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6, 2009

吳名‧閉門會議VS隔空喊話


吳名‧閉門會議VS隔空喊話
2009-05-26 19:35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為了展示誠意和避免教育課題被政治化,於昨日與7個華團領袖的會,將謝絕任何政治和政黨人士參與。筆者認為,類似的閉門會議,將會以最直接交流的方式,收取最大的成效。

在大馬過去的政治裡,政府都鮮少舉辦類似的閉門會議,而社會團體欲與政府溝通,都免不了通過報章媒體來隔空喊話。閉門會議與隔空喊話,雖然都是表達意願的種方式,但在實行起來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效果,尤其是在元種族的馬來西亞。

大馬是多元種族的國家,而大馬的政治體系基本上也是奉行種族政治,各大主政黨依然還是以種族作為依據,而國家政策亦有土著與非土著之。在這麼一個環境之下,要提出課題的一方代表著某一族群的利益,任何的政治課題都很有可能馬上就變成了種族課題。一旦政治課題被種族化了,立即就會觸及種族主義那根極為敏感的神經線,隨之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隔空喊話的壞處,就在於通過報章媒體的渲染,非常容易就能挑起種族的情緒。一方吵著要爭取這個,另一方又要誓死捍衛那個,到頭來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雙方就已經開始吵了起來。然而,這種局面對於政府以及政治人物造成了極大的障礙。很多時候,這些政治人物即使本意並非如此,但礙於來自自己族群的壓力,也被逼做出只對自己族群有利的決定。

倘若這一切都以閉門會議的方式進行,無承受來自任何一方的壓力,參與者都可以開誠佈公地交流意見,而政府也非常樂意地配合解決問題,形成雙贏的局面。就以這一次的慕尤丁會晤7大華團來說,會議的議題並沒有必要在報章媒體上大事渲染,而各族之間也不可能憑空煽風點火,整個會議將會在最和平的氣氛下進行,也必然能收取最大的成效。

筆者很高興看到慕尤丁能做出如此的改革,這跟以往靠種族主義博上位的巫統領袖全然不同,閉門會議取代了隔空喊話,自然是件天大的好事。遙想當年的“訴求”,就堪稱是隔空喊話的經典失敗例子,各族之間雖然還未完全搞清楚整個來龍去脈,就已經開始大吵特吵,最後政府不敢插手,而華社也被逼退讓。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5.26

11 comments:

林廷辉 said...

在会议的前一天, 首相警告国人不要打着“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来提出过分的要求。

不知这里面有没有警告华团别在会议里提出过分要求的成分?

吴启聪 said...

廷辉兄,如果会议内容是准备公告天下的,那么就有这个可能,如果没有必要演戏给任何人看的话,涉及会议的人都必定会理性讨论课题。

我想表达的,纯粹只是强调闭门会议的强处,以及说明隔空喊话的坏处。

很多时候觉得很可惜,明明是有得谈的课题,新闻炒炒两下,马来人发火了,巫统就得灭火,到最后什么都不用再谈了。

太多的资源消耗在没有必要的情绪上了,这是一种浪费!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想说:
“马来西亚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人人应该生而平等,我们应该捍卫我们的权利,为什么还要怕马来人发火云云等等......”

我只想说,现在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找架吵的,如果在心平气和的情况之下进行交涉,这何尝不是双赢?又非要剑拔弩张,不甘示弱不可?

林廷辉 said...

往往我们的国民就是以情绪来考量问题, 不加以思考。

这就是我国各族目前所面对的精神危机!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董总主席叶新田、
教总主席王超群、
南大校友会主席刘庆祺、
留台联总会长姚迪刚、
华总副会长刘志文、
校友联总代会长陈鹏仕、
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主席拿督孔庆蔗、
董总行政人员邝其芳,
教总行政人员叶翰杰。

1。这一群德高望重的華團領袖有代表性吗?
2。他们是如何选出来的?
3。选他们出来的团体有民主机制吗?
4。他们是不是在真正的团内民主选举中选出来的?

A。这样大规模和全面化的报道不怕友族反感吗?
B。他们要求的事项慕尤丁不懂吗?
C。慕尤丁真的需要这一群德高望重的華團領袖的直接交流来了解华社的教育需要吗?
D。几万名政治部的官员没有向慕尤丁呈报说华社的教育需要吗?

吴启聪 said...

伯芳兄贵,慕尤丁出掌教育部,要跟华教的龙头打上交道先,是无可厚非的事。对于马来人,他没有答应什么,他只是想听听意见,应该挑不起什么情绪。

这是一个很好的起步,尤其是谢绝马华民政的参与,如果有华基政党搅局,那些华教分子,有些不敢得罪人,有些又plp,到头来不敢讲真话。

林廷辉 said...

这次的会议虽没马华和民政的参与,难道你会相信他们会对会议内容毫不知情?

只怕不让政党参与会议只是做好看的台前戏。

只怕那些华教分子,不敢得罪人,到头来还不敢讲真话。

其实,小弟认为,政党参与这种会议也没什么不对劲呀!政党也应参与讨论,探讨国家政策呀!政党也须了解人民,华教的需求呀!不懂为何这种会议会因“没有政党的参与”而那么受到鼓舞?

政党的思想应该比人民思想更开放。
惟有大家抱住更开放,更成熟的态度来面对问题,也就不必强调什么政党参与不参与。

有没有意愿去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谁参与不是课题!

吴启聪 said...

廷辉兄,华基政党不参与会议是比较理想的,虽然说他们到最后也会知道会议的内容,可是未必知道哪条议题是哪个家伙提出来的,在这种情形之下,如果我是华教那几个人,我肯定是敢畅所欲言的(其实就算他们在我也敢,只是将心比心而已)。

华教的问题,交由华教人士自己去申述,这是最适当不过的,难道华基政党懂得华教多过华教人士?慕尤丁说不要“政治化”这个会议,其实是不要“复杂化”这个会议。他只想知道关于华教的东西,而不是经过政治正确过滤的东西。

你说得很对,有没有意愿才是最重要,慕尤丁已经踏出了第一步,希望会见到成效。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董总和教总或许还有一些専門人材在做华社教育困境的研究。但,其他的华团我想没有専門人材在做华社教育困境的研究吧?希望他们不会比政棍更买华。

吴启聪 said...

伯芳兄,据我所知,董教总甚至提供奖学金给马大中文系硕士生,做有关华教和董教总研究的论文。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太好了,太好了,木油丁宣布了SPM 最多只能考十科了...
馬華--污桶的保標,看看人民下次會怎麼教訓你們... 加油保污桶吧

預祝長命百歲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馬華民政沒參與,沒關係
沒事,沒事,繼續幫污桶幹下去
很快得污桶就會發現其實沒了馬華民政也沒什麼分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