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8, 2008

皇室开启政治新气候

皇室开启政治新气候
日前,雪兰莪州苏丹沙拉弗丁殿下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周刊》专访时表示,大马不能再承受种族纷争,马来人不应挑起马来主权。这是一句非常令人不胜惶恐的话语,长久以来都是非土著,尤其是华人,才会被定位成马来主权一干课题的挑起者,尔今堂堂苏丹殿下竟然反过来说是马来人挑起马来主权,一时半刻之下实在令人费解。而早在这之前,殿下也曾经对媒体表示,马来西亚不是专属马来人的国家,而是全马来西亚人的国家,这点已经是非常明显地显示出,殿下对于种族课题抱有大公无私的态度。
马来统治者,向来给予人民的印象,不外乎是高高在上的君主,与自己的日常生活也沾不上边。尤其是90年代初期,马来统治者的多项特权被废除过后,皇室对于我国政治的影响力越来越是薄弱,渐渐变成了一种象征式的权力机构而已。然而,在308海啸过后,我国皇室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是举足轻重。这是顺应着巫统的转向弱势,统治者才开始敢于向巫统说不,玻璃市、丁加奴和柔佛三州统治者都拒绝了首相安排的州务大臣人选,转而委任自己本身的心水人选。在民联州的霹雳,州务大臣也是由霹雳苏丹从民联三党推荐人选里面选出。直到如今的雪兰莪州苏丹,其大胆革新的言论,更是开启了我国政治的新气候。
虽然马来统治者的主要职务之一,是维护马来人的地位与特权,但是如今我们看到雪兰莪州苏丹殿下可以如此开明于种族的课题,难免给人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其实不难理解,统治者与马来政客之间的分别,虽然在传统观念上,统治者会比较趋向保守,但是在实际上,马来政客会更加趋向极端。马来政客的权力地位主要是来自人民的支持,尤其是自己的族人,因此为了要维持自己在族群里面的声望,难免要投其所好,甚至不惜高喊种族主义。而马来统治者的皇位则是父传子嗣世袭的,不需要仰赖任何一方的支持,反而在这种没有羁绊的情况之下,方能做到最为大公无私的那一个。
最近,森美兰州皇储提出了皇权复辟的建议,其实在大原则上,笔者是同意复辟皇权的,尤其是在于立法权之上,如此可以更为体现出皇室的权威,和杜绝霸权政治的肆虐。就有如泰国的国王,能够压制住前首相塔信的霸权政府。可是唯独不能复辟免控权,因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统治者的免控权将陷全民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因为免控权几乎等同于“为所欲为”。
如今,马来统治者当中,已经不乏高知识份子,以及具有开明的态度,其中佼佼者有雪兰莪州苏丹沙拉弗丁殿下、霹雳州苏丹阿兹兰殿下和其皇储拉惹纳兹林殿下、还有现任最高元首即丁加奴苏丹米占陛下等等。无可置疑的,他们在维护马来人特权和地位的当儿,也落力推动全国人民的团结,呼吁摒弃种族政治,以国家的进步作为共同目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