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9, 2009

吳啟聰‧種族關係法令勢在必行

吳啟聰‧種族關係法令勢在必行
2009-01-29 19:13

團結、文化、藝術及文物部長沙菲益早前宣佈,內閣已經一致同意不設種族關係法令,因為內閣認為目前國內種族發展狀況良好,儘管其中有令人憂慮的言論,但沒必要擬定新的法令來促進團結。然而馬華總會長翁詩傑,也是內閣成員之一的交通部長,卻在另一邊廂馬華將探討反對制定種族法令的論述與理由。這一點就讓筆者疑惑了,既然還有“探討”的空間,又何來內閣的“一致同意”呢?看來國陣內部也應該效仿馬華,規定各部長在對外發表文告之前,必須先徵求國陣理事會的同意,這才能有效避免各有各說的情況。

沙菲益也表示,國內的種族關係令人樂觀,各甘榜小鎮仍然可以看到種族互助、友愛團結的情景,而更重要的是,大馬獨立超過50年,各民族相互間已有深刻理解。儘管沙菲益的言語是如何的慷慨激昂,然而不知沙菲益可否知道,大馬的國立大學於2006年才開始制定《種族關係》為一年級新生的必修科,宗旨就是為了挽救大馬目前岌岌可危的種族關係。如果要追溯回去種族關係法令的緣起,正是那以“華人寄居論”而一舉成名的阿末伊斯邁。坦白說,如果硬要聲稱現今的種族關係沒有問題、完無缺,那無疑只是粉飾太平、與實際情況落差甚大。

筆者翻遍有關種族關係法令的新聞,發現到朝野之間對於這項課題,存在著一項致命性的矛盾。種族關係法令的始作俑者,毫無疑問肯定是馬華首先發起的,而馬華當初也無非是為了阿末伊斯邁的“華人寄居論”才會有此概念。馬華的立場,正如早前翁詩傑所說,馬華的建議是制定一個制約不當、破壞種族和諧言行的法令。然而,在野黨,包括了行動黨和公正黨,都無不趁此機會,照著“種族關係法令”字面上的意思,拉扯到英國的1976年種族關係法令上去,宗旨是在於消除種族歧視的方面。非常明顯的是,朝野雙方對於種族法令的思考方向已是南轅北轍,筆者也實在不知道到底朝野雙方還能怎樣再繼續辯論下去。

在野黨提出的消除種族歧視,也就等同於廢除土著與非土著之分,這是要動到國之根本的頭等大事,需要經過三分之二國會議員通過、統治者理事會御准方能修憲,而且還要得到全國土著的認同,對於目前的馬來西亞來說實在是難度太高了。而馬華提出的制約破壞種族和諧言行,相比之下就比較實際多了,也迫切需要儘快落實,以具體的法令制約任何煽動種族情緒的言行舉止,到時類似“寄居論”的發表者就不止被凍結黨籍而已,而是可以切切實實地被控上法庭。種族關係法令的詮釋,兩者之間,筆者會選擇後者。

人類不會因為秉持道德觀念而奉公守法,而往往都是因為懼怕刑罰才會乖乖遵守。正如2009年後的後座乘客不會為了自身安全而綁帶,而是害怕那2000令吉的罰款和一年的監禁。一條法令的形成,就能發揮阻遏的作用,阻遏人們不敢鋌而走險。如果說制定種族關係法令,還是一件介於“有必要”與“沒必要”的事,那麼筆者想說“預防勝於治療”,與其孜孜不倦地勸導人民不要玩弄種族課題,倒不如先擱一把利刀在種族主義者的脖子上。制定種族關係法令,是勢在必行也!

(作者是馬大牙科系學生)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1.2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