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2, 2009

老总对于选民智慧的一贯看法

翁詩傑‧換不了腦袋
2009-02-22 19:12

在現實中,貪腐份子終歸是貪腐份子,不因他政黨屬的轉移而得品德高尚。然而冷眼旁觀所及,時下卻有不少看客擅為政壇是非立下如此壁壘分明的兩分法,非忠即奸,敢於挑戰貪腐威權的,即屬正義之師。

這跟孩提時代看電影急著要區分劇中角色忠奸成份的心理,並無二致。因此不管是張三李四,只要他打著反對陣營的旗號,即便是不知公義為何物,也照樣能夠當選。原因無他,人民只一心一意想把貪腐威權的化身攆走。

一般投票的民眾,可能連他投選的所謂“正義化身”的姓名背景尚且一無所知,當然更遑論掌握他的信念取向了。其實這些人當中,不少本屬貪腐利益集團,只因分贓不勻或權位利益受損而憤然出走,投奔敵營。對他們而言,這是自然的選擇。他們需要尋求新的出路,這跟正義反腐根本拈不上邊。

相反的,民眾一旦以本身的主觀意願為這類政客的屬性貼上標籤,情況的發展自然不在他們的掌握之內,畢竟他們只是場邊的看客,即持有入場的權利,吶喊喝采或是詛咒唾罵自是他們的權利。

然而叫他們情何以堪的是,政壇擂台上的政客背棄貪腐威權的象徵時,一時稱譽有加;曾幾何時,當他因利益未酬而心生異志,最後挾職叛逃,回歸故主時,民眾的鼓噪升溫、咒罵的熾熱,一時無兩,自然可以理解,但在激情之餘,不妨反躬自問:自己能否完無責任可言?

人們因為厭惡甲黨,而為政客的脫黨鼓掌,卻不知他到底為啥加盟乙黨。人們若以反腐倡廉的道德高度來對他有所期待,結果自是不言而喻。另一邊廂,持平而論,政客可不曾有此主觀訴求。他所圖的不外是權位與政經資源的利益。一旦目的未遂,而故主又一再向他招手,他選擇“鳳還巢”的意向,倒是不難臆測的。

民眾普遍感覺受到愚弄,與其說是不滿他的跳槽行徑,倒不如歸因於他的“脫序演出”,完全不依民眾的期待所致。若說是不滿政客跳槽,難道先前有關政客的脫黨過檔,投奔敵營就不是“跳槽”?其實問題的症結是,民眾一廂情願將他先前的過檔行徑視為“棄暗投明”的義舉,對如此深明大義的義士,自有一番異乎平常的期待。人們開始期待他對貪腐嗆聲、為少數族群的平權仗義執言、為建立新政權新秩序而奮鬥……然而這一連串期待,卻改變不了政客的機會主義本質。民眾為他所訂的劇本充滿了“期待”,可他的脫序演出乃源自本性使然,即使換了敵營的戰袍,卻換不了腦袋,更裝不了新的思維。對他而言,他不曾祭出冠冕堂皇的跳槽托詞,說甚麼“抗拒種族威權,捍衛廉政公義”雲雲,而是直言不諱需要新的政治生機和空間,因此不會產生絲毫欺騙民眾的罪惡感。

相反的,坊間過多言過其實的論客,在瞎子摸象的情況下憑主觀意願臆測,為他們這類機會主義政客吹噓於先,而後因他們的“脫序演出”,所謂“不按牌理出牌”而氣急敗壞的嚴詞抨擊。

升斗小民為此而暈頭轉向,無所適從。機會主義政客固然應該受到聲討,而繪聲繪影、人雲亦雲的論客,究其本質,又何異於前者?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翁詩傑‧馬華總會長‧2009.02.22

先前老总臭骂中央代表们,没有道德观念,没有选民智慧,才会选出蔡细厉做署理总会长。

可是他忘了,这些没有道德观念、没有选民智慧的中央代表,也一样把他给捧上去做马华总会长。

现在老总臭骂全国大选的选民,一样还是没有选民智慧,投民联纯属一时冲动。

可是他忘了,身为雪兰莪州的死剩种马华国会议员,他也是一样被这些没有选民智慧的选民投选出来的。

对于老总来说,什么叫做民主?

顺他意的,就叫做有选民智慧?逆他意的,就叫做没有选民智慧?

这算是干涉民主投票的自由吗?

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选民的智慧上,这是尊重民主的做法吗?

选民的智慧,政客又凭什么去指指点点???

还是你要教选民应该投票给谁???

请老总慎思!




3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老总的这篇文章让波力有似曾相识的感觉,ooo...

原来是民联骂客很喜欢用的:你们这些流着奴隶的血、愚蠢的DNA的马华党员... 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们最明智、最高尚一样...

只不过那些只是骂客,我们的老总何必呢?...

吴启聪 said...

波力兄,

老总执着的东西,可不是我们能够了解的事......

Mountebank said...

原来是民联骂客很喜欢用的:你们这些流着奴隶的血、愚蠢的DNA的马华党员... 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们最明智、最高尚一样...

只不过那些只是骂客,我们的老总何必呢?...
---------------------

原来“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不止阿武叔一个,马华公会果然卧虎藏龙。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