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6, 2009

吳啟聰‧顛覆馬華何需外力?



吳啟聰‧顛覆馬華何需外力?
2009-07-26 18:00

馬華總會長翁詩傑近日表示,目前有一股外力全面以財力介入,試圖顛覆馬華,旨在完成“倒翁”目的,並聲稱黨內有人借外力介入黨務。筆者認為,在這個奉行民主的社會裡,一個政黨要自取滅亡可以有千百種方法,然而要借用外力來顛覆之,卻是聞所未聞的。

馬華是一個貫徹民主的華基政黨,其中央領導層亦是由全體中央代表投選出來。換句話說,中選的中央領導層,都是受到多數中央代表所認可的人選,也是民主體制的一種主要表現。倘若中途有所謂的“外力”從中作梗,可以操縱中央代表的投票結果,那麼如此政黨也就只會淪為名實亡的民主政黨。然而,中央代表的意願可以隨心所欲地被扭曲嗎?中央代表被假設扭曲了意願,究竟是在否定中央代表的投票資格?還是在低估中央代表的選民智慧?

顛覆馬華與顛覆領導是全然不同的兩回事。前陣子副相慕尤丁鬧得滿城風雨的“感恩論”,就曾經被人猛批“黨國不分”,把執政者與國家混為一談。然而,如今眼前的顛覆領導舉動卻被視為顛覆馬華,這又何嘗不是另外一樁的“黨國不分”?80年代陳群川推翻了梁維泮,取而代之成為新一任馬華總會長,然而陳群川之舉究竟是“顛覆領導”?還是“顛覆馬華”?遺憾的是,成王敗寇一直以來都是政治的現實所在,歷史也儘是由執政者來撰寫。

308過後的馬華,早已滿目瘡痍,宛如風中殘燭。馬華若有被“顛覆”現象,難道真的單純是被“外力”顛覆嗎?難道馬華本身就不存在可以被顛覆的致命基因?

人的視線往往很輕易被轉移,不去看事情的主軸,卻只看它的枝節,以偏概全、對號入座也相應衍生。

正值多事之秋的馬華,一本恩仇錄早已載滿刀光劍影,可筆者認為,江湖上雖然“腥風”不斷,卻不見隨後而來的“血雨”。接二連三空穴來風的陰謀論,一次又一次地讓人看得心驚膽跳,但卻始終不見驚心動魄的廝殺場面。畢竟,和平是一件好事,們固然要居安思危,防患於未然,可誰也不願見到手足相殘的可怕畫面。單純的危機感,尚可稱之為杞人憂天,倘若再複雜一點的話,就成欲加之罪了。

要顛覆馬華又何需外力?馬華的百萬黨員,便能鑿沉馬華這艘大船,外力只需要在一邊坐收漁人之利。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7.26

3 comments: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吴兄,

老总所说的外力,是污桶!
而污桶要颠覆的不是麻花,是翁诗杰!

細水長流 said...

马华所谓的外力是谁引进的?
你记得当初是谁第一个跳出来说:
“是我推荐他做国阵总协调这个位子”

哈哈,烧到自己的手啦...

http://keechung.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18.html

吴启聪 said...

孔明兄,仔细看看我贴上去的两张图片,球如果是硬的,外力再怎么压都不会变形;球如果是软的,外力轻轻一按就马上压扁了。

你说,如果外力的介入,真的可以把马华给压扁了,那么我们应该怪外力?还是怪马华自己太软弱?

再说,个人坚决认为,马华自己不烂的话,什么外力怪力吃奶的力,哪里动摇得了马华半分???

孔明兄所言极是,巫统的确是要颠覆翁诗杰,但请问颠覆翁诗杰等于颠覆马华吗?翁诗杰倒下了,马华也就跟着倒下了吗???这里不是朝鲜,马华也不是姓翁的。

最后再次强调,马华的历届中央领导,成也中央代表,败也中央代表。老总是中央代表捧上去的,能把他轰下来也就只有中央代表。我们不用尽说些杯弓蛇影的特大,也许老总可以安然无事地做完这一届,下一届寻求蝉联的命运也肯定是决定在中央代表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