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 2009

禁足不够,还要驱逐?


巫统上议员拿督罗斯兰阿旺表示,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在国会内的行为举止无礼之极,理应将后者驱逐出境。事前哥宾星因为在国会殿堂上,公然指责候任首相纳吉涉及蒙古女郎命案,而被禁足国会12个月。如今,罗斯兰显然认为禁足不够,还要驱逐哥宾星出境才行,形同褫夺哥宾星的公民权。

之前禁足哥宾星12个月,已经是等同封闭了蒲种国会选民的喉舌长达一年之久;如今倘若还要驱逐哥宾星,简直就等同直接否定了蒲种国会选民投选出来的国会议员,抹杀了人民的意愿。这种情况为我们带出来了一个问题:如果民主投票的结果,人民投选出来的国会议员,是可以如此轻易地被否定的话,那么我们还要大选来做什么?反正只要是执政者不满意的议员,就可以动用权力将之铲除,即使选了也是白选。

我国的民主制度尚未完全成熟,至今都还满是漏洞,人民的意愿往往都被歪曲得面目全非。不能否认哥宾星之前在国会上怒叱纳吉的失礼之举,然而议长的禁足令,并不止是发在哥宾星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发在哥宾星所代表的数万选民身上。在法律上的定义上,国会议员在国会里面都不以各自姓名来称呼,而是以各自选区为名。哥宾星在国会里面的时候,已经不再叫做哥宾星,而是叫做蒲种,即他的国会选区。

笔者认为,禁足令是不合理的,因为该项惩罚剥夺了该选区选民的发言权,若能换成扣除薪水津贴、或是取消退休金之类,只关系到哥宾星一个人的惩罚方式,那才是合情合理的。又或者,废除掉国会议员的国会免控权,用国家的法律去制裁议员的不轨行为,那也是绝对公道的,至少可以有效地制止议员继续口出狂言来扰乱国家秩序。

然而如今,巫统的上议员竟然建议驱逐哥宾星,坦白说,这是相当荒谬的一件事。我国的三权分立,即司法、立法和行政,有待去追究“驱逐”到底是谁的权限,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国会立法权的权限。试问该上议员究竟是要叫议长驱逐哥宾星?还是要叫隔壁的司法权帮忙驱逐哥宾星?更何况,以哥宾星的所犯事项,顶多只能列为一般的诽谤处理,根本不可能会动用到“驱逐”如此夸张离谱,很显然的,该上议员对此事已经表现得太过情绪化。

我国国会议员的素质,的确有待提升,笔者实在不愿再看到国会里面的刀光剑影,来来去去都只是有如泼妇骂街,毫无实际内涵的辱骂而已。笔者希望由人民神圣一票投选出来的国会议员,是真正能够在国会里高谈阔论政治理念的,而不是打瞌睡,或是无故翘会,或是存心来吵架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