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一切從失蹤開始


評論:吳啟聰‧一切從失蹤開始
2009-02-12 20:23

《一切從失蹤開始》!這不是老牌影星劉松仁主演的香港無線連續劇,而是由國陣、民聯的政客,前國陣、前民聯的跳槽議員,以及連跳兩次的青蛙王子,還有全國人民,尤其是霹靂州的子民所呈現,2009年度的誠意巨作、賀歲巨片!也許《霹靂變》這個名字會更加直接了當,不過筆者還是比較鍾意《一切從失蹤開始》,因為所有的一切一切,恰恰是從議員失蹤開始,不止是已經變了天的霹靂,暴風雨前夕的吉打州不也正上演著同樣的戲碼嗎?

失蹤的定義,是指某人突然間不知所蹤,也沒有留下任何的交代,眨眼間蒸發於人世。而最近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的《失聯24小時等於放棄議員資格》,其中的“失聯”,則對“失蹤”加以註釋,就是失去了聯絡,即見不著人影,也聽不見聲音。在霹靂變天的全過程中,公正黨州議員查馬魯丁和莫哈末奧斯曼的失蹤,首先吹響了前奏。稍後,行動黨州議員許鳳也跟著失蹤了。到了變天前的最後一刻,剛從巫統跳槽入公正黨的州議員那沙魯丁,成為了最後一個失蹤者。為甚麼會失蹤呢?這個千古之謎還是留待後人去揭曉謎團吧!重點是,這些失蹤了又回來的議員,現身做的頭一件事就是倒戈跳槽入國陣,助國陣完成了變天大業!

大馬國內大學的校園政治其實也是蠻流行“失蹤”,那些候選人往往在提名日前夕就統統消失無蹤,有時候甚至連候選人的提名人、附議人也要“順便”跟著一起失蹤,筆者曾經做過一屆的提名人也幾乎險遭失蹤的命運。不為別的,失蹤純粹是為了要隔離候選人,除了要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同時也不讓他們接觸到外界,不讓他們受到敵對陣營的拉攏,一直到關鍵的提名日才能現身順利提名。失蹤一開始是一種防衛性戰略,也許到了某個更高的層次可以進化成攻擊性戰略,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政治上,失蹤並不是一種自然現象……

到這裡,不禁讓筆者想起大馬政壇歷史上,還有過一次大規模的集體失蹤,那就是去年916期間的國陣後座議員台灣之旅。跟霹靂變天的失蹤議員相比,後者要鬼祟了,遠遠不及前者的浩浩蕩蕩約好一起玩失蹤。某些議員受到了失蹤的保護,沒有跳槽到敵方陣營;某些議員卻受到了失蹤的鼓舞,狠下心來跳槽入敵營。看來,失蹤也不失為一種奧妙的藝術,更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失蹤,可以讓許月鳳親自砸爛20多年的行動黨貞潔牌坊,也讓查馬魯丁和莫哈末奧斯曼毫不留戀州行政議員的職位,更讓剛蟬過別枝的那沙魯丁吃回頭草。

蝴蝶在熱帶輕輕扇動一下翅膀,遙遠的國家就可能造成一場颶風,科學稱之為“蝴蝶效應”,而議員的失蹤,不管是傷風感冒,還是背痛腰痛,到最後也終究演變成了歎為觀止的霹靂變天。
如今吉打州行政議員阿魯姆甘,也還在“失蹤”中,有了霹靂州的前車之鑒,不得不讓人胡亂揣測這是否又是一場山雨欲來風滿樓?然而阿魯姆甘的辭職信已經呈遞上去,眼下也即將會宣佈懸空其州議席,成功宣告補選的一刻即將為們解開所有謎團。

近日在報章上看到行動黨主席卡巴星的雄姿,沉默已久的他,突然間炮轟林吉祥林冠英父子,更促安華辭職民聯領袖,日落洞之虎果真名不虛傳。筆者欣賞卡巴星的一點是,卡巴星由始至終都是反對跳槽行為的,不管是民聯跳國陣,還是國陣跳民聯,他都一樣不屑,堅持要制定反跳槽法令來阻遏跳槽行為。看來,卡巴星跟筆者一樣,也是看厭了失蹤的把戲,跳槽變天簡直就是開民主一個天大的玩笑。在這個玩笑的背後,究竟丟失了多少的民心,並不是一兩個硬硬搶回來的州屬可以抵擋的價值。一切雖從失蹤開始,不過還是盡早結束這場鬧劇好了。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科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2.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