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0, 2009

評論:吳名‧阿里禁選為難了馬華


評論:吳名‧阿里禁選為難了馬華
2009-03-20 20:23

巫統署理主席候選人,兼馬六甲首席部長的莫哈末阿里,因為涉及金錢政治而被巫統紀律局裁決禁選。雖然說違反黨紀一事已是鐵證如山,判詞也是白紙黑字毫無遺漏,可是莫哈末阿里還是依然保留了馬六甲首席部長的位子。如此朝三暮四的懲罰方式是相當令人費解的,不過卻拋了一個燙手山芋給馬華。

馬華近年來自從蔡細厲性愛光碟事件爆發後,黨內就一直有形無形地大力鼓吹道德教育。不管是公德,還是私德,都同樣是屬於道德的範圍之內,不以惡而為之。黨領袖更是要潔身自愛,引以為戒,誰也不敢觸碰道德這顆不定時炸彈。蔡細厲當初就是引爆了這顆炸彈,以致黯然下台,之後又背負著如此罵名,再次東山再起,競選署理總會長告捷,即使勝選了之後還是一樣要繼續承受他人的指指點點。

如今,莫哈末阿里因為賄選而被禁選了,這涉及了公德的問題,關乎一個政治人物的誠信,遠遠比私德還要重要,因為它與人民的生活是息息相關的。也許人民不會因為政治人物的出軌而直接受到影響,可是人民絕對會因為政治人物的失信而直接承受貪污腐敗的嚴重後果。兩者之間做比較,哪個比較嚴重?即使筆者不做引導性說明,想必大家都已經心裡有數。

然而,馬華對於莫哈末阿里繼續擔任馬六甲首席部長,卻選擇了沉默。上一回的霹靂天,馬華選擇了沉默,接受了行政議員的職位,人民已經是看在眼裡。可是如今,莫哈末阿里還是做回了他的甲州首長,馬華如果真的秉持著道德至上的理念,就不應該選擇:“這是巫統的家事,我們不能插手。”

筆者反覆思考,馬華當初選擇了“道德”作為黨的最高理念,如果根本就無法將之貫徹,那是不是一開始就走上了一條冤枉路?如今馬華正值60週年黨慶期間,試問大馬華社期待的,是一個做好改革覺悟的馬華?還是一間冠冕堂皇的道德學院?

當道德淪為政治工具的時候,我們到底是在批判著政客甲的道德問題?還是在成全著政客乙的政治陰謀呢?不管怎麼樣,道德還是一樣很重要,公德與私德缺一不可,兩者兼備最為理想,不過如果把私德看得比公德還重,那無疑是徹徹底底的本末倒置。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3.20

小弟的话:

坦白说,这一篇文章的灵感,完完全全是取自凌国文兄的《翁总,快和不道德的甲州首长说拜拜》,但肯定不是抄袭,希望国文兄不要介意。

7 comments:

chchoo said...

双重标准,欺名盗世.

吴启聪 said...

朱兄,用道德来做政治武器,一开始就是一步臭棋,现在只是自食其果的时候到了。

凌国文 said...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有什么好介意?

thepplway said...

就算没有翁总,马华从立党开始就不道德了,所以据我说知,马华根本没有提过什么道德的议案,只有要守时和某些细节的革新文化,如此而已!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我想老总最近分不清政治和治政。

叶蓓怡 said...

道德成了政治工具,而且还耍无畏的手段,这才更可怕!
改改巴尔扎克的一句话,金钱政治可以把黑的变成白的,错的变成对的,道德的变成不道德的。

无奈~

-蓓怡-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感谢你给了我灵感。

求真兄:马华的道德是一种最新崛起的理念,并不是白纸黑字的议案,而且它还是马华当今老总最最最看重(或者是唯一看重)的东西。当马华的人不看国家大事,而只关注人家的床事的时候,你就知道有点不对路了。

林伯兄贵:哈哈!也对,“政而治之”跟“治而政之”是完全两回事!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蓓怡:最近不知哪里看来的,所谓的“金钱政治”简直就是贪污腐败嘛!而道德,如果你是出于你自身的清高去不齿他人的不道德还无所谓,可是如果你纯粹是为了自己的政治阴谋而采用道德攻势来抨击对方抹黑政敌的形象,那你就准备你的道德观随时变成双重标准任人谴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