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2, 2009

吳啟聰‧地方官職應遵循民意


吳啟聰‧地方官職應遵循民意
2009-05-12 19:43

最近又到了兩年一度的地方官職遴選,包括了市縣議員和村長,各州的執政黨都正為此事傷透腦筋,尤其是馬華,各處各地都是狀況連連。舉個例說,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初掌柔佛州聯委會之際,人新作風,也順便掉整個新的班底,大膽採用新人出任地方官職。

筆者認為,地方官職的遴選,必須以民意作為考量,而不是根據政黨領袖的喜好。地方官職,如市縣議員和村長,一般上都會由地方上的政黨領袖出任,這自然有它的箇中原因。地方領袖既然可以中選為支會、區會黨,必然是受到了地方人民的支持,也間接代表了地方民意。然而,如果罔顧民意,儘是空降天兵天將來出任地方官職,恐怕日後也難以服眾。

地方官職,雖然只是芝麻綠豆的小官,但卻斷不可忽視它的重要性。一個政黨在一個地方上的口碑,絕大數取決於它的民生服務,而地方官職就是站在民生服務的最線,與人民直接接觸的唯一角色。如果選錯了一個不受人民愛戴的地方官,那麼恐怕在他的在任期間,都盡只是會破壞黨的口碑而已。

除此之外,地方官職還是人民與政府政黨之間的橋樑,上層需要聽到人民的聲,都還仰賴這些地方官職代為轉達。倘若選錯了一個不擅與人民溝通的地方官,那就無法把人民的心聲上達天聽了。

國陣的成員黨,尤其是馬華和民政,在歷屆地方官職遴選的過程裡面,都存在著一些黑箱作業的弊病。由於地方官職的遴選權力是歸州聯委會所擁有,因此州聯委會的領袖大可以根據自己的標準,來進行遴選的工作。在這種情形之下,往往那些並不是很受人民歡迎的候選人,偏偏就是懂得迎合上層的喜好,猛拍上層的馬屁,結果“理所當然”地當上了地方官。然而,通常這類地方官在其工作崗位上的表現,都是差強人意的,甚至嚴重地導致民怨四起。

地方官職,始終都是需要遵循民意,而那些真正有為民服務的原任地方官,更加不應該淪為派系鬥爭的犧牲品。308海嘯的教訓,充份告知了們,國陣與人民之間的距離已經漸行漸遠。這時若還不思縫補這道裂痕,卻去處心積慮地門別派,將口碑好的地方領袖排斥在主流之外,那麼相信離滅亡也不遠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5.12

8 comments:

keykok said...

哗!您回家乡有这样多启发.......

吴启聪 said...

唉,没有办法,一个不得民心,输了主席就出走自立门户的人,单凭自己跟阿头的交情甚深,就派他的马仔硬硬割了一个村长过去。

然而,这个所谓的“自立门户”,其实只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空壳支会,连个会所都没有,党员也是幽灵来的,不过每年的拨款却照拿不误,而且还占了区会的其中三个高职。

说到政治,很多时候政治只是属于几个人的罢了,人民也甭想沾上一边。

吴启聪 said...

回去翻翻几面柔佛版,看到村民拉布条支持某某人蝉联村长,又看到某某区会主席被打入冷宫,自己的区会也是如此,才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文章。

Freddie said...

你说的一点都不错。

但是当年老蔡当柔佛联委会主席时也不是一样 !非常霸道,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把一群好的地方领袖给干掉。

当时,老蔡要委任谁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也没考虑当地居民的感受,只会按插自己的娄罗,建立自己的王国,把柔佛当自己的家产。

现在老蔡没了官职,现在他知道了哈,没了官职是很难在服务群众的。

我不想说他是报应,他还是署理总会长,我身为当员要有protocol。还是会给予理貌上的尊重。

Freddie said...

你要记得把这篇文章给老蔡看看,当年他有没有根据你现在所谓的好建议来执行。

他没有! 他按插的那只plp的废物要死不死。

Freddie said...

吴老弟,容我借用你的blog发泄,这篇文章的每句话,令我感触很深,把我多年内心得话,一字一字的说了出来。

吴启聪 said...

老蔡当年固然有错,我不否认!

但是与今天的老总相比,老蔡算是好很多了!

滥权总该要有个谱,如果选到的人可以做事那就还无所谓,如果选到的人引起了地方上的民怨四起,那就要检讨了!

我只想说,地方上的民意,是一种最有力量的feedback,如果地方民意已经出示强烈的意愿了,不管是老总,还是老蔡,任何人都不应该再僵持下去了。

吴启聪 said...

freddie兄,老实说一句啦,这届柔佛的地方官职遴选,不止是离谱而已,简直是近乎疯狂........我也不想说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