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与恩霆分享他在情人节的看法

追随一个领袖,肯定一个领袖,那就算是在擦鞋吗?我看擦鞋的定义不该是如此地肤浅。对我来说,擦鞋的意义是想从对方的身上获取某种既定的利益或收获,而所使出的奉承伎俩才能称得上擦鞋。写一篇文章来支持自己的领袖,这也被称为擦鞋的话,那启聪过去的文章不也是被归纳为擦鞋吗?因此,既然自己非擦鞋之辈,就别在他人的身上,强加擦鞋的论述。您说署理总会长是与总会长从差不多的票数选出来的,这是对的;但是,得票率却不一,总会长占得票率是占投票率的61%,而署理总会长的得票率却是占总票数的48%。若您要说署理总会长是四角战的话,为何蔡细历医生的票数也仅比黄家泉多出6%,即114票。中央代表大可不把票投给林祥才,全数把两百多票投给蔡细历医生。为何不?因为有些中央代表还是不支持蔡细历医生,而选择了黄家泉或林祥才。还有,外加一个,纪委会会处理独裁的作风吗?我想请教一下,哪个马华党章有列明总会长的领导作风的?

虽然我说了,擦不擦鞋完全不是重点,不过既然恩霆兄兴致来了,小弟也来凑凑热闹。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从来不会“自发性”地写一篇类似kelvin“歌功颂德”的文章,往往都是有人先发表说些我个人不认同的言论,我才会回敬的,算不算擦鞋见仁见智吧!一连续的数据轰炸下来,你是想向我证明中央代表支持翁诗杰多过于蔡细厉吧?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在老总做老总之前之后,在我们眼中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就连我自己本身(虽然我没有资格投票),我以前都是很支持老总的,至于现在,请你去做做民调,到底有多少巴仙的中央代表后悔投错票的?可惜我没有数据可以提供给你。哈哈,如果你真要祭出党章来的话,简单问你一句,请问党章规定中委会几久要开一次?会长理事会又要几久开一次?我们的老总开了多少次会?

召开特大对于刚在4个月前的党选中中选的领袖公平吗?一届的任期赋予领袖三年的委托,倘若这个任期不到1/6就要对党领袖做出裁决,这显得对领袖们过于苛刻了。对于Kelvin Lok说现在的马华是上下一心,我想这有些夸大其辞,毕竟无论是报章或部落客的反应都让人民看不到上下一心的大好景象,Kelvin Lok的言辞是难以让人苟同的。召开特大对于刚在4个月前的党选中中选的领袖公平吗?一届的任期赋予领袖三年的委托,倘若这个任期不到1/6就要对党领袖做出裁决,这显得对领袖们过于苛刻了。毕竟分不到糖果的人,当然会因此而怨声载道,四处扮演悲情人物 ,企图以退为进来扩大自己的政治版图。

对于一个今天当选,明天就变脸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要求再选多一次,就是这么简单罢了,不管是四个月还是1/6任期。你觉得,现在的许月凤去九洞再竞选多一次,她会赢吗?我个人认为,如果真的召开特大,我个人猜测老总必败无疑!不过老实说,现在真的有召开特大的必要,不是要弹劾老总,而是要公投决定是否让许月凤入党(我知道老总那里已经批了)。“毕竟分不到糖果的人,当然会因此而怨声载道,四处扮演悲情人物 ,企图以退为进来扩大自己的政治版图。”好样的,单单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你的功力深厚了,不愧是佳礼校园论坛人称国大帮的马华之神。老实说一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这群所谓“怨声载道”的人,不管是因为分不分得到糖果也好,多到足以推翻你的时候,到时就不知是你的问题?还是这群悲情人物的问题?

不会治国的人留下来也是献世,此言差矣!不是每个人一生出来,一定要当官或治理国家的。有则留下来作为跟随者,服从者不也是政治的需要吗?虽知道启聪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话下得太重了,有些失掉文人该有的气度。不会治国的人就是献世?!此外,我认同启聪所说的,不该专门咬着别人的丑事来喋喋不休。但是作为政治人物,一个公众人物,难免必须接受大众的苛刻审核,所谓“吃得咸鱼,抵得渴”嘛!曾国藩曾说过:“选择人才,应以德才为本,而以资序位末。”可见德才比资序优先,而德比才更为重要。无德者何以服天下,无德者何以号令朝野?自古,德才乃是治国的优先考量,无德者难以让天下人信服。不然,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无需因性丑闻而面对国会的弹劾,所幸安全过关。

请别误会我的意思,也许是我的错没有说明清楚。没有行政能力的人留在政坛上也是献世,这句才是正确的!不好意思,之前对待类似kelvin的plp党,不用些巴刹语言还真的是不爽,面对到恩霆兄这种文明人,自然要收敛一些。德比才重要,我认同,可是有德无才者,难以用之;有才无德者,谨慎用之。个人认为,后者比前者有用一点,当然我也很渴望有德才兼备的圣人存在,那就不用伤脑筋做取舍了。克林顿到最后也没有成功被弹劾,就是因为他是才无德而又被谨慎用之的那一个,毕竟他是有史以来政绩最高的美国总统(指经济方面)。

人民是否真的对蔡细历医生给予支持,我想启聪的言论尚言之过早。是否受党员的爱戴,我认为也不该以选票类推。好比翁诗杰般,是否真的受党员的爱戴,我想言之过早。毕竟选票是带有期待和希望,而不是完全因为“喜欢”或“爱戴”而选择之。在这里打个例子,老翁对垒老蔡,中央代表只是在这两者之间作一个选择,哪个候选人让人看到希望,可以给党员期待的就是选择,而非因为爱戴而选之。请不要忘了曾经几何时,老翁是被边缘化的人物,中选就是爱戴?那为何代表们现在才爱戴老翁呢?不是因为他们爱戴老翁,因为时势的需要。因此,若以选票或中选来证明一个领袖受人爱戴的说法,这未免太幼稚了!

抓字根???我在此慎重承认,用“爱戴”这个词是我的失误!我想改之为“支持”,不好意思。在政治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爱戴不爱戴可言,全是烂苹果,都很难选,唯有选最不烂的那个,也许应该选择用“支持”这个动词比较妥当吧!老总和老蔡的支持度,可以分为三类:全国人民的支持度、华社的支持度、党内的支持度。这三样都需要用实际的数据来证明,也就是说我之前说的都只是空话,不过我非常期待有心人士可以去做一个正式的民调,来给予我们答案。

正如党选成绩公布当天的各报章报导,翁诗杰既没有高票当选,而且只是出乎意料地比预期的票数还少。既然老翁没有高票当选,蔡细历医生又怎能高票当选呢?看看两者在各职位的竞选上所得的票数来看,高票当选又从何说起呢?独立民调的报告书是否独立,不同的人对不同的结果有不同的诠释。我们的部长哥儿们不也是时常对某些报告的结果不满,甚至不承认,还说是没有根据的。还记得二零零六年的林德宜所发表的《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报告换来辞职的事情吗?当时不就是很多马来部长不接受有关报告,直指报告错误吗?其实,启聪不接受有关民调的报告书,让我联想到此事。有些事情就是发生了,但是还是有些人认为这是捏造的,往往因为这样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忠言逆耳的意义不就全盘地说明了启聪不认同独立民调报告吗?

我只说那个关键性的民调报告书,其中最重要的一题,也是你们万众期待的,“你接受性丑闻领袖应该被委政府高职吗?”这句话对于我个人来说(不管是不是忠言逆耳也好),基本上跟“你觉得大便是臭的吗?”没有什么两样,问题是引导性极致,答案根本就是夹在里面了。不要说我强词夺理,我只挑战你一句,如果这个问题换成“你接受蔡细厉应该被委政府高职吗?”你老实答我,答案会不会不一样,虽然讲的都是同一个人!是不是捏造的,我认为不认为都不重要,只希望这份民调对你们真的有实际的用处(我个人认为是没有用处的,拿来自爽的)。

有否收钱放炮都不重要,但我倒想知道你为着什么道理正义说话呢?怎么不说自己是为了道德正义说话呢?启聪,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都有自己支持的领袖,更有自己不喜欢的领袖,好比你曾经发表的“我不是挺蔡细历,但就是不喜欢翁诗杰”。因此,Kelvin Lok的说辞无疑也是为自己的领袖说话,何来无的放矢?其实,在说别人的无的放矢时,也扪心自问,今天所骂的人不也是昨天的自己吗?

“帮理不帮亲”的“理”是道理的理,我要用的词是“道理”没有错。至于“正义”,我见到的,是一个自卑之极,严重缺乏自信的大权在握者,正在毫不留情地打压着毫无还手之力(即无官职又无党职)的老二,我是看不顺眼才站出来骂一两句的。别再学你的老板讲“道德”了,老实说,马华中人大多数听了都很想吐,包括我在内,不厌的吗?我曾经发表的,应该是“我反翁,可是我不挺蔡”,我对老翁才没有到达“喜欢不喜欢”的程度,这会很恶!你确定kelvin lok的说辞纯粹只是“为自己领袖说话”吗?为自己领袖说话需要用到“纪律处分蔡细厉”这种显眼的标题吗?为自己领袖说话,又何必要用对付另外一个领袖来说主题???我乱了!不过有一点肯定的是,如果没有kelvin lok出来献丑,我们这群部落客也不会追着他来打,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会“自发性”的歌功颂德我们要擦鞋的人(如果有的话)。我很肯定,也没有抺着良心,我今天骂的是kelvin lok,以前的自己也绝对不会是类似kelvin lok的plp党(如果是的话,自我了断好了)。

最后,我想说,恩霆兄你真的是超级人才,要我擦鞋的话,我第一个就是要擦你的鞋,看好你总有一天一定会是四大部长其中之一,记得小弟不是存心冒犯哦,我们只是切磋切磋而已。

17 comments:

林恩霆 said...

启聪,不要对我呼前呼后的叫兄,可能你比我还大呢!我们都是同一辈的,直呼名字就好。说真的,读过你回应我的文章,有些感觉想与你分享。但,我想无需再写一篇文章来回应你,那是见外的做法。

看了你这一篇文章,从开始到最后的回应,我的第一个感觉告诉我,你没有恶意的对我的言论作出反击,很直接了当且诚意地分享看法,这是我必须感激的地方。部落格的文章在于交流,无需动怒,无需因意见不合,而在笔锋锐利下见真章。

惭愧的是我,你竟然知道我念书时的背景,而我却对你一知半解。很高兴可以在部落格的世界里,与你交个朋友!

最后,我并无意当部长或争个YB做的,更无需别人的奉承,但求为自己的家园建设尽一份力就好!

吴启聪 said...

恩霆,我是84的,你呢?大过我还是小过我?

我跟你的师弟泽铿参加过云顶那届的keman,你的师兄文雄和民发是正副营长。

我一直都有混佳礼的,老早就听过你们国大帮三大天王的传说了,其中以你是“马华之神”的称号最为传神,能做到老总的贴身助理想必也不用怀疑你的实力了。

我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拔牙佬,你就算去打听,也打听不到什么关于我的传闻的啦!哈哈,小人物的心声!

我也很高兴能与你交朋友,跟你这种超有实力的明日之星交上朋友,是我的荣幸,又多了一个可以学习的对象。

我的确没有想过要做恶意反击,更加不屑用人身攻击,这是我的原则。而且我还有另外一个原则,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鸟说鸟话,对恩霆跟对kelvin那个家伙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坦白说,我是真的不希望换掉现任的老总,只希望他能真正的去聆听党员的心声,然后再做出适度的调整。他如果还是继续秉持那种“我不用向全世界交代”的款,我实在感到无能为力。

我相信,有你这种孔明级的军师在身边,多少也可以让老总听进耳朵几句吧!为了马华,你必须要这样做。

能者多劳,这句千古名言,留到现在都还是灵验的。恩霆正式这号人才!

我曾经是128事件的受害者,也就因为亲身体验过马华的软弱,所以我立志要让马华硬起来,再狠狠地捅回巫统一刀。跟你一样,尽一份力就好!

林恩霆 said...

说来惭愧,我可是打份工,对于马华的内部所发生的事情,我并没有孔明的魄力,可以作为老总的军师。

在谈话或文章上的交流,有些人的用语是要显示出其霸气,但是是否果真如此的霸道呢?这也不尽然的。也许用词或字面上有些独裁,但人人都明白独裁者必败无疑,这是作为领袖会明白的道理。

至于你所说的“马华之神”,我可没听说过哦!就算有,也只是过于抬举。我的两位学长才是我学习的榜样,这句话不是奉承,而是事实,看看他们在马华建立的网络就可以证明我所说的一切了。原来你也认识我的学弟泽铿,他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有谋略和魄力。有些人的确有才华,但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没有属于他的平台,无法一展抱负。虽有才,但无志也是难以成大事。

我与你同龄,同是84年次的宝宝...哈哈。早有听闻你的大名了,曾经阅读过你在报章上的文章。

加油,希望下次牙痛的时候,可以找你补补牙,但不要拔牙,我怕痛!哈哈...

吴启聪 said...

其实我一直都很纳闷,老总做了这么多荒谬绝伦的事情,为什么他身边的智囊团就没有给予指点的呢?有人告诉我,他的疑心病太重,即使是心腹,也不会太过给予信任。那就神仙难救了...

独裁者必败无疑,这句话你懂我懂都没有意义,最重要是老总要懂。别的不说,单单一句“我不用向全世界交代”已经足够让他永远对民主制度说拜拜了。

我在佳礼校园论坛的国大校园里逛逛看到的,人人都说国大帮有三大天王,文雄、民发及你,而你就是最强最劲的马华之神。泽铿还只是初出茅庐,很快就会迎头赶上你们的。

偶尔在报纸上车车大炮,不值得一提。

牙齿痛了,可以补,补也不行的话,还可以抽牙根,至于拔牙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方案。我们的老总曾经沾沾自喜很潇洒地拔去了蛀牙,岂不知自己正在做着蠢事,我也曾在星洲言路回敬了他一篇。

林恩霆 said...

启聪,并非老总疑心病太重,只是恩霆还是政治领域的新鲜人,作为军师实乃儿戏,可不想成为凯里第二,年轻人需要的是磨练和经历。

我希望我们这一辈的人可以作为一股新的势力,好好地在各领域自我提升,将来有助于为党国的建设。如果能的话,放下党内的分歧,为马华的未来奋斗,但这是对于新一代人的期望,并非老一代。

吴启聪 said...

年轻人的确是需要磨练和经历,但是我们的党却没有太多个三年让它再继续烂下去,不管是老的少的,只要是人才,就应该肩负救党大业。

我也很希望,总有一天马华的派系之争,会从原来的权力斗争演变成理念之争。跟着一个主子盲目地摇旗呐喊、冲锋陷阵,实在是不知所谓,根本就不知为何而战。

希望我们这一辈人,能够达成这个目标。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克林頓之所以被彈劾,不是为了性丑聞,而是因为他蓄意隐瞞案情,做了假口供,方才引起軒然大波;由此事,我們可以看見,文明民主国家对公德与私德,公事与私事的分水岭非常清晣,公众人物的性向及性取向是得到尊重的,然而造假作虛卻难以得到寛恕。

当一個領袖之所以中选,全然是因为所制造出來的「希望」假象,则一旦希望的泡沫随著時間的过渡而消退幻灭之時,则一切就变得枉然了,身为一個務实進取的政党,萬不可以此作軸,否则將成为馬华的致命缺憾。

而且,即然恩霆认为当选確有「党众期盼」的成份,那表示蔡細历的当选是否也是因为時势的需要?即然如此,若党魁不以此作为授权赋能的考量,枉自將之抽離工作平台,党魁又是否曾經重視过党代表的这個意愿?也有一定的商榷余地吧?

您說到党选成绩,让波力不得不旧事重提;波力想問問各位看官,难道在四角战中,以毫无政治資源的挑战派获得超过44%选票而出線当选,还比不上当权派全力护航,通过使用所有政治資源而在两頭对疊的情況之下,仅取得區區61%的选票來得光采嗎?这笔賬是怎么算的?呵呵,应該难不倒恩霆您吧?难道您不理解当权派資源的丰盛和手法的「特出」嗎?

恩霆您也提到MC民調的數据,波力不敢否定該民調的公信力,只不过正如启聪所言,那些特別設計的題目,实在让人无法恭維,可說是司馬昭之心展露无疑。不然这样,我們也用不具名的方式,要求MC再多做一次民調吧,这回,让他們在問卷里添加两個問題:

1. 您是否能接受一位仗权拔扈,不用向人交代的領袖作为您的部長?
2. 您是否相信巴生自由港除了发展商惨付高額利息之外,一切正常?

在貴文当中还提到曾国藩那位三個甲子前的古贤人,請恕波力识淺,曾国藩虽是波力景仰之人,识自初中二的少年時期,至今不敢言尽览其文宝,卻也略知六七,就不知道恩霆推崇的曾文正公之「德」何是?是否提及「类蔡氏」之行?曾公所言大者,岂可断章而不取其真義?望恩霆引用贤言,著墨之前,尚請用功再三。

然而,我絕不同意受支持的領袖就可以傷風敗俗,而且我非常重視領袖的德行,只不过人非完人,岂有全备之理?所以在評論一個人的行为价值之时,可謂準绳各异,半年前波力寫就一篇《当地球只剩下黑与白...》,当時翁总會長尚未高就,不想半年之后,依舊如故,怎不叫我等痛心疾首?

sam said...

老吴, 几个月不见你的文笔越来越精彩..
倒是小黄日日风花雪月的写些有得没的...
看了你和恩霆的几篇回复,也让我想起许多人的嘴脸...
得空出来喝茶..

吴启聪 said...

嘿!老黄!马华博客少了你怎么行?

毕业后就来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啦!哈哈!

喝茶?一定!下个礼拜考试不得空,之后都可以了!

sam said...

老吴太抬举小黄了。。
小黄只不过是负责扫地的一个小子,闲来无事写写部落喷喷口水而已。。。
之前和你在书局分析瓜登补选的,小黄猜中几个?

吴启聪 said...

老黄如果是扫地的,就肯定是在少林寺扫地的那一个(相传武功最劲的那个是揸扫把的)。

瓜登补选的就算了吧,华人票没有跌破50%,让老总和老王捡回一条小命。

sam said...

哈哈。。
来~~和你赌一铺,黄小姐会不会收回辞职?

吴启聪 said...

我赌,她会......跳槽...

sam said...

好!就赌一杯old town的咖啡!

吴启聪 said...

哈哈,讲笑的啦!

她会怎样做,我们谁也说不准!

还是一句老话,尊重他的决定吧!

吴启聪 said...

以黄洁冰现在的英雌形象,如果说她会跳槽的话,一定会被网友用口水淹死。

不过我也不希望她步许月凤后尘。

十杯咖啡都行啦,不过不能拿这个严肃的课题来打赌。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