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2, 2009

赞比里胜诉了,可悲的结局......


赞比里胜诉了,霹雳三度变天,真是一个可悲的结局。

可悲的不是民联,也不是霹雳州子民,而是国阵,在政治上这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抢回了霹雳,却丢掉了全国的民心,可悲可悲!

民联在各州各地都点上蜡烛了,明天开始霹雳的民联议员还要开始绝食抗议!

政治戏码大家都懂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观众就是爱看,身在政治这个圈子就一定要遵守这个游戏规则。

今天我不想去评论民联的人怎样厉害演戏博同情,我要骂的是你国阵竟然把整座戏台都丢给了民联!

国阵才是这出政治戏的出品人兼大反派,不过盈利全归民联所有。

国阵!巫统!老总的马华!到底你们在搞什么屁?

政治不是酱玩的!!!除了解散,还是解散.............
我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站哪一边的了.........
看到国阵的愚蠢,我真的是忍不住要破口大骂!
看到民联在演大戏,耳朵边立刻就响起了“咚咚咚咚锵”的大戏奏乐声!
国阵不尊重人民的意愿,民联不尊重人民的智慧!
到底是政客的素质太差?还是我们人民的要求太过低了?
快点结束这个乱局吧!

9 comments:

Tze Howe, 9W2THO said...

这个是注定了的结局。。。

有一开始,就陷入瓶颈的政治游戏。。。

马汉顺身兼光碟分发员,不懂会不会跟着陪葬,真可惜。。。

别怪老总啦,如果马华总会长在类似的事情可以出声,马华这么多年来就不会当家不当权。。。

最重要的现在是,我们如何把正确的资讯,传达给民众1

最重要不偏不倚,

国阵固然野蛮,民联也不见得很好。。。。

选举委员会在接获大会议长的通知后,并没有悬空有关议席,反而越俎代庖代理法庭的角色,宣布辞职信不受承认而拒绝悬空州议席以进行补选。要知道选举委员会的功能只是进行选举/补选,在这个关键点它逾越它本身拥有的权利。这是整个事件争议性的开始

苏丹并没有依据惯例,在州务大臣的劝告下解散州议会。虽然州宪法阐明苏丹拥有绝对的权利决定解不解散州议会,不过依据君主立宪制度的游戏规则,一般上苏丹并不会违反行政首长的劝告。苏丹没有依照君主立宪的本质做出决定,让事件继续燃烧下去。

州议会议长在发出禁足令后,并没有在州议会投票通过这个决定。议会常规赋予议长权利作出这个决定,但是在没有得到州议会的审核投票下,虽然名正,但是言不顺。国阵议员因此拒绝承认议长的决定,让事件的演化更是火上加油。

州议会秘书在州议会议长议决开紧急会议过后竟然可以拒绝发出议会通知书。要知道州议会秘书只是一个公务员,其工作准则就是遵照上司也就是议长的决定,他无权利诠释命令的合法性。在此他不但违反公务员守则,也让我们看到巫统是如何牢控公务员系统来为自身政党的议程服务。

Tze Howe, 9W2THO said...

it is just a mess up till now ....

林廷辉 said...

人民可悲的是残酷的事实;

国阵可悲的是残缺的思想!

Tze Howe, 9W2THO said...

思想残缺??被有这么简单,

杀头的买卖有人做
亏本的生意无人碰

全部牵涉的都是背后的利益

吴启聪 said...

利益?

这是彻彻底底的“杀鹅取卵”!

取出了金蛋,整只鹅却归西了!

Anonymous said...

鵝確定歸西了,只怕三年半之後,大家一廂情願投票給民聯,到時候駕馭國家的領袖,起馬仔都非瞭解政治的,我國豈不是玩蛋!

大衛

水兴浪 Gavin Tee said...

虽然我人在澳洲,但感受蛮深,挺不好受,因为真理是重要的,水兴浪

吴启聪 said...

大卫兄:

在这三年半里,我只希望:
国阵可以尊重人民的意愿多一点;
民联可以尊重人民的智慧多一点;
到时谁执政都无所谓了......

吴启聪 said...

水兴兄,玩乐时尽情玩乐,别让那些猪头政客扫了你旅游的雅兴,浪费你的旅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