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0, 2009

評論:吳名‧回到正確的政治教育


評論:吳名‧回到正確的政治教育
2009-05-10 18:22

看了霹靂州議會5月7日的亂象,筆者中感觸良,一幕幕痛入心扉的民主悲劇,呈現在筆者的眼,議長西華古瑪被“連人帶椅”抬出州議會、黑衣軍送蛋糕、點蠟燭等等鏡頭,剎那間感覺大馬的民主政治在嚴重地倒退。

當一個國家的民主政治趨向成熟,其政治環境理應是充滿理性和溫和的;反之,當一個國家的民主政治在開著倒車,其政治環境就會充滿了情緒和激進,甚至斥諸暴力。如今在們眼前上演的霹靂亂象,究竟是屬於哪一類型的民主政治?恐怕我們也不敢妄下定論,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大家都期待大馬的民主政治可以趨向成熟行進。

政治教育,是民主政治非常重的一環,幾乎每一個朝野政黨,都有設立屬於自己的政治教育局,負責傳達政黨的政治綱領和鬥爭路線給人民。除此之外,政治教育還有一個更偉大的使命,那就是教化人民甚麼叫做民主,瞭解自己的權利,並懂善用手中一票去決定國家的未來。

然而政治教育也可以為兩種,一是通過政治講座、辯論、對話方式,以政治理念來贏取人民的信任;二則是通過煽動、示威、暴力,以政治伎倆來挑起人民的情緒。一般上,後者往往都被用於政治動盪的國家,為政者可以隨心所欲地利用情緒來操控人民。然而,我們真正理想的政治教育模式,無可置疑的當然是非前者莫屬。

我們必須回到正確的政治教育,讓人民擁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分辨是非黑,理性決定國家的未來前途。絕不是讓人民被高亢的情緒衝昏腦袋,在還未完全清楚狀況下,就一窩蜂地跑去衝鋒陷陣。政治終須回歸政治,一切政治課題皆必須以政治的角度去看待,而不是東拉西扯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政治秀,來煽動人民的情緒。

看回霹靂亂象,雖然州政權已經回到了國陣手上,而州議會也重投了國陣的懷抱,然而霹靂變天依然不能為人民所認同。在政治教育裡,國陣給了人民不良示範,必定會招致民意的反噬,下屆大選的命運堪虞,實為因小失大。而民聯也有不足之處,在鬥爭過程當中所採用的政治伎倆,注重挑起人民的情緒更甚於贏取人民的信任,模糊了人民的視線。不管怎樣,若要真正做到“還政於民”這4個字,也許只有解散州議會,重選舉,才能徹底解決眼前的政治危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5.10

1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啊,你怎麼知道已上貼星洲呢?
好快!

奶茶 said...

政治教育是国家不失衡才会珍贵的东西,
大马现在谈这些,是否有点失准呢?
司法独立才是回归制衡的步伐,没有这道防线,其他问题都不能摆脱失衡的结局!

子伦 said...

理智一点是应该的,我也想。
但国阵准备好了吗?
人民有足够的政治的醒觉吗?
也许民联不断的煽动群众让人感觉有“民粹”的现象,但从民粹中学会辨认何谓民主,也不是太坏,起码大家的头脑不会对政治冷却下来。

理想的达不到,那就寻找一些较为折中的方式达到。西方民主的成熟确实令人向往,他们也经历许久的过渡期,我们也在寻找自己的道路~

吴启聪 said...

匿名兄:星洲网站在前一晚就会登出来了。

奶茶兄:司法独立确实是当务之急,但小弟还是认为,让人民知道手中一票的力量才是最为重要的。只要人民真正学会如何运用手中一票,所有的朝野政党都会有所忌惮,不约而同地把国家给拉回平衡点,才会继续受到人民的支持。

子伦兄:说了是政治教育,教育固然是百年树人的大事,不能只单单看眼前而已。“折衷”的当儿,其实也是开着倒车,那只会距离原来的目标越来越远而已。简单说,就是“以暴易暴”那只是一种恶性循环。

奶茶 said...

启聪,
人民确实已经知道自己的选票可以改变!
这点醒觉已经出现了,特别是308后期。
但社会醒觉却还没有那么全面,这趋向已经有快步前进,穿黑衣,就是其中一个!
最大的契机,其实不过是民权的崛起,民权不代表政党,但可以有共同的目标,这才能够避免政党为了自己利益而罔顾法律!这是目前可以办到的,比较真正的司法独立还离咱们很遥远!

吴启聪 said...

奶茶兄,所谓的司法独立,还要仰赖两线制才能见到曙光。

与其用示威来渲泄不满,倒不如用选票否定掉国阵,入主国会直接制衡国阵的立法权。

至于“穿黑衣”,个人始终觉得它的噱头远远大过他真正的意义。更别说“送蛋糕”“点蜡烛”等等。

其实我想说的我已经说了,还是要回到正确的政治教育。不管是在朝还是在野,愚民策略是对选民智慧的严重侮辱。

选民的眼睛看到了霹雳变天的黑暗,心中自然会知道下届大选应该怎样做了。

奶茶 said...

启聪兄,
示威只是发表看法的说法之一,穿黑衣也是一种沉默的示威,这是民权的一种,人民有表达不满的看法,如果还是用狭义的眼光去看待,这才是不断流失选民的最大原因!
倒要偷偷启聪兄说的噱头是什么?
没有宣传,何来认同及反对?
博客不是一种平台让人民发表意见吗?也可能是示威的一种吗? 为什么博客用文字示威可以,走上街头就不可以!连穿黑衣也不可以,不是政府镇压民权的最佳写照吗?

奶茶 said...

typo error,
示威只是发表看法的做法之一

奶茶 said...

抱歉,又有一个错误
倒要听听启聪兄,说的噱头是什么?

吴启聪 said...

奶茶兄,小弟倒向反问一句,奶茶兄是如何看待泰国的红衫军黄衫军?红衫黄衫所带起的民众效应,是否是奶茶兄所认同的?

奶茶 said...

启聪兄,
您问非所答!

怎么跟暴力示威比上了呢?

如果达不到,不要紧,奶茶已经明白您的思维运作。
谢谢交流。

吴启聪 said...

所谓的“噱头”,是一种不灌输以明确理念,却意在召集群众虚张声势的举动。(不包括那些深明理念的人)

可以宣传,但绝对不是走上街头,可以改成温和的政治讲座、辩论、对话方式。如果警察出面干涉,那么就另当别论。

博客当然可以示威,将理念转换成文字,也是一种相对温和的宣传方式,绝对不可能跟走上街头那种相提并论。

奶茶兄,别这么躁,冷静一下。小弟并非答非所问,也许是小弟的眼力不好看走了眼,不过黑衣军可以煽动起来的民众情绪(纯粹只是情绪),绝对不会输于泰国的红黄衫。

foo said...

对不起,我也在那天穿上了黑衣,可我没有占据机场,那我是否等同黄红衫的暴力军?或等同抬议长的蓝衣权力狂?至少我传达了我的心声,可代表我们的-"为了您的权益,我会坚持到底!" 又为我们坚持了什麽?
我是澈底绝望了!

吴启聪 said...

刚收到消息,法庭宣判尼查为合法大臣,霹雳又再变天了!

马来西亚的政治,比天气变化还要快,我们都来不及去评论。

现在就静待霹雳变天2吧!

奶茶 said...

foo,
算了吧!连和平示威及暴力示威也分不出,咱们还能讲什么呢?
真是失望,,

吴启聪 said...

其实重点不在于这个示威是和平的还是暴力的,更为重要的是,为政者如何使用这个示威。

如果用来传达心声,那是没有错的;可如果是用来召集群众虚张声势,那就是不对的。台湾的政党甚至花钱聘请专业示威者出来造势,我相信马来西亚目前还不至于如此,但我要说的是,如果来示威的人,连自己在示威些什么都不大清楚,这还叫做示威吗?
(不包括那些清楚状况又自动自发示威的人,如果全部示威者都是如此,那么我的理论立即土崩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