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霹雳地契纠纷宜以民为先

日前,纳吉带领的国阵中央政府宣布,根据国家土地政策和联邦宪法,永久地契乃国家土地理事会的权限,霹雳州政府并无权发永久地契。如今,霹雳州民联政府要发11万张永久地契,分别是新村5万张和重组村6万张,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尔今突然遭到国阵政府的半路挡道,霹雳州民联政府实为骑虎难下,在人民一方不得失信于大选时期许下的承诺,在中央政府一方又有抵触联邦宪法之虞。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很显然地会以前者居大多数,之前槟城州行动党政府设立多语言路牌已经是破了一次天荒,如今再破多一次又何妨?

霹雳州的永久地契事件,并不单纯只是地契的课题而已,这当然也成为了国阵与民联彼此之间角力的舞台。在民联的一方,民联如今大发永久地契之举,是为安抚人心之政策,尤其是华裔社会,更能进一步地稳固民联在霹雳州的政权根基。如此局面,使得国阵不得坐以待毙,必须找寻一个适当机会做出反击,尔今国阵祭出来的土地理事会,正是冲着永久地契而来。然而,还在痴痴等待着永久地契的人民,本身的问题尚未获得解决,却得夹在国阵和民联政府的正中间,沦为政治斗争的牺牲者。

自从民联政府执政霹雳州以来,笔者一直都很关注霹雳州内的种族趋向。霹雳州的国阵仅差一个州议席而饮恨州政权,然而在民联的31州议席当中,竟然有18席,即超过一大半是为行动党所斩获。因此,霹雳州民联政府,在上一回大选差点催生了第一个华裔州务大臣,尔今的州内阁又是以华人为主的行动党占据绝对主导的地位,整体上来说并不能反映出霹雳州人民真正的种族结构。笔者猜疑,霹雳州民联政府推出的一系列亲华人政策,究竟是不是出于行动党一厢情愿的考量?而更大的隐忧是,霹雳州内的马来人又会如何去看待眼前的民联政府?如今的永久地契课题,也很有可能会成为国阵博回马来人选票的翻身一战。这一切都深切关系到民联政府在下一届大选中能否捍卫霹雳州政权。

不管怎么样,霹雳地契纠纷还是宜以民为先,撇开一切的政治因素不论,人民的福祉才是最重要的考量。半个世纪以来,国阵执政霹雳州,和其他的州属,都不曾动过永久地契的念头。也许以往的国阵一直都抱着同一个想法:“华人还是一样投火箭,我们又何必为了华人而去触怒马来人?”然而,种族关系并不是一场零和游戏,反而一直都有必要制造双赢的局面,让华人和马来人都各有进步的空间。

如今为了顾全大局,永久地契还是发出去比较实际,也不应该再多加阻扰,人民的受惠即是政府的受益,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政客应该摒弃“为反对而反对”的惯性作风,还须回归于“以民为先”的政治。尤其是当下经济风暴即将来袭之际,种族色彩已经沦为次要,全民经济的提升才是首要关键,一个能发展能进步的政党,才是人民的最终归宿。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