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4, 2009

評論:吳啟聰‧選黨不選人的後果?


評論:吳啟聰‧選黨不選人的後果?
2009-08-24 19:05

隨著吉州魯乃區州議員莫哈末拉茲退出公正黨,正值多事之秋的民聯又再面臨多一次嚴峻考驗,有者甚至說這是吉打州變天的前兆,以前的霹靂亦是如此。如今不止吉打州如此,雪蘭莪州也一樣搖搖欲墜,然而值得令們反思的一點是,為何民聯州會如此脆弱?

自從霹靂變天以來,民聯議員跳槽國陣的傳聞屢有所聞,須知選民在選票上畫叉的不止是候選人的名字而已,更重要的還有候選人的代表政黨。如今議員跳槽入隔壁家,無論是民聯跳國陣,還是國陣跳民聯,這名議員雖然依舊保有議員資格,然而其代表性早已蕩然無存,因為他不再是選民最初的選擇。面對著議員跳槽的戲碼,甚至引發變天的結局,人民空有憤怒亦只能無可奈何。

選民投票的時候,候選人的政治理念必然是選民的首要考量之一,至於政治理念則可以通過其代表政黨而顯現出來。舉例來說,國陣的候選人必然是秉持國陣的政治理念,而民聯的候選人也肯定是秉持民聯的政治理念。但是,對於那些可以朝秦暮楚、半途跳槽的議員來說,他們的政治理念又該如何定位呢?與其謾罵跳槽議員的不仁不義,筆者倒認為選民的眼力不足也得負上一些責任。

在308大海嘯中,人民反抗國陣政府的情緒高漲,國陣的候選人兵敗如山倒,取而代之的是民聯許許多多名不見經傳的新兵小將。就因為“投黨不投人”的現象,即使民聯的候選人素質良莠不齊,也一樣能夠獲得狂勝,有者甚至揶揄道“拉頭牛來都可以勝”。然而在這種情況之下,候選人們對於政治理念的堅定與否,卻往往被人民忽略了,一直到跳槽變天發生了,才捶胸頓足後悔不已。

筆者從一名公正黨領袖口中得知,他們其實本來有很多人才,不乏醫生、律師之輩。然而當委派他們上場競選的時候,就因為那是一個國陣不曾輸過的選區,結果白白把機會拱手讓給了其他二線黨員。對於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炮灰”議員們來說,如果能夠一直堅持政治理念自然是最好不過,倘若要是禁不住外來的誘惑,一旦行差踏錯跳了槽變了天,那麼悲哀的始終還是無辜的人民。

在《反跳槽法令》還未面世之前,唯一能夠制止跳槽變天的,就唯有靠人民自己了。人民絕對不能盲從“投黨不投人”的規則,在投下神聖一票之前,還得仔細考量候選人本身的素質,最重要的就是候選人的政治理念。即使議員有天大的理由非跳槽不可,人可以跳,不過請留下議員資格,馬上辭職重新補選,這才是真正的還政於民。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8.24

6 comments:

chchoo said...

启聪,在两线制成形之前,人民别无选择,只可以投黨不投人.

那么選到马汉顺是喜事还是悲剧?如果他有素質,政治理念,为什么他还不辭職?你不觉得可笑吗?

吴启聪 said...

老实说,霹雳变天的时候,马华就应该表明反对跳槽变天的立场,不过马华没有做到。

至于马汉顺本人,马华里面也有声音叫他不要接受行政议员的官职,不过他也没有做到。

政治理念的范围很广,支持不支持跳槽变天是其中一个,自己会不会跳槽又是另外一个。

至少马汉顺还不是自己跳槽的那一个。

Kok Fong said...

上帝把两群羊放在草原上,一群在南,一群在北。上帝还给羊群找了两种天敌,一种是狮子,一种是狼。
  
上帝对羊群说:“如果你们要狼,就给一只,任它随意咬你们。如果你们要狮子,就给两头,你们可以在两头狮子中任选一头,还可以随时更换。”南边那群羊想,狮子比狼凶猛得多,还是要狼吧。于是,它们就要了一只狼。北边那群羊想,狮子虽然比狼凶猛得多,但我们有选择权,还是要狮子吧。于是,它们就要了两头狮子。
  
那只狼进了南边的羊群后,就开始吃羊。狼身体小,食量也小,一只羊够它吃几天了。这样羊群几天才被追杀一次。北边那群羊挑选了一头狮子,另一头则留在上帝那里。这头狮子进入羊群后,也开始吃羊。狮子不但比狼凶猛,而且食量惊人,每天都要吃一只羊。这样羊群就天天都要被追杀,惊恐万状。羊群赶紧请上帝换一头狮子。不料,上帝保管的那头狮子一直没有吃东西,正饥饿难耐,它扑进羊群,比前面那头狮子咬得更疯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连草都快吃不成了。
  
南边的羊群庆幸自己选对了天敌,又嘲笑北边的羊群没有眼光。北边的羊群非常后悔,向上帝大倒苦水,要求更换天敌,改要一只狼。上帝说:“天敌一旦确定,就不能更改了,必须世代相随,你们惟一的权利是在两头狮子中选择。”
  
北边的羊群只好把两头狮子不断更换。可两头狮子同样凶残,换哪一头都比南边的羊群悲惨得多,它们索性不换了,让一头狮子吃得膘肥体壮,另一头狮子则饿得精瘦。眼看那头瘦狮子快要饿死了,羊群才请上帝换一头。
  
这头瘦狮子经过长久的饥饿后,慢慢悟出了一个道理:自己虽然凶猛异常,一百只羊都不是对手,可是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羊群随时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里,让自己饱受饥饿的煎熬,甚至有可能饿死。想通这个道理后,瘦狮子就对羊群特别客气,只吃死羊和病羊,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吃了。羊群喜出望外,有几只小羊提议干脆固定要瘦狮子,不要那头肥狮子了。一只老羊提醒说:“瘦狮子是怕我们送它回上帝那里挨饿,才对我们这么好。万一肥狮子饿死了,我们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瘦狮子很快就会恢复凶残的本性的。”众羊觉得老羊说得有理,为了不让另一头狮子饿死,它们赶紧把它换回来。
  
原先膘肥体壮的那头狮子,已经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并且也懂得了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道理。为了能在草原上待久一点,它竟百般讨好起羊群来。而那头被送交给上帝的狮子,则难过得流下了眼泪。
  
北边的羊群在经历了重重磨难之后,终于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南边那群羊的处境却越来越悲惨了,那只狼因为没有竞争对手,羊群又无法更换它,它就胡作非为,每天都咬死几十只羊,这只狼早已不吃羊肉了,它只喝羊心里的血。它还不准羊叫,哪只叫就立刻咬死哪只。南边的羊群只能在心中哀叹:“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要两头狮子。”

吴启聪 said...

感谢kok fong的寓言故事。

首先我有点异见的是,把执政者当作是狼狮,把人民当作是羔羊,这或许算是一种封建的思维。

远离封建时代的我们,执政者不再君临天下,而人民也不再卑微低贱。

没有所谓的上帝安排天敌,即使真有恶狼、狮子,也统统都是从羊变出来的!

人民选票决定的,是一只不知会变善变恶的羊,既不是狼,也不是狮!

最惨的,原本以为是一只温驯的羊,突然间化身成为狼狮般之凶猛野兽!

Kok Fong said...

谢谢你的答复。

这个寓言故事,所要带来的主题是民主和独裁。我并没有想把执政者当作是狼或狮,把人民当作是羔羊。
当然,绝对的权利,将会带来一定的腐败!所以,我期望朝野会有更优秀的代表,为民请命。到时候,选党或选人,可能就没有这些隐忧了。

Mic said...

其实,人民是没得选。
选有素质的国政候选人?他们不能再国会内发出任何人民的声音。
选没有素质的民联候选人?他们就青蛙乱跳。

只能希望下届大选,民联能有更多高素质的候选人。烂苹果怎样也好过那些高教育的无声虫吧。

如果,下届是民联赢了,那些烂苹果应该是不会跳巢去没有利益的国政,希望他们不会留下做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