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马华党争的演变

日前, 回教党团结发展局主席慕加希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表示,回教党内部的确存有两种不同的派系,一方较保守诠释回教,而另外一派则持有不同的开明意见,导致双方在意识形态上的抗争。虽然回教党一向来都被冠以神权主义的称谓,然而在派系之争方面,是以保守和开明两派所组成,是一种基于理念之争的派系架构;反观我们华人的政治,尤其是马华,除了1959年的林苍佑陈祯禄党争之外,长年不休的党争,从来不曾有过真正的理念之争,反之都是基于个人的权力斗争,以个人与其旗下人际网络的利益为中心点。若与回教党相比,马华在这一点上还真的必须汗颜。
由于马华长年在政治上被巫统边缘化,以致鲜少有理念之争的机会,避开政治的课题不提,转而投向民生的课题作为主战场。2001年的《南洋商报》收购案,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多少的政治因素存在,但实际上已变成林良实林亚礼AB队两军交锋的战争舞台。AB队双方,根本不是意在《南洋商报》,而是借着《南洋商报》收购案的名义,来进行双方的权力消耗战。当年林良实带领的A队,在微差之下险胜通过《南洋商报》收购案,对着电视说“赢了就是赢了”,林良实当时到底是赢了《南洋商报》?还是赢了一场党争?
到了2003年,由于林亚礼的嫡系人马陈广才没有担任正部长,随即又引爆了一场党争,最后林良实决定引退,辞掉交通部长,也离开了马华。在林良实宣布引退的一刻,他还说 “这一切都是因为少了一个部长职位,我退出就算了。”林良实的这一席话,已经非常充分地显示出马华当时的派系架构,的的确确是建立在个人的权力斗争,以个人的利益为主,任何的理念之争都已经是百口莫辩。
这届2008年马华党选突然热起的辩论主题是“敢怒敢言”,结果还真的催生了两个向来冠称“敢怒敢言”的头号人物,即总会长翁诗杰和署理总会长蔡细厉。除此之外,这一届的马华党选,也带出来了一个新的派系格局,即柔佛派系的窜起,以一个州作为单一派系还是首创新例。纵观近来翁诗杰的人事安排格局,翁诗杰对于蔡细厉所持有的立场已经是非常的明显。蔡细厉虽然贵为署理总会长,既没有当上纪委会主席,也没有分配到任何州主席,迟点的入阁恐怕更加的无望。
但是,上天似乎非常地眷顾蔡细厉,也开了翁诗杰一个玩笑。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也就是内阁尚未重组的时候,马华上议员李成材不幸病逝,腾出了一个马华上议员的空缺。根据宪法规定,内阁人选必须是从国会上下两院议员选出,而目前还是白身的蔡细厉,唯有通过受委上议员才有资格入阁,这也恰恰是翁诗杰的最后皇牌。目前已故李成材留下的空位,如果翁诗杰还是一意孤行地不给蔡细厉,那恐怕会立刻引爆一场一发不可收拾的超级党争,天时地利人和皆在蔡细厉矣。翁诗杰最大的败笔,是拖了两个月才亮出王茀明为总秘书,又不在第一时间推王茀明入阁取代黄家泉。如今李成材的病逝,却成为了蔡细厉最后也是最强势的转机,也许已是势不可挡。
马华的党争演变到如今,始终都还是缠绕在个人的权力斗争之上,A队也好,B队也好,除了领头人物不一样,其余根本就没有什么分别,尤其是政治理念,更是同出一辙。一个健全的政党,其政治理念是首要元素,派系之分也理应建立在理念之争。不然一味地去为主子去冲锋陷阵,到头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何而战,岂不悲哀?

6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沉默马华党员的告白。
小镇自国家独立以来,从来没有过一位马华代议士,有的是巫统和国大党国州议员而己,小镇至今也没有一个华裔反对党组织,所以有志参加改变,改善小镇华裔同胞福利的我们,纷纺加入小镇中的马华公会。(尽管马华公会在广大华裔心中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因为这是唯一能代表小镇华裔争取福利的政党! (结果希望越高,失望越大)
我们在马华的日子,一路以来主要的活动是为小城各镇的各“华小筹款“义无反顾!举辨一年一度的“孝亲敬老“活动,也辨一些球赛,文娱及公益活动!

小镇华小常年缺少经费,所以我们也常年向华社筹款以维持华小的教育活动经费,遗憾,虽然贵为执政党的一员,我们基层党员却每年季节性,一而再,再而三要向华社筹款,为何我们不能够像国小那样,制度性的拨款,身为前任副教育部长的韩春锦,你到底在做什么长?(小镇华小董事长,家教协会主席很多都是马华党员,任劳任怨,当然,当中也有一些沽名钓誉者!)

主办各种宴会活动等,无论是那个国州议员或部长大人来开幕,拍拍照,车大炮,皆大欢喜,因为贵宾们多数有拔款捐助,然而有时也会偷鸡不着把米蚀,议员贵宾上台乱车大炮,乱乱宣布拨款,最后不了了之,(以巫统和国大党议员为多)结果大家还以为我们基层同志“干捞“!

小镇马华同志好无奈,天灾人祸,随传随到,为的是什么?我们本着一个为华社做点贡献的心意,(因为取之社会用之社会)尽管附出,也不奢求回报,但偶而也被村民臭骂,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也有心无力。(猪贩跑来说,为何巴刹突然不可以卖猪肉了?村民说新村地契不被延长等)

有时候当我们要向巫统议员就谋事争论发难时,上头却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结果村民不解说,喂,”卖华同志”你们好.
在于党内,虽然小镇人口几乎大多数人是马华党员,但却是结合了各种社会利益力量,包括边缘的势力,如黑道流氓,各神庙,社团要员等,这一批庞大而松散的党员,大都是没有任何政治理念,为的是谋本身利益为主,然而党高层却恩庇笼络他们,以换取受惠者支持和效忠,结果308大选大败,这些投机份子,大多数都掸过别枝以换取另一方的利益!(如县议员,官联公司代表,村长人选等)我们的马华领袖,以后请选贤与能吧,一些村长,县议员同志到底何德何能?究竟我们要以什么为标准?

今天治安不靖,罪案频发,官员贪污腐败明目张胆,民怨沸腾,巫统霸权目空一切,通货膨胀导至物价猛涨,小民钱不能用,这一却,党领导层难辞其咎,

我们马华基层,“不求富贵,只求尊严“。今天的马华同志,“老翁也好,老蔡也好“ 我们马华公会在政治议程上,究竟为何而战?为谁而战?高高在上的领袖们,你们肩负权力与责任,就应当诚心向自身的政治心灵深切追索,你们在政治埸上究竟有何承担,如何带领我们基层冲出困境,卉向美好的未来,如果领袖们依旧身陷路向迷途,又毫不自省,又何能呼唤起基层党员热情和意志?

从那里跌倒,就从那里站起,以后希望领袖们能抗拒巫统的霸权,向他们大声说“不”,因为如果权力不是靠对等的实力争取回来,则受人赏赐的后果,不单痛失自主和尊严,也随时可被替换,甚至取消,不敢说不,又不想下台的领袖,是时候可以坐去后台吧!

吴启聪 said...

小弟也是小镇来的,因此对鸣兄的言论深有同感。我那区的国会议员还是希山慕丁。

希望日后马华的派系之争,会有着自己的政治理念,而不是一直绕着几个人物转。

马华要改革,就要先舍弃个人利益,以党的利益为重。

独夫民贼者,虽然可以侥幸上台,但忘恩负义、过河拆桥之举,历历在目,即使身边众多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也只是伴君如伴虎,有机会扳倒他时绝对不会手软。

路見要鳴 said...

朋友,原来我比你幸运,
你比我更无奈,
因为举剑的混蛋在你的选区。
他去年曾经到过爪雪,
替爪雪巫统主持区部大会,
现场演说,满口种族主义话题,
肆无忌惮,也不理会现场其他国阵友党的感受,
十足政棍也。

三月的大海啸,
把这里一国三州议席吹得只剩一州席,
以他的“劳苦功高“称首。

吴启聪 said...

要在巫青混,不得不种族。

我们的马青又何尝不是如此?

魏大人的民族英雄形象可是深入民心的哦!

路見要鳴 said...

很多时候,搞政治真的要搞形象包装,
政客包装“敢怒敢言“,
政棍包装“为民服务“,
甚至政“蛇“包装自己,
自称“人民英雄“。

这三大形象包装者,
放眼朝野各政客比比皆是。

这个社会病了,
曾经有了说,
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
现在则是不管是非黑白,
只有一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勿述正义,不谈理念,
更加别说华裔的将来。
就算“等死你“邱家金教授要我们同化,
那个所谓“敢怒敢言“的敢开口吗?

每当我们声讨别的华裔反对党领袖时,
先看看下自己领袖的素质是否比人好?
逃避现实,不只是自欺欺人,更是自愚愚人。

太多的从政者,只是当从政是“致富“的踏脚石。

吴启聪 said...

可悲的是,不管是政棍也好,政蛇也好,
都是我们心甘情愿投他一票的。
在没有好苹果的情况下,只能挑最不烂的那个。

敢怒敢言这句话,我现在听到真的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