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0, 2009

霹雳到底鹿死谁手?

霹雳议长西华平地一声雷地轰出一记禁足令!

从原先的国阵31对民联28,突然变成了现在的国阵24对民联28.

难道霹雳又要变天了?

苏丹之前委任的赞比里的州务大臣还算不算数?

现在西华用“藐视州议会”的条例来惩罚赞比里等人“自封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的罪。

暂且放下国阵还是民联的身份,我只想客观地探讨一下这个课题。

西华公然抗旨,到底有没有问题?

他在宣誓就职为议长的时候,有没有宣誓过要“效忠苏丹”?

现在这样做,下场会是怎样?

胜利的一方,老实说,我觉得苏丹站哪,哪边就会赢!

国阵一边也是很有问题,我到现在都还是很疑惑,为什么国阵和苏丹要这么猴急,不经过州议会的不信任动议,就匆匆委任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

霹雳到底会鹿死谁手?不管怎样都好,还是尽快结束这个乱象吧!

14 comments:

阿土伯 said...

之前在可以选择的时候,苏丹站在哪一边,大家都知道。

在情况恶化到这种地步,苏丹的决定还是接下来局势变化的关键。

如果还是这样拖拖拉拉,整个社会动荡不安,霹雳人民更定没好日子过。所谓的前州政府与现任州政府都没办法全神发展整个州,更不用说为民服务。

如果苏丹把委任新政府的权利还给人民,那鹿死谁手还不一定。虽然一般上都认为民联还是会胜出。我想国阵也这样认为,要不然为什么不敢来个全民公投,解散州议会?

如果纳吉支持解散霹雳州议会,来个闪电补选,让人民执行选州政府的权利。不管结果如何,那么,那是不是更加的象未来“全民首相”呢?

吴启聪 said...

寿命一年不到的州议会,说要解散,虽然是蛮有道理的,不过恐怕苏丹并不是这么想。

我同意阿土伯的看法,我也觉得现在这种时刻,是由苏丹一锤定音的时候!

现在若要重新大选,国阵必败无疑!料国阵怎样都不会走到这一步棋!

Mountebank said...

其实这起事件也是好事来的。

我国法律,叠床架屋的,灰色地带很多,问题是国家领袖们包括行政的高官包括世袭统治者,从来没有人愿意去厘清这些大小便,没有人愿意stand forward 收拾大便。

现在好了,一开接一个的错下去,终于变成一坨苏州屎。

malaysiakini 潘永强最新的那一篇关于三权分立的文章写得很好,大家不妨一看。

Alfanso said...

好一个‘苏丹站哪,哪边就会赢’。
身为独立了五十年的‘民主’国家,依然要承受王室干政的遗毒,我国人民真是请何以堪!
我国的‘民权’不知几时才会受人尊重。
现在人人都不敢得罪王室,不管王室对不对,原来在我国,王法比公正还重要。
还政于民真的这么难吗?

吴启聪 said...

mountebank兄所言极是,我国的三权分立重叠部分实在太多,现在还参多了一个王权下去。

是时候需要一条一条来厘清界线了!

现在存有争议的课题,都不容许再次发生了!

吴启聪 said...

alfanso兄,也不是我个人要独尊王权。

以现在霹雳的情况看来,现今的宪政危机,的确是只有苏丹才能定夺了,多数的时事评论员和学者都是这么认为的。

的确,王室本来就不应该插手太多的,如今的霹雳危机,就是从苏丹跳过不信任动议,直接委任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开始的。

现在唯一可以反省的,就是从此明确地划定苏丹的权限,并确保一切民主程序都要遵照宪法规章来进行,不能再有偷吃步的事情发生。

Alfanso said...

当初苏丹拒绝尼查解散州议会的要求,的确是苏丹的权力,不关国阵的事。
现在随着州务大臣被禁出席州议会而再度出现动荡不安,纳吉或占比里或首相应该再度要求苏丹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马华也应该鼎力支持解散州议会。
虽然启聪兄说国阵必败无疑,但我却认为未必。如果州内的马来人回流巫统,国阵未必毫无胜算。
就算国阵再输,但由于国阵敢于面对选民,难保选民不会在下次转而支持国阵。(政治不是长期的事业吗?)
现在人人都要州选,偏偏国阵不要,这样的国阵州政府脸皮不会太厚吗?马行政议员面对霹雳人民时,不会脸红吗?
国阵州政府如果继续违背民意拖到下届大选,到时也是必败无疑,除非你认为当今的选民都是当年的吴下阿蒙。

吴启聪 said...

国阵连续玩臭了几次,短期之内是不大可能可以赢回霹雳州选举的,就算是马来人回流巫统,我觉得也不会是现在,下届全国大选就很难说。

纳吉那方面应该是衡量到自己的胜算不高,所以才死都不要重新选举。

至于马华的立场,你还要问过我们的老总几时才要出声,不过他会对你说“我不用向全世界交待的!”

Mountebank said...

当初苏丹拒绝尼查解散州议会的要求,的确是苏丹的权力,不关国阵的事。

虽然启聪兄说国阵必败无疑,但我却认为未必。如果州内的马来人回流巫统,国阵未必毫无胜算。就算国阵再输,但由于国阵敢于面对选民,难保选民不会在下次转而支持国阵。(政治不是长期的事业吗?)

-----------------------------
问题的症结其实就在这里:苏丹到底是“虚位”或“拥有实权”的?

请问:是哪一条法律赋予"苏丹可以拒绝尼查解散州议会的要求”?

所以霹雳苏丹其实一开始就违法了。

有时候觉得很好笑,我国自己订下来的宪法,我国人民没有一个能够全盘了解,没有一个有能力去诠释 --- 好了,现在我们反而需要一个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人来帮我们诠释本国人的法律。

我其实看不出如果霹雳重选的话,国阵的胜算到底在哪里?--- 如果纳吉一早有这个自信,今天何必还会搞成这般田地?

吴启聪 said...

mountebank兄:

解散州议会应该是dibubarkan oleh sultan atas nasihat menteri besar吧!

字面上看来,苏丹是有权力说不的。

其实撇开这次的个别事件不提,小弟我很早就有想过这一点,为什么我们的大选日期还要根据首相州务大臣的“灵感”来定?最长的可以乖乖到接近五年,最短的就是308,四年都不到。

我觉得我们应该效仿美国,时间一到自动解散,大选准准四、五年来一次,到时也没有什么好争议的!

Mountebank said...

所以,大臣的nasihat,苏丹有什么理由不卖帐?苏丹如果拒绝,是根据“kimochi (日本语)”,还是根据宪法的哪一条理由来给他背书endorse 的?

既然作为被人民供养的“神像”,他必须在做决定之前认真的考虑到后果(王族的血既然比我们庶民的要珍贵许多,就应该证明他们的脑袋瓜是高人一等,能视平常人之所不能),才下出一个不会被后人唾弃万世的决定。

现在这种连我这贱民patik的屁股都可以想象到这种僵局,我们英明的苏丹,居然当初会想象不到,请问,这个不叫滥权吗?

我不是在做retrospective review,而是觉得不管理由走到哪里,不解散议会,好像已经是到了不能解决问题的地步,也就是,解散议会是唯一的解铃法儿了,就好象得了abscessed tooth , 你就光用万年的metronidazole和amoxicillin 有个屁用,不把烂牙连根拔起再来个I&D,会好吗?

潘永强的“回归宪政,才能化解行政—立法冲突”写得实在太好,大家可以一读。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98743

吴启聪 said...

苏丹的确是可以向nasihat说不的!

别忘了,这次的308,柔佛、丁加奴和玻璃市的州务大臣人选都是nasihat以外的人选。

只是这个问题没有发生过,并不代表它不可以发生。

我也说过了,我实在想不通,既然跳槽四议员都已经是囊中物了,为什么国阵和苏丹还要这么猴急,等不到不信任动议?这的确是用屁股也想得到的事情。

你说的abscessed tooth情况,我有一点保留,因为从头到尾国阵来的都是暗招,表面上还是合法的;至于民联却是公然抗旨,跟苏丹对着干,合不合法我就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一个好方法。

Mountebank said...

别忘了,这次的308,柔佛、丁加奴和玻璃市的州务大臣人选都是nasihat以外的人选。
-------------------------

老板,国阵缩阳,你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法律的常规”。

看问题,你可以选择

(1)从很“政治”的角度看?

(2)从很“专业”的角度看?

从以上的选择,就可以知道这件事情你向那个方向投靠,你的思路是往那个方向投射。

吴启聪 said...

你我都不是读法律的,自然也不会专业到哪里去。

其实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一个,也许对于现今的局势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不过求个明白倒无所谓。

苏丹到底有没有权力决定要不要解散州议会???

我指的,是有白纸黑字列明在宪法里面的那种,不是法律常规。

老实说,不管我个人是偏向哪方的,这个答案我并不能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