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2, 2009

叶新田被殴事件的启发




董总主席叶新田在新纪元学院第十届毕业典礼被重拳击中鼻梁,已经成为震惊全国华社的大新闻,报章上相关新闻占据的版位,几乎可以媲美瓜登补选的新闻。想必大家都心中有数,这起事件的起因,肯定与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新院风波撇不开关系,案发现场竟然还是新院的毕业典礼,这是何其讽刺的画面。

爆发了将近一年的新院风波,围绕在董总与前院长柯家逊之间,一直都无法平息,剪不断,理还乱,而近期华堂的加入战围,更是显得战情的空前激烈。再加上媒体毫不吝啬地大事渲染,新院风波已经从一个小小的人事纠纷,升华至全国华社都热切关注的华教危机。笔者认为,新院风波带来最大的冲击,除了几乎毁掉新院本身,更加具有破坏力的,就是彻彻底底打击了华社对于华教的信心。

如今新院毕业生冲上台殴打叶新田,叶新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殴得鼻血流如注,堂堂华教掌门人的董总主席叶新田落得如此狼狈下场,试问华社应该如何去重新看待我们的华教?有者说,这是新院教育出了问题,才造就了行凶的学院生。不过笔者认为,整个新院风波竟然可以发展到了学院生斥诸武力这等程度,显然的整个问题已经彻底离了谱,台上打人时台下传来的阵阵掌声似乎更加具体地支持了笔者的论点。一开始只是董总和柯家逊两方的问题,到后来却还拉扯了各大系主任、讲师、学生、和家长等进来,掺杂了种种的负面情绪下去,这不但无助于解决眼前的问题,反而还无限地扩大问题。

在整个新院风波里,新院本身就是最大的受害者,在最新一轮的招生活动里,报名就读新院的新生就急速减少了50%。这个数字毫无疑问的,是敲醒华社的警钟,让华社充分了解到,新院风波实在不可以再闹下去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去争论谁对谁错都已经毫无意义可言了,新院是董总的资产,也是董总的权力,这是不争的事实,前院长柯家逊已经成为了过去,继任院长潘永忠也不失为一个厉害的角色,要如何恢复新院的正常校务操作,才是所有人的当务之急。

董总和校方的关系,就好像总统府与国务院的关系,偶尔发生些意见上的冲突,即府院之争,是非常寻常的事,只要存在着合理的辩论空间,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既然董总和校方两者都祭出了华社的旗号,以华社为尊,那么就应该以华社的意愿作为制衡的机制。校方是由董总所委托的,而董总则是由华社所委托的,董总可以制衡校方,而华社又可以制衡回董总,因此整个华教制度的良性循环,始终都还是要操纵在华社的手上。笔者在此希望,类似新院风波的华教危机,不会再轻易地由私人恩怨所引爆,让华教演变成更为成熟。

4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难道新院真的只有一个柯嘉逊配当院长?策动全个华社建立起来的新院,就因两个互不相让的我执者毁于一旦?个人与大局,孰大孰小,难道华社心里真的没谱?

吴启聪 said...

我也是很纳闷,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人事纠纷,为什么可以演变成如今的华教危机。

董总和柯家逊两方都有错,是他们滥用媒体把这件事吹到这么大的。

不知道是套用何方神圣的一句话:“没有人是无可取代的!”

我也不相信没有人取代得了柯家逊!

路見要鳴 said...

其实两个都有错,
只是比较肚懒为何叶公在事件中,
为何保持“沉默是金“的态度?
是非对错不应该由下属和跟班来发言,
结果越搞越烂。

遗憾林连玉,林晃升,
沈慕羽等人的为民族教育,
大公无畏,大公无私的精神,
传至廿一世纪的今天己变了质。

现今的华教领导人,为了名利,
竟然可典当民族百年教育基楚。
在这除了遣责伤人者外,
也希望这一拳能打醒一众“局内人“,
无论叶派,或柯派,
还有什么杆董会,家长会,
收手与收口吧!

吴启聪 said...

这一拳,有没有打醒局内人,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这一拳,却彻底打沉了华社对华教的信心。

我也赞成耀棉兄的说法,当务之急是马上让继任院长潘永忠速速上任,重整校务,让整个风波早日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