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6, 2009

吴启聪 :霹雳变天面面观

吴启聪 :霹雳变天面面观

霹雳终于变天了!霹雳州苏丹阿兹兰否决了州务大臣尼查解散州议会的建议,破灭了民联的最后希望。民联1名议员重返巫统,2名成为独立人士,行动党议员许月凤退党,最终以国阵31席对民联28席,正式宣告霹雳变天,民联倒台,国阵执政,结束了308以来短短11个月的州政权。在整个变天过程当中,充满着曲折离奇、峰回路转,不过比较值得一提的,还是霹雳变天所带出来的局面。

首先,笔者想解析霹雳州苏丹阿兹兰的想法,也可以称之为代表霹雳王室的立场。众所周知,在国阵兵临城下之际,身为霹雳民联之首的州务大臣尼查,唯有通过解散州议会,举行闪电大选,方有博回霹雳州政权的一线生机,如果不如此一博的话,等同州政权拱手让人。可是,一个区区11个月寿命的州政府,如今因为议席少过执政条件就要求重新大选,那么岂不等同玩输棋了,这盘不算,再来一盘?国家大事可不同于玩棋,身为一名统治者的考量,自然要遵循民主的秩序,否决解散州议会的建议,坚持最多议席者执政的原则。

在这次的霹雳变天当中,相信已经让我们的国民,尤其是霹雳州的子民,亲身体验到了政治的黑暗,不管是民联,还是国阵,都一样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人民的眼里,这是非常严重的民主开倒车现象,相信会导致人民对政党、阵线彻底绝望,进而激发人民渴望改革的决心,也许会唤醒下一波的民主醒觉运动。这对国内的民主是一种良性的进化,促使人们不再盲目地追随任何一个政党阵线,而是睁大眼睛在监督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作所为,从而在下回大选中做出最为明智的选择。

重新执政霹雳的国阵,如果还在继续秉持着一如既往的国阵政策,可以很肯定的是,下回大选是必败无疑,迟早都会沦陷多一次给民联。308海啸的霹雳失守,已经充分证明了霹雳子民对国阵的不满,而霹雳国阵在重新执政的道路上,也务必要从失败中汲取经验,保留民联的亲民政策,终止国阵的扰民政策,取长补短也。提高州内的经济发展,改善州内的公共设施,这些都是人民所希望看到的实际政绩。

针对霹雳变天这个事件,其造王者主要有公正党的卡马鲁丁和莫哈末奥斯曼州议员,以及最近刚刚跳槽去公正党的那沙鲁丁州议员。这三名马来州议员,他们跳槽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不但无从稽考,也没有去研究的价值了,因为毕竟霹雳变天已是既定的事实。至于许月凤,更是造王者中的造王者,虽然她并没有跳槽,不过她突如其来的辞职,也并非空穴来风,早前的失联事件就已经是一个预告。而且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对于许月凤的失联事件做出如此强烈反应,想必在背后也有莫大的隐情,也许许月凤一早就已是脱了缰的野马,想挽也挽不回。

最后,笔者想总结一句,整个霹雳变天都是一场由跳槽引发的政治闹剧,如要一劳永逸地制止类似闹剧再重新上演,落实反跳槽法令是唯一途径。希望在所有的政治青蛙都安定下来了,各州政权都相当稳固的时候,朝野双方务必放下成见、开诚布公地共商反跳槽法令的契机。不管是民联、还是国阵,谁都有机会成为下一个跳槽变天的受害者,而且机会也是平等的,这种没完没了的政治缠斗,是时候为它画上一个句号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05

15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落实反跳槽法令?
期待下一世吧,

我现在既不信国阵,
也不期待民联,

政治路途上,举目无亲,
很累,很累。

KoZeK said...

吴启聪说:

1. 国家大事可不同于玩棋,身为一名统治者的考量,自然要遵循民主的秩序,否决解散州议会的建议,坚持最多议席者执政的原则。

2. 这三名马来州议员,他们跳槽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不但无从稽考,也没有去研究的价值了,因为毕竟霹雳变天已是既定的事实。

3. 最后,笔者想总结一句,整个霹雳变天都是一场由跳槽引发的政治闹剧,如要一劳永逸地制止类似闹剧再重新上演,落实反跳槽法令是唯一途径。

KoZek说:

1. 老子曰:治大国如烹小鲜。国家大事是必须谨慎,可是当过法院院长的苏丹尽然也作出违宪的决定,情以何堪。吴先生,您是无知还是盲目护主?看看法律专家如何分析当前的宪政危机。选举委员会没宣布补选,违宪、苏丹废州务大臣,违宪、新政府宣誓,违宪。
2. 如果三名YB的恶性没有研究的价值,那我看你的牙科系是白读啦!未来您的病患的牙齿坏了,全给它拔光,也别研究为何坏,因为都坏了。您害当个拿药的吧!
3. 我们国家的议员很多都是为了利益不是代表民意,所以反跳槽法暂时有需要。那天我们的国家真正的三权独立,民风廉洁,那是跳槽法就会显得迂腐。

您真的想为国贡献,就别把自己困在狭窄的种族政治里。

吴启聪 said...

1.关于补选的课题,首先请明确地道出“卖身契”的合法性,如果是合法的,这题我输了;可如果是不合法的,我也不用再多说。霹雳苏丹所谓的违宪,其实我也有注意到,应该是要通过不信任动议先的,这个或许苏丹在程序上做了一些跳步。可是我要问的问题是,就算按照正常程序走,结局会有什么不同???

2.你虽然引述了我的句子,可是却没有去看清楚。懂什么叫做“无从稽考”吗?国阵在背后做了什么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不过你觉得你有办法去“稽考”吗?没得“稽考”的话,又何来“研究”?说到“研究”,你觉得这几只青蛙,以他们现在的身家,下一届大选还会上阵吗?那你研究他们又有什么用?民联也不用多做研究,他只需要做一样事情亡羊补牢,那就是管好民联议员的本身素质!

3.反跳槽法永远都不会过时,三四十年前的变天,三四十年后的今天依然还会重演,再过一个三四十年也还可能再来一次!法令存在就有它的阻遏作用,就算没有用到,放着也是必要的。

4.狭隘种族思想这句,我觉得你有点无的放矢,所以也不懂要怎么回辩,抱歉!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为何我不反跳槽?

有政治人物跳槽,看不爽的,我就将他骂个狗血淋头;看得爽的,我还会夸奖几句!不是因为波力持双重标准,而是尊重国家的法律,但也有些人类的情绪。即便如此,但波力不反对议员跳槽!

之所以不反对跳槽,原因有三:

第一,政党是由人组成的,只要是人,就有变数,更有可能变质!举个例子,B党大、A党小,为了政治利益,A党领袖决定与B党合并结盟,但B党的斗争路线根本与A党南辕北辙,A党势弱,倍受挤压,根本不受尊重,也让你办不了事;若你是有个原则,有担当的议员,难道不应该另找一个更符合选民意愿的政党跳槽?

第二,议员也是人,虽有理想,但随着成长的智慧及环境的改变,也许寻找到更正确的方向,或更附合实现及发挥他对选民的承诺的平台条件,跳槽又何乐不为?怕只怕人民瞎眼,当初选的不是人,而是党;但反过来想,即然人民又不是选他,只是盲从胡选,无论阿猪阿狗,谁出来还不都一样可以当选?!即然人民这么随手乱投,那他还有义务和人民交待吗?

第三,选民必须理智,选择真正有素质、有责任感、有能力的候选人,而不是其背后的旗帜;若选民不以此为准,随波逐流,因为对某党的厌恶,而舍弃该党在自己选区中的优质领袖,又盲目跟风,因为崇拜某党神化了的领袖,而票投其麾下的劣质候选人;那试问,将来这个不知怎么就选上去执政的政党若胡做非为、倒行逆施,又怪得了谁?

其实只要第三项做得好,当选政党里自然尽是优秀人物,反言之,也只有拥有最多优质候选人的政党才有望当选!这本来就是我国政治体系的原意,何错之有?只是人民被愚化了,以为手中“神圣”的一票只是谎言,被政客们玩得团团转罢了。

我国至今尚未有反跳槽法令,对波力而言实是幸事一桩!至少比用无形的锁链绑着议员的颈项好得多!

若不幸真的有了,那希望能先将“辞职后五年内不得出选”的限制拿掉,否则有如平白无故去作化疗,拿好细胞去和不知好坏的肿瘤细胞陪葬,多划不来?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KoZeK said...

1.您应该是先预设最后的结果,再合理化错误的程序吧!这是哪门子的“遵循民主的秩序”?

2.既然是心知肚明,那证明国阵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政权(说难听这是变相的政变)。别忘了您是马华也是国阵的一分子,站在正义这边您得向您的老翁呛声。想想这个要求有点难,因为马来西亚还是政治正确的时代(有时是身不由己)。

3.看看波力兄的见解,姜是老的辣。

4.是『狭窄的种族政治』,不是『狭隘的种族思想』。
这不是无的放矢,请看回您写的理想,“对政治充满了理想,也对马华充满了希望,相信马华日后的潜能绝对不只是屈居于巫统之下而已。”
若您有志欲当我国第一位华裔首相,先决条件是种族政党不再是我国的政治主流。

很高兴在籍学生对政治那么关心,也很用心,难得难得。

别急躁,心平气和看完您的读者的意见再按键。

谢谢您的回复

寄语:留得功德在世间 名利自然在两边

吴启聪 said...

波力兄:

你的论点我非常赞同,也是我理想中的政治生态平衡,我是迫切希望选民能够看候选人本身的素质来投票,而不是看他背后的旗帜而已。

可是很遗憾的,目前的选民还是一样选党不选人,只要这种现象一天还存在,我就觉得肯定有反跳槽法令的必要。

吴启聪 said...

kozek兄:

1.民主的秩序,正如我所说,这不是玩棋,玩输棋了,这盘不算,再来一盘?最多议席者执政,这是天经地义(虽然是很臭)。如果说现在距离上届大选有两年了,那苏丹是可以考虑解散州议会的,可是现在只有11个月,你说呢?

2.非常赞同“政治正确”这个词!我国的法律,是通过国会立法的,而国会议员,则是通过人民投选出来的。国阵在法律上,没有实际地被逮到,这是一个事实,而它的所作所为,至今还是表面合法的,这也是一个事实。要改变这个现象,请把有素质的候选人先送入国会,立法制衡走法律漏洞的一方。

3.就这个课题,我跟波力兄的见解有点不同,我是坚决支持制定反跳槽法令的。以目前选党不选人的现象看来,对某个议席而言,代表党的合法性还要重于候选人的合法性,那才是目前的民意指标。

4.小弟开始热衷于马华,是因为自己曾经沦为马华软弱的受害者,我亲身体验过马华的无能为力,实在觉得很气愤,相信总有一天一定会有机会咬回巫统一口的!而且,我的自我介绍跟我这篇文章无关,所以我才会说无的放矢。我没有这种雄心壮志去当华裔首相,我向来都用一句口头禅“政治不可以当饭吃”,所以我选了牙医这个饭碗,而不是全职参政。不过,我目前是主张马华与民政合并,组成一个类似行动党的多元民族政党。

5.小弟对政治是有点关心,因为我们大家都是活在政治下,我们不关心的话,还有谁来关心?

谢谢你的回复!

寄语: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

Alfanso said...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波力兄和吴启聪兄。
如果明天许月凤说她认同马华的理念,欲加入马华,而你们又可以向总会长提出劝告,那你们的劝告会是什么呢?

吴启聪 said...

Alfanso兄,

小弟我个人誓死坚持拒绝许月凤的加盟马华!!

她可以继续以“效忠国阵的独立人士”做她的州行政议员。

可是,千万不要来玷污我们马华的招牌,接受她加盟的人,等同陷马华于不义!

不过,我们老总是癫的,还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的?

尽我马华党员的职责,我会死谏老总,不过人微言轻,无奈啊!

KoZeK said...

Alfanso兄,

会说:万般带不去 唯有业随身 的人,他是因果的信仰者,会对他所说过的负责,相信他吧。

吴启聪兄,

别叹人微言轻,人说 无私品自高。权位再高再大,不得民心,在这娑婆世界他是白活一趟。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这里的评论刀来剑往,非常的精彩!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Alfanso,

那要看明天的总会长是谁了。有些人,耳朵和眼睛都有自动过滤系统,劝他,徒自浪费口水,这种事波力做太多了,想到都腻得作呕,倒不如让他自生自灭的好!有些人的存在,本来就是个错误,让选民惩罚他吧。

当然,如果他肯听的话,我会先问他「为什么?」

如果他的回答是:「功名何所惜?让马华一次过死个透彻,让所有马华领袖失去所有,浴火重生,再回到原点,重新出发。」

那我会说:「微臣誓死报效左右!」

Lawrence Teh said...

“别来玷污马华招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朋友,你是刚从火星回来的吗?

GentleMan said...

照霹雳州这场称是夺权的政治游戏来说,
巫统才是大赢家及最为得益者,
对马华来说,根本没有多大好处,只不过得到一个行政议员吧了。
如果现今接受许月凤入党,
肯定惹来公愤,得不偿失。
相信老总还不会沦落到‘没脑’或是
‘头脑不清醒’吧!
(但是我也同情政治逼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