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0, 2009

历史不会说谎


巫统新任副主席兼教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说,该部正着手修改历史课程内容,强调巫统与马来人是争取独立的功臣。此番伟论一出,立刻引起了华社莫大的反弹,朝野华裔领袖莫不对希山慕丁狂轰滥炸,誓要为华社的独立先贤们讨回一个公道。

笔者从2009年3月29日《星洲日报》引用了希山的言论:“我们要他们知道争取独立的过程,还有巫统是如何争取独立及主导建国过程,不是其他政党,是巫统!”如果这句对白翻译得准确无误,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巫统争取独立”和“主导建国过程”都是正确的。我国的独立是帆船联盟争取回来的,而联盟则是由巫统、马华和国大党三大民族组成,其中以巫统为主导者。我们应该觉得很欣慰希山并没有把话给说绝了,他说巫统只是“主导”,幸好没有说成“独占”,毕竟占据主导地位的始终还是巫统。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于希山身为一名教育部长,说出此番话语背后的用心。

笔者对于希山此番言论的动机甚是不解,如果说此番伟论在巫统党选之前发表,必然可为之拉拢不少民族主义分子的选票;然而如今巫统党选已经尘埃落定,希山的副主席也胜选了,可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刻希山还要继续发表类似言论呢?在如此动机不明的情况之下,也许只有希山自己才会知道真正的答案。然而,这也不是重点,笔者更加想探讨的,是我们历史课程内容究竟会修改成什么模样?

如果历史课程内容的修改程度,只是正如希山所说的“强调巫统与马来人是争取独立的功臣”,那倒也不是很严重,至少我们不能否认这是一项事实,虽然已经被特别“强调”了。但是,倘若马华总会长陈祯禄、国大党主席山巴丹等人也从历史课本中“消失”掉的话,还是类似吉隆坡开阜功臣从叶亚来变成一个不知名的马来人的话,那么到时我们就不得坐视不理了,也许我们现在就应该预防这一切的发生。

没有想到马来西亚的“向东学习”竟然还能学习到如此彻底,尤其是学习日本人编写历史课本的功力。值得我们省思的是,历史课文改来又改去,然而历史真的因此而改变了吗?我们的日常生活、起居饮食难道就因此而遭逢巨变吗?历史不会说谎,历史是曾经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也许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解析,但过去的时光绝对不会重来,结果也不会因之而改变。如今,即使整本历史课本从头到尾一个非马来人的名字都找不着,然而也绝对改变不了当今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社会的事实。

若说尝试用历史去合理化宾主之间的关系,那么可以很抱歉地说,这显然是白费心机。大家都领着同样的身份证,在同一个民主制度下,一人一票地投选出人民代表和执政政府。从头到尾,哪来的宾?哪来的主?也许由始至终都只是在自欺欺人,聊表慰籍,劝请怒火中烧的人也无须多费唇舌陷入如此无谓之争。对于想要开历史玩笑的人,笔者想说:当下眼前的一切,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个总结。

5 comments:

chchoo said...

I do not believe Hishamuddin will ever made that statement because this is similar to the Japanese defying the rape of Nanjing.

I do believe that SinChew reporters have have literally "raped" Hishamuddin's speech though.

Elize said...

“我是說巫統直接參與爭取國家獨立及建國,但我從沒否定馬華及國大黨的努力。“請有關方面不要斷章取義."希山说。
说出的话可以收回的吗?好好笑!

吴启聪 said...

朱兄,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来想,现在现在党选都过了,希山真的是没有动机这样做。

elize,他好像也不是“收回”,只是说报章断章取义。

GentleMan said...

自从希山举剑后,他的形象在华社
已经一落千丈,
本来以为今年大会,他只是吻剑
会挽回华社对他有所改变。
哪知,党选赢了后,马上冲昏了头脑,
竟然 胡言乱语,
惹来 华社 公愤。
《又怪是说报章断章取》

· 康华 · said...

我找不到希山慕丁的国语版本,根据Star Mobile的英文版本,他说:

the process of independence and later development was forged by Umno and our kings and no one else。

关键字是最後那句“and no one else”,那不是妄自尊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