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3, 2009

馬華不應接受許月鳳


評論:吳啟聰‧馬華不應接受許月鳳
2009-02-13 20:15

霹靂變了一個禮拜以來,華社譴責跳槽議員許鳳的聲浪就不曾平息過,一直不斷地對她窮追猛打,各種各樣創意十足的罵人新點子都派上了用場。另一邊廂,一早在霹靂變天之前,已有坊間消息傳馬華總會長翁詩傑曾經會晤許月鳳,一直到霹靂變天成真以後,許月鳳會加入馬華的傳言更加是甚囂塵上。然而,筆者認為,馬華並不應該接受許月鳳。

當許月鳳成為霹靂變天的造王者過後,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就曾經狠批許月鳳為當今“吳三桂”,而霹靂前高級行政議員倪可漢則痛罵許月鳳為“民族罪人”。行動黨在許月鳳跳槽這個課題上,看來已經失去了平時應有的理智,搖身一變成為了理所當然的“華人政黨”乎?吳三桂放清兵入關,試問誰是大明天子崇禎皇帝?誰又是滿清夷族?把“民族罪人”這個罪名套在許月鳳的頭上,不覺得“民族”這兩個字不大適合嗎?筆者寧願是“民主罪人”!

然而,縱使“民族罪人”是有點欲加之罪,可是基本上從華社對許月鳳的反應看來,其“民族罪人”的實際效應也相去不遠了。即使許月鳳的跳槽行為是合法的,但卻是不合理的,畢竟跳槽是違背了人民意願、辜負了人民信託的事情,更何況許月鳳還引發了霹靂變天,成為了眾矢之的也在所難免。許月鳳受到全國人士譴責是可以預見的事,然而其中華人的反應卻是最為凸顯的激烈。

如此情況看來,身為馬來西亞純華人政黨的馬華,倘若在此時此刻接受了許月鳳的入黨,絕對是利多於弊的,就算因此而多了一個馬華的州議員、行政議員,也肯定無法抵消接踵而來的損害。馬華接受許月鳳,即等於認同了許月鳳的跳槽行為,窩藏了華社心目中的民族罪人,這將會給予馬華的整體一個萬劫不復的定位,莫說要挽回華人的信心,即使是友族同胞也一樣會對馬華白眼不屑的。

總會長如果還在斟酌是否應該接受許月鳳,那總會長應該顧全大局,以及馬華60年的老字號。如果仔細去聆聽馬華黨員的心聲,相信眾人也不會贊同許月鳳入黨的。即使許月鳳有機會出任行政議員,也可以繼續用“效忠國陣的獨立人士”身份擔當該職,根本無需染指馬華公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13

10 comments:

Lexus said...

我同意你的看法,要是马华接受了这女蛙,马华休想得到吡雳州华人的选票。

keykok said...

可是听说已经接受了.

情人节快乐,快乐皆情人!

chchoo said...

真的吗?那我会非常失望.

一个不能分辨"是"与"非"的党和領导層,对国家,对华社会有什么贡献?

输了,我们可以从新再来.可是绝对不能没有立场与尊严,出卖自己的灵魂.

細水長流 said...

如果马华领导层接受了,

就只有一句话“饥不择食”

还有一句话“饮鹤止渴”

吴启聪 said...

振国兄,此话当真?

是谁批的?老总还是老王?

Alfanso said...

许月凤不但只是民主罪人,也是民族(bangsa Perak)罪人,她背叛行动党没什么大不了,这几十年来退出行动党的人还会少吗?她背叛选民才是罪大恶极,乞人憎!

吴启聪 said...

bangsa perak?这个词够有创意,哈哈!

不过行动党说的民族,是指华人,那是肯定的。

许月凤的所作所为,小弟是清楚得很,所以坚决反对马华领导层接受她入党,因此才通过星洲日报,上谏老总!希望他有所觉悟!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对拥有"合理性跳槽议员"的女青蛙说不。

Alfanso said...

假设许月凤申请入马华,纳吉也训示马华接纳她,而启聪兄刚好是霹雳马华主席,请问你如何在不违背自己的原则下处理此难题?

吴启聪 said...

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做,如果我是霹雳主席,我会召开州联委会,投票决定是否让她入党。

而在此之前,我会表明我的立场,是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