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0, 2009

吳啟聰‧UPSR和PMR考試不可廢


吳啟聰‧UPSR和PMR考試不可廢
2009-03-10 20:16

教育部副部長魏家祥最近對記者說,教育部明年將定奪UPSR和PMR考試的存廢;UPSR是小學六年級的檢定考試,而PMR則是中三的初中評估考試,即一般民眾稱謂的政府會考。在這個課題上,筆者堅決認為,這兩個考試斷不能廢除。

讀書是為了求取學問,而不是為了應付考試,如果太注重考試則會導致學生以考試作為唯一目標,不能靈活應用所學知識,而只是能充分掌握考試技巧,活生生成為一副考試機器。以上說法,是為考試制度最大的悲哀,相信每一個過來人都曾經對考試恨之入骨,無不視之為惡夢,簡直就是欲廢除之而後快。但是,問題回到根本上,如果沒有了考試,學生還會讀書嗎?

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中小學尚處於啟蒙期,如果不以銅牆鐵壁的考試制度來鞭策學生的學習進度,學生根本不可能一心一意為了求取學問而翻開書本。要灌輸學生們正確的學習心態,雖然非常理想,可是實際上卻行不通。莫說是來歲的學生,即使是為人父母者,孩子若無需在班上用考試成績來競逐排名,絕大多數都不會對孩子的學習進度給於適度的理會。沒有考試,孩子是40分,還是100分的程度?父母都不得而知,試問又要用甚麼標準去衡量孩子的學習進度?

事實上,學生成考試機器,並非考試措施的錯,而是整個教育制度和課程編排出問題。如果大馬還是繼續沿用填鴨式的教育制度,不專注於開發學生的腦域思想,學生所學習到的自然還是枯燥乏的課文,只要記好能死背,又自然而然可以成為“背多分”。

考試,只是學習成果的驗收,如果能夠配合靈活的教育制度,就可以非常有效地鞭策學生的學習進度,從原先的死背課文,變成靈活運用所學知識,何樂而不為?又何需廢除之?

大馬的教育制度跟國外的大不相同,國外的通常是“先研究,後實行”,而們的教育制度則是反過來“先實行,後研究”。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3.10

2 comments:

憋疯 Bear Foong said...

没用笔名了?

吴启聪 said...

现在应该会alternate着来用真名和笔名,由主编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