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9, 2009

钻人裤底的评论法:回应郑名烈


钻人裤底的评论法:回应郑名烈

投稿了一些日子,个人对于时事评论的方式有一些新的认识,其中就有一种钻人裤底的评论法,即是对于某些想要抨击的人物,不去直接攻击目标人物的所作所为,而是九曲十八弯地钻啊钻进人家裤底,并不是真正要揭发什么不可告人的丑闻,而纯粹只是要告知你他的裤档里面有几臭,让你去联想一下那种听他所形容的臭味。

拜读了郑名烈的大作《蔡细厉果真要走吗?》,不知为什么,笔者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以上所说的“钻人裤底评论法”,或许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可能是笔者想多了。

“蔡细历这位快步入过气政治人物的政治立场与从政理念是否起了化学变化。”把在任活生生的署理总会长说成“快步入过气政治人物”,即使不用看完整篇文章,单单看这个开头,各位看官就已经可以知道郑名烈的立场和他接下来要写些什么了。不要紧,耐心一点,继续看下去。

郑名烈的第二段要点是说“蔡细厉不意打错算盘”,内容大概是说老蔡玩跳槽是打错了算盘,因为马华不要留他,民联也不要收他。郑名烈不止非常清楚老蔡心里打着什么算盘,甚至还可以代表马华民联发言表示不欢迎老蔡。在这段里面,老蔡被定位成“暗地里打算盘”的奸诈小人,也刻意为老蔡塑造了一个马华民联都唾弃他的形象,还拿皇牌性爱光碟出来压轴,看来我已经闻到老蔡裤裆的臭味了。

郑名烈的第三段要点是说“带枪投诚,枪还锋利吗?”,内容大概是说老蔡自己的性爱光碟已经是身有屎,老蔡既不能杀敌,更加会伤了自己人。郑名烈个人对老蔡的政治价值看来评价很低,将之看成了一个只会倒米的政治人物。在这段里面,不止要告诉你老蔡很臭,还要告诉你说老蔡很贱价,即使是免费过档,还要倒自己家的米,这笔生意划不来。

郑名烈的第四段要点是说“建议翁蔡大选一决高下”,内容大概是叫翁诗杰和蔡细厉下届大选,一个代表马华,一个代表民联,一起打古来国会议席,看谁会胜。郑名烈认为翁诗杰与蔡细厉是天造地设不共戴天的宿敌,迟早都需要来一场生死对决。在这段里面,老蔡被定位成一个不顾一切都要搞对抗,即使大逆不道也要谋夺翁诗杰皇位的人。

郑名烈的最后一段要点是说“也许可以考虑跳槽民政”,内容大概是借最近的沙巴二州议员加入民政的事件,建议老蔡可以跳槽民政。郑名烈无非要奚落老蔡的跳槽只是玩玩而已,既然只是玩玩,跳槽去隔壁家的民政又何妨?在这段里面,要告诉你老蔡是一个在马华讨不到好处,就会奔走去隔壁家另外讨过好处的人。

看完了郑名烈的大作,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句:“原来老蔡是这种人啊!真多亏郑名烈兄的提醒!”

4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哎呀又是私德vs.公德

吴启聪 said...

没办法,有人爱玩这个课题!

还是当今大马的专栏作者!

thepplway said...

不过我不觉的蔡细历的政治认识比翁诗杰有什么太大差别,特别是最近说国阵有很好的执政记录。。。哈哈,
试想老蔡当总会长和老翁有什么差别?

所以我写过一篇,老蔡要过民联还待学习如何走出尊重各族,他应该好好学习陈仪乔与林礼菲。

老蔡虽然久经沙场但是相信如果他被逼得走投无路又认定了不放弃政治斗争,他唯一可以发挥政治理想的不是马华而应该是民联。如果他过档后不应该以老观念看待全民政治,反而应该矫正自己对种族政治的短视。其实这不是难事,相信在民联的多党互动之下,他一定会找到发挥全民政治的平台。

如果陈仪娇与马华公会妇女组前中委林礼菲能够成功转型,相信老蔡也会感于新政治文化的开放性,更加以开放的眼光看待民联领袖的邀请的。所以我认为评论人不必停留在马华里完全没有好人的观念,我相信只要愿意改变离开马华一定不是坏事,因为新政治的大环境会感染甚至不断的批判旧政治,这也是马来西亚朝向民主化的必然过程。

吴启聪 said...

求真兄,小弟想说一句真心话:老蔡跟老总绝对有很大的差别!

老总的政治作风我不想多说,相信求真兄也不会比我了解得少。

至于老蔡,我很佩服老蔡一点是,他是绝对“务实派”的领袖,他不用跟你拐弯抹角,跟你讲理想跟你讲愿景,他就告诉你现在我们应该这么做!

这种魄力,如果老总有他一半的话,我今天会倾全力支持老总做满三届9年的老总。

求真兄有一句话非常重要,马华不一定全是衰人。马华作为一个华人政党,不管是在朝在野,都必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只是视乎领导层要怎样制定党的大方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