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2, 2009

刘邦斩白蛇VS刘氏斩鸡头


不久前,马华甫来区会主席刘德贤,在报章上公开说当今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曾经在国外与之一起上夜店饮酒。当翁诗杰对此说法矢口否认的时候,刘德贤却公然挑战翁诗杰上天后宫,在神明面前斩鸡头,以示清白。看到了这里,笔者真想学起翁诗杰的口吻吐出一句“无聊!”,然而接着看到翁诗杰要保留起诉刘德贤毁谤的权力,笔者不禁汗颜了……

古有汉高祖刘邦斩白蛇,今有前议员刘氏斩鸡头,堪称是一绝。虽然刘氏不忘先祖的一流斩功,可刘邦的是抗暴秦起义,刘氏的则是“道德”起义,为我们的社会道德观带来了崭新的面貌。

上夜店饮酒,如果不是回教徒的话,基本上是合情合法合理的,至于是否构成道德沦丧?那就要视乎你是否要把夜店跟摇头丸和一夜情画上等号。然而,一向以“喝普洱”著称的翁诗杰,如今却视刘氏的“上夜店饮酒”为“毁谤”的犯罪行为,不知法官又是否会受理此案?而值得让我们省思的是,“上夜店饮酒”是否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竟然负面到可以构成“毁谤”?

个人的道德门槛放得高固然是件好事,可是如果放得太高,高到超出了社会道德观的极限,高到完全没有人跨得过去,这就叫做矫枉过正,水至清自然无鱼,这又何必呢?如今正值马华六十周年党庆,试问华社目前所期待的马华,究竟是一个做好改革觉悟的政党?还是一间冠冕堂皇的道德学院?

几天前,笔者刚和一班博友到一间高级俱乐部饮酒庆祝生日(不知可否称之为夜店),拍了很多饮酒干杯的照片,不知他日功成名就之后,这些照片是否可以用来作为要挟笔者的“不道德证据”?不过笔者和这群博友都不需要上天后宫斩鸡头,可怜了刘德贤斩的那只鸡,拿来做我们的下酒菜,岂不美哉?为那只无辜的鸡默哀一分钟……

当道德沦为政治工具的时候,我们到底是在批判着政客甲的道德问题?还是在成全着政客乙的政治阴谋?“天下英豪到头来只争尺土,神州华胄归根儿又共一家”,这句对联,刻在了笔者曾祖安息的巴罗义山牌坊上,愿与天下英豪共勉之。

(这是一篇无缘上报,而我又觉得很有意思的文章)

1 comment:

吴启聪 said...

阿武叔可赚了,那晚夜店饮酒拍了这么多我们的照片,以后要出来竞选什么,可以用高价卖回给我们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