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4, 2009

評論:吳名‧巫青與民族主義



評論:吳名‧巫青與民族主義
2009-03-24 20:34

根據《馬來西亞內幕者》的報導,卸任巫青團長兼教育部長希山慕丁將在巫青團大會中再次舉劍。舉劍文化似乎已經在巫青扎了根,說是巫青團大會開幕儀式的一部份,實際上卻是在彰顯著巫青為馬來民族主義的激進先鋒。

經過308海嘯的洗禮過後,有部份人士把國陣慘敗的責任歸咎於希山的舉劍,希山也很快地為其舉劍而道歉。不過如今,由於希山目前的黨選民調處於第四,落後了另外三名副主席候選人,因此希山絕對有必要尋求突圍而出,而再次舉劍就是最好的宣傳。

巫青的舉劍文化由希山慕丁首創,而這個因緣卻有著自己的哲學。不難發現那些留洋回來的馬來菁英,其中則以希山和凱里為佼佼者,為了補足自己欠缺的那份“馬來味”,不惜把自己包裝成比土生土長的馬來人更加馬來人,才能在巫統巫青裡面站得住腳,博得黨員對其民族身份的認同。

巫青向來都被標榜為馬來民族主義的激進先鋒,舉凡有甚麼牽涉到馬來民族權利的課題,巫青勢必是第一個挺身而出,為巫統打頭陣。我們是否應該說,青年團就肯定是比較容易衝動,比較容易熱血沸騰嗎?還是比較不會去計算後果的嚴重性?不過有一點肯定的是,面對著一群發燒民族主義的青年團,一名急著要上位的巫青領袖,不可能用政治理念的大條道理去讓代表信服,最簡單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強調”民族主義,塑造自己大無畏的民族英雄形象,即使嘩眾取寵也無所謂,最重要是能夠釣得選票。

華社每每擔憂巫青的某某領袖非常的種族主義,深怕這名領袖的本性如此,以後上位後很可能會對華社不利。可是實際上,往往這類領袖從巫青團下車過後,一旦轉換跑道到巫統母體,種族的立場馬上就軟化了下來。這種轉變是基於巫統母體本身比較保守,其激進遠遠不如巫青,當然也無需用過去巫青的方式來做宣傳。簡單來說,不管是民族主義,抑或是種族主義,往往都只是政治工具而已,與領袖個人的秉性並無多大關連。

最後,巫青與舉劍文化也是同樣的道理,對於巫青團本身並沒有甚麼實際的用途,然而對於善用它們的領袖,就絕對可以收得非常理想的宣傳效用。一個簡簡單單的課題,在巫統巫青大會裡面可能會被炒到很熱很辣,可是在四下無人無需演戲的情況之下,眾領袖都莫不淡然處之。是我們過慮了嗎?不管怎麼樣,筆者始終相信,以當今大馬的政治模式,自身利益始終都超越於一切,包括了何其偉大的民族主義。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3.24


7 comments:

keykok said...

举剑和吻剑分别不大,就是少了一些杀气.....多了一份傻气.....

吴启聪 said...

坦白说,个人认为这个希山在他的巫青大会里面举剑,纯粹是他个人的宣传花招,我们华社的反应是否有一点过敏了呢?

那个“要让华人的血沾在巫青的短剑上”肯定比这个还要严重上千万倍!

同意,举剑对我来说一点杀气都没有,就只是白痴到让我笑到翻肚!

吴启聪 said...

还有,顺带一提,个人非常期待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在来届马青大会,挥舞关刀,构想图我已经贴上来了,哈哈!

GentleMan said...

对不起,小弟觉得照片有点
怪怪。
魏博士的脸型不大相称,
况且魏博士还没有资格
挥舞 关二哥 的 青龙关刀 呢!
(根据新闻报告希山只是吻剑而已)

吴启聪 said...

哈哈!gentleman兄!
魏家祥既然是马青团长,隔壁的巫青团长高举马来短剑,我们的总团长挥舞关刀也无可厚非嘛!
(如果真的把关刀给抬了出来,巫统应该给予什么反应?不过我看,应该是先被华社笑死吧!哇哈哈哈!)

啊利 said...

吳名不但評論寫得好,原來PS功夫也不賴。可是怎麽看著魏博士拿關刀的圖,就是覺得格格不入。

吴启聪 said...

哎哟,笑死人了,我只是用paint罢了,拼到很糟糕,凑合凑合就好。

哈哈,到底是我们的总团长没有关二哥的样?还是我的ps功夫不到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