对,但事实上反而过剩了三千多名教师,形成了耐人寻味的强烈对比。如此现象要归咎于教育部对于录取和调配师资的现有政策,必须着重于增加华小的师资,减少国小的师资,以达致师资均衡的效果。不然一味地聘请华小临教,只会造成附加额外的教育预算;而摆放着国小教师不用,更是一种公帑的浪费。
学生的稠密不均是造成迁校的首要原因。在华人社会逐渐城市化的当儿,很多以前成立在乡村园丘社区的华小,都面临了学生不足的问题。目前所谓的华小,即指学生人数少于150人的华小,而如今类似的微型华小却占了我国40%华小的总数。很不乐观的说一句,这些华小迟早都必定会遭受关闭的命运,唯有迁校至人口较为稠密的地区,方存一线生机。因此,华社每每对全国华小的总数耿耿于怀,笔者认为那是一项错误的指标,因为在无法维持一定学生人数的情况之下,如排山倒海般的关闭微型华小是无可避免的,从而迅速递减了全国华小总数。华社应该改用“每班平均人数”来做为指标,如今华小的每班平均人数是45人,而国小的每班平均人数是31人,这一点充分地显示出跟国小相比之下,华小的确是比较不足和过于拥挤。教育部应该按照地区人口的稠密度,建造新的华小,即使是迁校也不在话下,而不是死死守着油尽灯枯的微型华小。在城市地区,华小的爆满已是多年的问题,唯有通过建新校才能解决。
虽然华小不单单只是面对师资不足和学生稠密不均的问题,还有英文数理之类的课程问题,但是课程的编定只是技术上的问题而已,随时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改弦换道,然而教师和学生,却是华小的本之所在,缺一不可,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说改就改的。因此,解决华小的师资不足和学生稠密不均,才是华教事业的首要任务。

2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启聪兄好文章!值得强力推荐!

水兴浪 Gavin Tee said...

难得您对华教的一片苦心关心,有机会倒想与您多交流,我刚在我的部落格说年轻一辈的对华教的情已经没有前辈们的热忱,但你这位年轻才子好像例外,再接再厉。

我刚FOOLOW了你的blog,也希望你能到访我的blog交流,我的一个专辑名为“语言与教育” 恭候赐教!

水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