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4, 2009

吳名‧一笑泯恩仇的邏輯


吳名‧一笑泯恩仇的邏輯
2009-03-04 20:10

馬華總會長翁詩傑最近在馬華的60週年黨慶裡,大會致辭的結尾撇下了一句令人費解的“一笑泯恩仇”,讓眾人莫不以此名句大作文章、議論紛紛。普遍上,馬華黨員和華社,都在揣摩著這句話背後的意義,到底總會長翁詩傑是不是從此就要與署理總會長蔡細歷化解一切恩怨、重修舊好?畢竟現在的馬華已經逐步陷入了內鬥的泥沼,總會長先前爆出的“特大疑雲”和“合作無間論”,更是越描越黑,像似一場世紀之戰即將爆發,眾人拭目以待。

筆者認為,“一笑泯恩仇”的邏輯如果應用在馬華的身上,是有點不大正確和偏離正軌。堂堂一個擁有百萬雄師的巨無霸政黨,若一切都遵循民主的程序運作,照理說領袖之間的“私人恩怨”,並不能構成多大的影響,更加不能成為政黨路線的指標。然而,如今總會長拋下一句“一笑泯恩仇”,眾人對這句話的關注,遠遠超越了總會長的“三拼”。這是否意著,黨領袖之間的私人恩怨,還重要過黨的施政方針呢?筆者想要強調的一點是,把私人恩怨帶入民主政黨體系已是一個錯誤,使到麾下黨員為之而躁動更是大錯,更甭說要將之列為黨的議程。

筆者非常期待總會長的“三拼”,能夠進一步地具體落實。“拼經濟、拼政治、拼種族和諧”,這三拼不應該只是空空洞洞的口號,還需制定一系列具體的短期目標和長期目標,依序漸進,再定時檢驗每一階段的所得成果,以及檢討一切的不足之處。然而,以目前的情況看來,馬華黨員和華社還是比較熱衷於“一笑泯恩仇”,究竟是總會長的三拼不夠吸引力?還是私人恩怨比較重要?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最後,馬華署理總會長蔡細歷針對“一笑泯恩仇”的說法,也回敬了“看不到誠意”。這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懸念,到底蔡細歷是指翁詩傑沒有誠意整合團隊?還是沒有誠意化解私人恩怨?也許這個問題,只有翁詩傑和蔡細歷兩個馬華龍頭才會知道真正的答案。坦白說,“一笑泯恩仇”這種豪氣萬丈的英雄俠語,並不適合搬上馬華60年黨慶的殿堂。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3.04

10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吴名,
当心树大招风!

吴启聪 said...

耀棉兄,树大树小我都无所谓,我只需要一个平台可以让我继续说我想说的话。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一笑,二笑,三上吊。

Lexus said...

要鸣,
树大可以在树下开会,别怕!别怕!

糊涂侠客 said...

启聪老弟,(称呼你老弟应该可以吧?)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就不怕树大招风了。有时用得当的话,树大所招来的风可是很有用的。就好像风大可以拿来发电。

吴启聪 said...

侠客兄,当然可以称我为老弟,相信在这个博客圈里面,能小过我的人也不多吧,哈哈!

想起以前在《雍正王朝》曾经看过一幕,康熙语重心长地跟一大堆大臣说:“这个大清,朕是主干,你们这些臣子是枝叶,国库就是大树的根啊!”

康熙的大树论,如果用在了我们马华身上,老总就是主干,我们充其量只是枝叶,党产(包括了党的声望和议席)就是大树的根啊!

各位看官如何看我们这棵大树?

jyuno_zen said...

启聪大哥,你拿到两只党表吗?可否让一只给小妹,那天我没拿到。。。:(

jyuno_zen said...

这棵大树,有蛀虫,要喷杀虫水。

吴启聪 said...

董董,没有问题,一人一只,永不落空!

不过那只可是“忘了时间的钟”哦!

请问要用什么牌子的杀虫水呢?

是要用“道德”牌?还是“改革”牌?

jyuno_zen said...

谢谢其从大哥,下次见面时交收,哈哈!

杀虫水呀,当用改革牌,唯有全体一起同心改革,才有好的未来。
道德,不能沦为空喊的口号,所以博住不认为道德论能为马华的未来有什么大贡献。
做人必先以身作则,秉持道德观做人,而非只用道德来议论人。此是董董的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