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 2009

从村长选举看人民的意愿

昆仑喇叭新村在元旦选出全国首个民选华人新村村长,公正党昆仑喇叭支部主席丁春荣以345票中选,成为大马史上首位由人民票选出来的候任村长人选。接下来新邦波赖区州议员曾敏凯,将提呈丁春荣的名字给予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作为推荐出任昆仑喇叭新村的村长人选。虽然之前的霹雳州行政议会对村长选举尚存一点保留,然而如今木已成舟,相信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也不至于胆敢犯众怒,多数都会成人之美,批下村长人选作为顺水人情。
在独立后不久,我国的地方议会选举就被废除了,人民的第三张选票从此消失,地方政府被纳入州政府的权限,而地方议会的官员、即村长、县市议员,则直接由州政府所委任。如今因为308大海啸的机缘,五州政权落入民联手中,方能着手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和人民的第三张选票,而当下的昆仑喇叭村长选举,就正是为这一大目标做首次大胆实验。
在地方政府上,华人的传统官职有县市议员和村长,虽然都只是芝麻小官,但却是站在最前线搭起一座官民桥的灵魂人物,还需仰赖他们的智慧来维系官民之间的沟通,因此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然而,一直以来村长和县议员都不是民选的,而是由州务大臣直接委任,从而产生了诸多的矛盾,甚至违背了人民的意愿。
在国阵执政的州属,华人官职传统上都是由马华和民政两党分担,村长和县议员人选通常也是由两党的州联委会筛选,其中过程完全不需要以人民的意愿作为考量,而是取决于州联委会的录取标准。因此,经常发生同一个现象,即某官职候选人,虽然并不是很受当地人欢迎,但却因为能够迎合州联委会的喜好,顺利出任有关官职;反而,某官职候选人,虽然甚受当地人的爱戴,但却因为无法讨好州联委会,最终还是落选。坦白说,这种现象并不是国阵的专利,即使是民联也摆脱不了,这就是委任制度的失效,因此迫切需要民主制度取而代之,方能选出当地居民最为信任的候选人出任官职。
然而,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也并非是尽善尽美之事,自然也存在着它的负面影响。首当其冲的莫过于耗费公帑,要举办一场选举,从准备选民册、选票、工作人员、计票中心等整个过程,简直就等同在焚烧钞票,如非必要,应另作打算。第二,至于目前的民联州政府和国阵中央政府,在很多的行政方面都充满了矛盾,以致许多的发展计划都被逼搁置一边,倘若地方议会的民选官员与州政府或中央政府又属敌对阵营,那岂非再是添乱?不管怎么样,根据民主制度的循序渐进,我们迟早都是要效仿西方先进国家采纳地方议会选举,是为大势所趋,就要看我们的人民是否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这一切的来临。

4 comments:

keykok said...

感觉上当选的人还没有心理准备接受选他的村民所欲。

吴启聪 said...

丁春荣既然是公正党昆仑喇叭支部主席,烂船应该还有三寸钉吧!至少他的党团也可以帮他出谋划策。

不管怎么样,都是要看到成绩先,才能下定论。

这毕竟是人民自己的选择。

天涯客 said...

据悉出来投票的7百多人,只占全新村2千多人的30多巴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吴启聪 said...

我也很好奇他们的选民册是怎样制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