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3, 2009

評論:吳啟聰‧辭職‧補選VS.跳槽‧變天

評論:吳啟聰‧辭職‧補選VS.跳槽‧變天
2009-02-03 20:27

容筆者首先用一個字來形容霹靂州當下的政局,“亂”!故事一開始,是巫統州議員那沙魯丁跳槽過公正黨,而後巫統反擊,將查哈魯丁和莫哈末奧斯曼這兩名公正黨州議員拉出民聯,變成獨立人士,相信不久後也會正式跳槽入巫統。高潮就出現在這裡了,為了避免兩個州議席的流失,民聯竟然出示兩名州議員的辭職信,宣佈冷和章吉遮令州議席懸空,60內將舉行補選。

更加高潮迭起的是,兩名州議員竟然跳了出來,否認辭職的法,更聲稱那一紙辭職信是308後民聯逼迫所有州議員簽下的“賣身契”。故事到了這裡,看得觀眾無不拍案叫絕,也留下了一個天大的懸念,究竟霹靂州政權會鹿死誰手,還是一個未知數。

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大約給了們一個概念,現在的實際情況就是“辭職.補選VS.跳槽.變天”,要不就是兩名議員的辭職生效,再來一次補選見真章;要不就是兩名議員的辭職失效,即刻跳槽入巫統,霹靂州政權變天指日可待。依現在的情形看來,民聯方面鐵定咬住前者不放,即使不顧政治的道義,也毅然出示充滿“爭議性”的辭職信,勢要讓補選成真。其實不難理解,以民聯過往的輝煌紀錄看來,民聯在大大小小的補選都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如今區區州議席補選自然也是不在話下,公然挑釁國陣放馬過來。而另一邊廂,國陣方面部署已久的天羅地網,當然是渴望能夠坐享其成,網住兩個民聯州議員,讓他們直接跳槽過來,壯大霹靂國陣的陣容,而且執政霹靂也是指日可待。

儘管國陣和民聯正在爭個你死我活之際,不曉得雙方英雄豪傑可曾用心去體會現在人民看在眼裡的感受,兩個字,“不堪”!不管是“反貪局的介入”也好,還是“賣身契”也好,無不讓人民深刻體驗到政治的黑暗,那本應明如鏡、清如水的政治,如今無疑變成了深不見底的龍潭虎穴。國陣抑是民聯,為了政權可以說是不擇手段,從基本上來看這兩隻政治兇獸,其實根本就沒有分別,一樣是不堪,甚麼改變、改革也是大選時期喊爽的口號罷了。筆者身為外州人士都不禁為此亂局感慨歎氣,相信霹靂州的同胞們更是欲哭無淚、無語問蒼天。

大馬民主制度尚未成熟,兩線制也還在萌芽初期,造就了不勝數的民主漏洞,也滿足了投機政客的權欲,最後吃虧的終究還是老百姓。坦白說,憲法雖是根據英聯邦模式,不過也許那只是獨立時期的事,經過半個世紀的歲洗禮,我們的憲法在增刪之餘,似乎還遠遠不及涵蓋所有的層面,直到如今還是依然可以發生議員跳槽的笑話鬧劇。更令人髮指的是,那模糊不清的三權分立,依然可以隨心所欲地被人操縱利用、為所欲為。大馬的民主制度,如果還再按照如今的模式演變下去,筆者相信我們未來的民主政治堪虞。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03

2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跳槽者骑劫了选民的义愿。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民主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