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3, 2009

曾亚英的无声抗议


(石沉大海的过期文章,听说最近振林山的明德华小动土礼,老总跑去喝咖啡不得空,就叫了曾亚英作代表,这篇文章现在拿出来再看,也别有一番味道)

曾亚英的无声抗议

坊间盛传,马华柔佛州妇女组主席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曾亚英,因为不满最近官职的分配,而向马华无限期请假。要强调一点的是,曾亚英纯粹只是向党请假,至于其国会议员的职务,她还是照常工作。有趣的是,振林山一名常打老婆的男子,就以为曾亚英请假而肆无忌惮地再打老婆,结果曾亚英还是照常马上出面解决问题。

曾亚英的无限期请假,毫无疑问的肯定是一种无声的抗议,而这种做法也被前马华总会长敦林良实认同是成熟之举。毕竟敦林才是搞请假玩抗议的开山鼻祖,想当年敦林因为马哈迪政权制定经济政策没有咨询过马华的意见,就愤而告假去澳洲“散心”。然而,敦林的说法也不完全没有道理,曾亚英的请假抗议,成熟在于她的党政分明,虽然杯葛党的活动,但却无碍于执行她国会议员的日常工作,对人民来说不欠公平,也可以籍此抒发自己的不满。

值得令人省思的一点是,曾亚英的无声抗议,是否只是曾亚英一个人的问题?其实不然,这其实是整个马华的问题,是基于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与马华领导层之间的沟通不良,因为负责提呈马华内阁人选名单上去给纳吉的人,正是总会长翁诗杰本人也。如果说曾亚英不满官职的分配,那到底是曾亚英没事空发牢骚?还是翁诗杰的内阁名单有问题?这个问题,也许答案早已深埋在众人的心里,尤其是马华党员。

目前在马华党内广为流传的一个论调,就是柔佛马华虽然在308海啸中力保了马华15国席中的7席,半壁江山居功至伟,可是内阁名单出炉,不但没有半个正部长,连副部长也被削去了一个,柔佛马华都为此而感到愤愤不平。笔者在此不想以州属情结作为论述,就单单探讨曾亚英的个案。曾亚英是为当届中选的国会议员,完全符合受委入阁的首选条件,然而就在不透明的遴选制度之下,曾亚英落选了,而308败选的周美芬,和九月即将卸任上议员的王赛芝,却双双通过其他管道被委入阁。曾亚英此刻心里的滋味,的确是难以想象的复杂。

早前从总会长翁诗杰的中委会、会长理事会、以及各州联委会的名单看来,就已经非常充分地了解到翁诗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作风,如今内阁名单亦是同出一格。然而,笔者认为,马华内部的矛盾应该就只是停留在政党的阶段,并不应该延烧至政府部门来。因为出掌政府部门的人选,是必须站在最前线服务人民的公仆,并不纯粹只是党争的胜利者,而官职也不是党争的战利品。如今搞成败选者入阁,正牌国会议员却坐冷板凳的局面,不但教党颜面无存,也教人民情何以堪?

最后,曾亚英身为柔佛州的马华妇女组主席,即使心中再怎么不满,其无声抗议也必然有一个期限,到底最终会不会得到“善意”的回应,还是一个未知数。据说最近柔佛州联委会举办的脑力激荡营,过半区会的人杯葛不出席,柔佛马华的情绪可见已非一般。最重要的是,曾亚英究竟是对是错,还是得交由广大的柔佛华社和马华党员去裁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