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1, 2009

营运长阿吉仔~南巡惊魂记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你真的有够衰*

话说国内第二大企业的营运长阿吉仔,新官上任半年不到,励精图治,誓要重振企业节节败退的业绩。最近,阿吉仔刚效仿了当年的乾隆下江南,亲自到总公司的南部分公司走一趟,主持公司的创社60周年纪念庆典。

南部分公司的附近,同时也环绕着许多同一企业子公司的分行,其中一间子公司分行的行长就想沾营运长的光,诚意邀请阿吉仔顺路过来他的分行,帮忙种一朵花作为纪念,时间定为三点正。南部分公司的负责人也设想得非常周到,一早算到阿吉仔贵人事忙,预备了一架私人专机,等阿吉仔种完花后就载送他回去总公司。

接近约定时间3点的时候,子公司分行行长一行人等左等右等,始终都等不到阿吉仔的踪影。一直到2点45分的时候,行长的电话响起...............

“喂!那个什么什么行长啊!我突然有急事要忙,不得空过去,我已经叫了代表,就酱先,拜拜!”来电者正是堂堂企业营运长阿吉仔。

画面转回阿吉仔的周围环境...............

阿吉仔:“来来来,我们去lim kopi!”

喽喽甲:“我说营运长啊!你酱放人家分行飞机,会有问题吗?”

阿吉仔:“come on!这种子公司的分行,全国有千多两千间,每间都要我去的话,我哪里还有时间跟你们在这里lim kopi啊?”

众喽喽:“营运长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画面又转回分行行长那边,正当行长望着那朵花发愣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女人声说“嗨!”

行长转身一看,原来是南部分公司的女性职员事务委员会会长,阿樱姐!

阿樱姐:“哈罗!我是营运长派来做代表的!要种花是吗?没有问题!”

行长摆了一个苦情脸:“营运长怎么放我飞机啊......”

阿樱姐:“话不能这么说,营运长日理万机,怎么会有这种闲空来这里种花?”

行长挖苦地问:“那阿樱姐你就很得空吗?”

阿樱姐:“当然啦!前阵子营运长公布的人事改组,我原本还信心满满可以被调去总公司任职的,哪里知道没有我的份,却给了隔壁那个还只做多4个月就离职的姿妹,为了这件事,我也郁闷了很久一下......”

行长同情地说:“唉,营运长从北方来,不知我们南部的公司运作,更加不会珍惜我们南部的老臣。阿樱姐你之前吃了碗闭门羹,我今天也吃了一只鸽子,大家彼此彼此,心照不宣。”

说罢,行长跟阿樱姐都摇头长叹了一句“唉~~~”

画面又转回阿吉仔lim kopi的周围环境......

“报告营运长!你的车镜被打破了!里面的公事包也不翼而飞!”

阿吉仔听罢,与众喽喽冲去停车场看他的宝贝车怎样了。

惨了罗!车镜真的被打爆了,里面的公事包也被贼人偷走了!

阿吉仔恨得咬牙切齿:“此等贼人,绝对不能姑息养奸!今天若放走了他,他日又会再继续干案,抢我倒无所谓,抢了老百姓的话,教老百姓们情何以堪啊?要知道,道德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就是因为没有了道德,才会去奸淫掳掠,掳掠倒无所谓,奸淫可就不得了,你杀人放火都只是小事一桩,可是你一旦犯了奸淫之罪,你就永世不得翻身,我一定会无时无刻都诅咒你、谩骂你、甚至在报章专栏上唱衰你,把你当作回锅肉来炒.................”

众喽喽:“好了好了,营运长,道德经就暂时别念了,我们还是报警吧!”

阿吉仔摆出一条汉子的架势,直点头说“嗯!”

阿吉仔与众喽喽到附近警局报案,报案内容如下: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时间约为三点左右,国内第二大企业的营运长阿吉仔正和他的喽喽们在某某咖啡厅享用着香醇的咖啡,而阿吉仔泊在停车场的轿车却被贼人爆镜了,还拿走了公事包。

后来这件事情传遍了整个南部分公司,尤其是那个被放飞机的分行行长,大家才恍然大悟地说:
“原来营运长是在忙喝咖啡啊~~~”

整个营运长阿吉仔~南巡惊魂记的故事,就此完毕,谢谢捧场!

注:故事有些细节,由于资讯接受错误,因此需要修改:私人专机是阿吉仔从总公司带来的,并非南部分公司所准备;阿吉仔去分行不是种花,而是为分行的新店主持动土礼;被爆镜的不是阿吉仔的车,而是阿吉仔喽喽的车。故事的主干,并没有多大变化,因此也没有必要再去一一修改,只是在此注明。抱歉!

9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哈哈哈~ 好故事好故事!拔牙佬说故事真是一流!所以人家说认真作事,千万不要吃蛇,否则后果实在会让人「情何以堪」...南部贼人多是印泥帮的,就怕阿吉仔的公司机密让人夺去了,祸公殃司就糟糕了!

吴启聪 said...

波力兄,我很纳闷一点。

之前不是说那个南部分公司的女性职员委员会会长,玩杯葛的吗?

怎么突然间又跟回营运长的尾巴了?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总不成也去叹咖啡,然后说自己很忙、很紧急吧?更何况如果不小心撞在一起... 噢!不是,如果不小心给同一个贼人看上,也来碎镜一下,给人发现了不务正业,那不是「真吃力」?

公司里的领导们都说,种那种花非常重要,那可是关系到子子孙孙的百年大业,岂可儿戏??除非大家只是讲爽爽而已...

还有,那是南部分公司的地盘,没市场也不关总营运长的是,权衡轻重,她根本没有选择,不就去啰。

吴启聪 said...

说真的,其实吃蛇是人之常情,可是轻重不分、不讲信用,也暴露了其人格的缺陷。

elize said...

看了你的故事才知道波兄说的喝咖啡之情有关。噢!你们事先pakat了。

吴启聪 said...

不是pakat不pakat的问题,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南部分公司”了,有看报纸的人都会知道的。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叹咖啡,这里还有一位!
http://limpehong.blogspot.com/2009/02/blog-post_18.html

吴启聪 said...

哈哈,伯芳兄贵,原来他也是,不用紧,雪兰莪这个民联州连老总大人自己都放弃了,想必下届你在州议会也看不到他的踪影了。

糊涂侠客 said...

恭请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马上辞去交通部长及马华总会长之所有职位!不想为人民服务,干脆请辞回家喝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