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3, 2009

吳名‧抗拒宏願為了捍衛華教


吳名‧抗拒宏願為了捍衛華教
2009-03-23 19:40

前首相敦馬哈迪表示,華教人士不喜歡自己的孩子親近馬來人和印度人的孩子,所以抗拒宏願學校,造成政府致力打造“馬來西亞民族”的概念失敗。筆者認為,敦馬雖然曾經貴為22年的首相,不過此番言論不但極度不負責任,而且也嚴重歪曲了事實的真相,誤導性之至。

當年的宏願學校,建議國、華小、及淡小三種源流學校,集中在同一所學校,但依然繼續保留各自的母語教學模式。雖然說,類似宏願學校的建議,對於促進三大民族的融合,是非常理想的。可是在教育部堅持不肯放棄《拉薩報告》的“最終目標”為大前提之下,根本無法讓華社和華教人士相信政府維護華小的決心,對於任何形式、任何名目的“入侵”,華教人士都是非常敏感的。

華教人士抗拒宏願學校,純粹是基於害怕政府通過一系列的改制行動,會從頭到尾改掉華小原來的本質,導致華小面目全非。也許會有為數眾多不諳華文的教師突然湧入華小,瞬間改為國語教學,一夜之間徹徹底底令華小變質。與馬哈迪所說的“不喜孩子親近巫印族”,簡直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天南地北之遠,教華教人士何以堪?

除了捍衛華教,華教人士某種程度上抗拒宏願學校,也是因為不願與他族分享辛辛苦苦從華社籌募回來的款項。眾所周知,大馬的教育撥款一路來都是極度的不公平,尤其是華小更是長年面臨政拮據,不得不向華社籌款建校,因此屢屢出現了各種各樣為華小籌款的活動。華社當初捐獻的對象亦是華小本身,若此刻要拿出校舍禮堂籃球場電腦室與國小淡小平分三份,不止對華小本身,對於整個華社而言都是非常的不公平。

針對馬哈迪的打造“馬來西亞民族”概念的失敗論,筆者認為,真正的問題並不是出在這麼小小的宏願學校問題,而是出在整個國家的種族政策。自從新經濟政策落實以來,大馬政府就致力地奉行土著與非土著之分,在政治、經濟、文化和教育的各領域,都一律實行偏袒土著的政策,剝奪了他族公平競爭的機會。

除此之,不負責任的政客,為了撈取政治籌碼,更是屢屢挑起種族課題,營造自己民族英雄的形象,實際上已經嚴重破壞了種族之間的和諧關係。

簡單來說,政治因素所造成的種族分歧,才是打造馬來西亞民族失敗的罪魁禍首,有關當局不思反省這項事實,如今馬哈迪反而罪指華教人士抗拒宏願學校,如此本末倒置,實為令人啼笑皆非。馬來西亞如果至今還在種族主義的框框裡面打轉,那麼短期之內我們也難以看到任何的改善進步,唯有祈求那個不可直呼名諱的上蒼多多保佑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3.23

6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这个「那个不可直呼名讳的上苍」的称呼很够力,直让波力对吴名的崇拜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吴启聪 said...

哈哈!波力兄,没有办法!

本来想写“阿X保佑”的,不过又怕被抓进监牢请吃咖喱饭,就只好用“不可直呼名讳的上苍”罗!

GentleMan said...

老马的种族极端言论,
确让以前尊敬他的华裔
心碎了。
不但似乎老马的晚节不保!
并且也令人反感和‘肚懒’
就好像 老总在 星洲日报17版的鸟论,
当你阅读后,即刻感觉到
极度火滚 一模一样。

吴启聪 said...

gentleman兄,你是说关于“蛀牙”的那篇新闻吗?

以前我已经用一篇文章鸟回他的蛀牙论了,很明显的,他完全不当一回事。

GentleMan said...

启聪兄,
对了。
你是牙医哦,
把他那副象牙,赶紧拔掉吧!

‘应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
讲就 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
说一套,做又另外一套。

吴启聪 said...

当初我在星洲言路的《拔牙并不潇洒》一文中道出:

对我们牙医而言,拔牙永远是最后的选择,牙齿还未蛀之前就要懂得预防蛀牙,开始蛀了就要补,蛀进牙髓了还可以做根管治疗,牙齿烂完了还可以做牙冠,只要牙根还在,就多数有得救!

牙齿拔掉了,留了一个空洞在那里,上下左右的牙齿就会往那个空洞推挤,能够盖掉那个空洞还好,盖不完的话,邻近的所有牙齿都会被推挤得东歪西倒,到时那些牙齿的牙根支持不足,一样会很容易掉。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牙齿拔掉了,你还得想办法把它给替代回去。你可以选择种牙、牙桥、或是假牙。可是,假牙始终都是假的,再怎么样都取代不了原来的真牙。

哈哈!我说的都是我的专业知识哦,是不是觉得跟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政治很像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