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 2009

評論:吳啟聰‧通過法令制止跳槽歪風

評論:吳啟聰‧通過法令制止跳槽歪風
2009-02-01 19:38

霹靂州議員那沙魯丁從巫統跳到了公正黨,即刻掀起了一陣跳槽颶風,這邊廂國陣欲奪霹靂州政權,那邊廂又說民聯要搶森蘭州政權,為數不少的政治青蛙們正在蠢蠢欲動中,隨時準備上演一場好戲讓人民大飽眼福。

議員的跳槽,對於人民來說意味著甚麼?答案是“不公平”。們的國州議員是通過大選,由人民神聖一票投選出來的,換句話說,就是議員們受人民的委託,代表人民到國會、州議會去扮演代議士的角色。當人民要在選票上打勾的時候,人民考量的因素,除了候選人本身的素質,還有更重要的就是候選人所代表的政黨。尤其是大馬政治氣候,長年盛行“選黨不選人”的風氣,不然308海嘯也看不到許多小刀鋸大樹的真實例子,民聯名不見經傳的新兵小將,也一樣可以扳倒國陣老樹盤根的龍頭老大。在這種情形之下,如果某議員跳槽到敵對陣營去,無疑等同違背了人民當初的意願,對人民是莫大的不公平,雖然議員資格還是依然生效,不過實際上根本已經不能再代表人民說話了。

筆者最近觀察了民聯的跳槽風波良久,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對於跳槽奪權的課題,雖然整個民聯將會是得利者,然而筆者發現到,民聯成員之一的行動黨的立場竟然是反過來,反對議員跳槽的行為,更大力鼓吹反跳槽法令的落實。其實不難理解,表面上看來,國陣正在虎視眈眈霹靂州政權,而行動黨又是霹靂州最大執政黨,反對跳槽也是無可厚非。

不過從背後來看,筆者認為,行動黨是在擔心公正黨的日益膨脹。雖然目前的民聯是公正黨、行動黨和回教黨實力平均的3黨共同執政,可是爾今國陣跳槽過來的議員,大多數都以巫統馬來議員為主,而且還紛紛跳槽入公正黨,難保公正黨有朝一日不會膨脹到等同國陣巫統的絕對主導地位,因此行動黨不可不防,制定反跳槽法令正可為此下一道防線。

筆者認為,落實反跳槽法令是勢在必行的。毋庸置疑,議員跳槽是對人民極為不公平的,當一個議員跳槽到另一個政黨的那一刻,他就理應已經失去了人民代議士的資格,因為他已不再是人民當初的選擇。目前的法律規定,議員若辭職,5年之內將不能再參選。近日外交部長萊斯雅丁也呼吁政府修改此項法律,好讓跳槽議員那沙魯丁以公正黨候選人身份重新參選。

筆者認為,在理想的反跳槽法令之下,任何跳槽的議員,議員資格應該即刻被取消,而不是由得他去辭職與否,補選也是必然的。這項反跳槽法令可以阻遏各政黨爭相拉攏議員跳槽,因為即使跳槽了,可以得到他的人,卻得不到他的議席,要來也沒有用處,從而可以制止跳槽的歪風。

政治青蛙越多,就越是歪曲民意,把民主制度當作是兒戲,愚弄人民的智慧。不管得利者會是國陣,還是民聯,反跳槽法令始終都是大勢所趨,不僅可以保障各自的利益,更是捍衛民主的真諦。筆者迫切希望,類似政治青蛙的跳槽鬧劇,能夠儘快在馬來西亞消聲滅跡,還我民主一片淨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01

8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跳槽的政治青蛙,
永远没有机会获选民的原谅,
如果要跳槽,先辞职吧,
听说行动党的许月风也要过挡马华,
唉,真是自找死路,嫌命长。

吴启聪 said...

不了解民主真谛的人,就算高居人民代议士,也一样无法知道人民的心意。

朱刚明 said...

想不到当年在沙巴州大量繁殖政治跳蛙的半岛国陣也要面对"報应"了.

沙巴现任多位联邦部长或副部长皆为非常资深的青蛙皇族,都是当年联邦政府逼出來的蛙族,他们亦是跳槽的受害者之一.

反跳槽法令是令蛙族蠢蠢欲动的催化剂.

吴启聪 said...

该断就断,反跳槽法令是时候给跳槽闹剧来一个了断了。

虽然州政权可能有变,不过中央政权还是不会动摇,因此反跳槽法令还是可以一样照常跑的。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无奈,大多数的大马的政治工作者都没政治廉耻。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民联怕的是制定法令后,在短期内夺权无望,国阵怕的是一开始讨论这项课题,原本还在思索的议员便一一浮上台面,先跳了再说,免得成了定局之后才来后悔莫及。

结果,谁都不愿,也不敢去动这一块。

吴启聪 said...

也许真的要等风声过了,国阵才可以慢慢地来制定反跳槽法令。

不过,小弟认为,反跳槽法令是势在必行的。

如果说我选区的议员,突然跳槽,甚至还引发政府倒台,那么我真的很想请他吃鞋,也根本不会想去承认他的议员资格。

GentleMan said...

今年是牛蛙年(最会跳的蛙类),大吹跳槽风。
跳槽的牛蛙议员,跳来跳去都是为了私利
罔顾选民的委托,这种无耻的行为的确令人作呕。
早日通过法令制止跳槽歪风是最佳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