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評論:吳啟聰‧瓜登只是222個國會議席之一

評論:吳啟聰‧瓜登只是222個國會議席之一
2009-01-15 20:19

瓜登補選終於到了決戰之日,這個典型的游離選區,歷史上一直都是飄搖不定於巫統和回教黨之間,2008年大選巫統候選人已故拉沙里伊斯邁也是僅僅以600多數票險勝,如今補選究竟會鹿死誰手?無可預測!照目前情況看來,只能拿以往的紀錄作為參考,巫統回教黨各佔五五波,難分高低。瓜登補選並不能與上一輪的峇東埔補選相提並論,峇東埔是安華的老巢,即使2004年大選公正黨輸剩一個國會議席罷了,那唯一的國席就是峇東埔,國陣派出亞力夏去硬碰安華,無疑等同雞蛋碰石頭,本來就毫無勝算可言。如今的瓜登補選,既然是勢均力敵,全國人民自然等著看一場好戲。

除此之外,巫統候任主席納吉和馬華新科總會長翁詩傑,更是大大增添了瓜登補選的可觀性,各自都陸續發表了引人省思的言論。納吉率先發言說,瓜登補選並不是對他當首相的信心公投,而巫統一方也宣稱瓜登的華裔選票會定勝負。在另一邊廂,翁詩傑則提出相反的理論,他表示瓜登佔了88%的馬來選民才是勝負關鍵,僅佔11%的華裔選民並不能左右戰情,而且還特別強調說,補選成績非全國華人的意向。很顯然的,以納吉為首的巫統,和以翁詩傑為首的馬華,都不約而同地不敢貿然扛下“勝負關鍵”的角色,而且也擺明要把補選的效應僅僅局限於瓜登這個選區而已,就彷彿在向全國人民昭示著:“瓜登只是全國222個國會議席的其中一個而已,222分之一,別把輸贏扯到天下大勢去。”

縱觀瓜登的真實情況,馬來選民佔了88%, 其中三分一支持國陣,另外三分一支持回教黨,剩下最後的三分一則是游離票,也可以說是勝敗的關鍵所在,誰能盡數贏得這游離票,誰就會是最後的勝利者,然而往往游離票也是很平均地分佈在兩方陣營,因此誰也沒法佔到好處。如果說馬來選票是平球的話,那麼緊接下來的黃金進球就要單單看11%的華裔選票了。

坦白說,這11%的華裔選票對翁詩傑和馬華都是極為頭痛的,如果馬華被逼扛下這個“勝負關鍵”的角色,翁詩傑扮演的國陣華裔領袖,就得為華裔的票向全權負責。除此之外,翁詩傑不久前欽點的馬華總秘書王茀明,恰恰好正是瓜登旗下的萬達區前州議員,盤踞多年的地頭蛇若也盯不住華裔選票的話,實在是難辭其咎,教翁詩傑本人情何以堪?然而無可置疑的,華裔對於馬華的評價,儘是建立在巫統主導的國陣政策之上,馬華卻得為巫統留下的手尾買單,有如啞巴吃黃蓮。

不過話說回頭,納吉和翁詩傑的“瓜登只是222分之一”理論,其實也並不是沒有道理。不管全國人民是如何期待這齣好戲,瓜登始終還是瓜登,根本無法把全國人民的意願強加在瓜登上,瓜登也無法代表全國222個國會選區。單單是瓜登的選民結構,就無法反映整個馬來西亞的人民結構,瓜登88%的馬來選民,這個落差實在太大了。而且瓜登位於種族和宗教色彩極濃的東海岸,也是回教黨的大本營所在,若論單一政黨在瓜登的影響力,也是無法與其他西海岸和東馬的州屬相提並論的。總的來說,瓜登補選只是222個國會議席的其中一個,對馬來西亞當下的政局根本不會做出任何改變,也許頂多只能當作是下回大選的溫度計罷了。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科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1.15

6 comments:

凌国文 said...

“222份之1”只是国阵预防输了补选后的下台梯级。

一旦输了,就会推说这只是一场地方补选,不影响大局;
一旦赢了,就会将战果无限放大成“人民还是选择国阵”。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

你我都知道,国阵也知道,瓜登补选根本就是买大小,五十五十,再怎样都不可能敢一场过show hand的!

说这是下台阶,我倒觉得比较像买一个保险。

而且,我只是就事论事,不管事后国阵要怎样吹嘘都好,瓜登终究只是瓜登,拿它来反映整个国家的民意,这是不可能的事。

说只是一场补选,这是事实;

说人民还是选择国阵,这是在骗小孩子,就有待选民的智慧去定夺了!

小弟我从来都不喜欢叫人家相信这个相信那个,我主张人要用智慧去自由思考。

keykok said...

虽然是一席,国阵会想近方式胜出,以包装国阵得到肯定的招牌,这是千古不变的"死爱脸".

吴启聪 said...

改变国家的政策,用实际的政绩去取得人民的信任,那才是正路。

不然这些包装伎俩,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

愚公移山 said...

資深的統軍大帥副首相和善于言辭的馬華總會長,想必已經把輸贏后的選后感或評語老早給推敲好了。

你說的對,瓜登只是1/222。但這是純數學的說法。若是以化學的角度來算,他的比重也許就遠遠不止1/222了。

吴启聪 said...

愚公兄所谓的化学,是不是指民心的化学作用?

小弟认为,如果下届大选是在明年的话,那么这个化学作用就会比较大一点,如果下届大选还很遥远的话,那么也不会起多大的作用。

因为,选民是善忘的(虽然身为执政者的国阵也很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