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評論:吳啟聰‧馬華黨爭宜速戰速決


評論:吳啟聰‧馬華黨爭宜速戰速決
2009-09-01 18:31

就在蔡派如火如荼地收集特大簽名之際,怎料翁詩傑平地一聲雷地宣佈召開翁派特大,剎那間雙特大橫空降世,彷彿20多年前的陳梁黨爭又再歷史重演。翁詩傑行使總會長的權力,佔了一個決定性的優勢,那就是在程序上可以比蔡派更早更快召開特大。雙特大的關鍵之處,就取決於特大的提案有別,各派都會制定有利於自己的提案。

在翁蔡的雙特大提案中,筆者認為最關鍵性的,有翁派的“支持開除蔡細歷之決定,否則會長理事會總辭”,以及蔡派的“不信任翁詩傑動議”和“否決開除蔡細歷之決定”。須知2400名中央代表都是將會出席雙特大的同一組人,基本上只要過半的中央代表支持其中一方,另外一方就會立刻崩潰瓦解,結局都將會是一樣的。不過弔詭的是,謠傳翁詩傑可能會主動放棄總會長寶座,另做接班的安排,因此蔡派也特別提案要維持最初的領導名單。

馬華黨爭的戰線如果再如此拉長下去,肯定會沒完沒了的,又不知到何年何月才得以結束亂世。須知陳梁黨爭就足足鬧了20個月,結果換來的結局是86年大選馬華以慘敗告終,如今這場翁蔡黨爭是否還要重蹈覆轍?如果說雙方將交由中央代表作出終極決定,那麼所謂的雙特大也只不過是多此一舉,倒不如來一場終極特大,一局定輸贏,也無謂再浪費彼此的時間,消耗黨內的資源。

這一場終極特大,即將是一場“不是你死,就是亡”的世紀之戰。如果把翁派和蔡派的提案總結在一起,會發現到兩者之間都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翁詩傑和蔡細歷之間“兩個只能活一個”,或者是蔡細歷成功被開除,又或者翁詩傑在辭職與被彈劾之間選其一。最重要的是,馬華的這一場黨爭務必要速戰速決,拉長戰線實際上並不具有任何意義,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只會拖垮整個馬華而已。

至於翁詩傑還是蔡細歷,誰才會是最後的勝利者,其實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筆者認為,黨爭結束過後的“善後”工作,才是最為關鍵的。如今馬華被硬生生劈開了兩邊,而贏家只有可能是一邊而已,輸家的那一邊也許可能會被“抄家滅族”、趕盡殺絕。如此做法,不但大大削弱馬華的力量,更可能逼迫輸家投奔敵營,與馬華繼續分庭抗禮。唯有期待馬華新主得以善待輸家,不計前嫌地盡數收編入馬華的大旗之下,大致上維持馬華的統一局面,把破壞降到最低點。

馬華的歷屆黨爭也算是一種宿命,猶如暴風雨來襲一般無可避免,但馬華的內鬥對於馬華的整體形象絕對是一種累贅,一切看在華社的眼裡,莫不搖頭歎息。只期待黨爭能夠產生出最優秀的領導團隊,重新樹立馬華的威望。

【熱點新聞:翁蔡大對決】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01

1 comment:

Khairuddin Naim said...

给我们西马华社大哥的一番话,

上帝要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在下还想多活几年,所以不要上帝让我疯狂。想必马来西亚的人民都也不想各自的主让自己疯狂吧。。。但我们西马的华社大哥是不是正在疯狂的境界呢?

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人们的指指点点,污蔑也好,事实的指责也罢。为何我们堂堂自认清廉高尚的西马华社大哥却无法亲自出面一一解释以洗净人民心中的疑惑?从调查自贸区事件说成自贸区舞弊案,蕹菜辣面,十面埋伏危机,金像奖,斩狗论,政治现金千万大元,直至与周美芬~蔡顺梅的不道德关系。。。

党争到底是为谁争,为了自己还是华社?马华身为华社的第一领导缘自马来西亚建国至今。为何华社从原本只是马华前·马华后,到今天被逼投靠民政及反对党?马华是不是有一定的责任?今天马华就如翁诗杰自己的,他是将军‘欲望’大帝,而马华党员个个是他的卒子!今天倒马华·灭国政的到底是谁?是马华党员个个看走了眼吗?要是百姓要倒总会长,那还轮到总会长开大会说有党内外势力结合商政黑白两道的必要吗?甚至不如说自己是台湾陈水扁会更恰当吧!因为阿扁就如大马阿杰一样,常把公物纳为己有。‘阿扁没事,台湾安全!’

西马华社大哥贵为华社的领导,却自顾道德品德口号挂嘴边,言行不一致。何以如此的说法?口说敬老尊贤,可却对沙巴华老不敬。诺是虚有,那为何至今时今日这位华社大哥不能出来说话?难道就忍心让自己如此‘干净’的身躯受污染吗?周美芬和翁会长的绯闻,是绯闻乃事实,只有当事者知。记者朋友向翁会长求证时,翁对两女的问题一字不答。何以?而周美芬也知网络·民间已流传着这文章,却也子字不提!更把本身部落格里的原稿删除!当篇文稿是关于周美芬和王赛之公开挺翁会长和马华纪律会开除蔡细厉的决定,而当天一早被人放了篇 ‘翁诗杰,你认识Chua Soon Boi这女人吗?’的意见。接着的 ‘Buckle Up’一篇文章又再被人加入之前的意见,但这次却只是意见被博主删除了。周美芬部落格更是目前只让部落格的会员留言。这是否一反常态?还是无言以对?但是,要是到周美芬家花园哪里问问海南咖啡店的老板,华社会得到真相。

蔡顺梅和翁诗杰的缘分也许是前世修来的福。男女相爱本事正常,当然身为华人子孙,我们却不能忘记孔子的教诲。在下和许许多多唯恐天下不乱的淡黄子孙今日选择把这‘杰梅’恋情公布也是要让总会长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原理。今天你怎么对人,也许华社不能反抗,但老天有眼看。挑战总会长出面对证,告诉马华党员还有马来西亚的华社,不是蔡老二一个人有情色纠纷,您翁老大也有,而且是光明正大,两方都是有家室的。不如蔡老二的歪歪还只是单身贵族。小辈我抖胆问总会长是否在蔡顺梅入住JW Marriot Hotel于吉隆坡时都也必定陪伴在侧。请别等至打抱不平人士来公开酒店的闭路电视的记录。如何的自身清白廉洁道德崇高?何以,蔡顺梅每道抵达吉隆坡机场都得有您部门的部长车来接送?何以您出差时都得蔡顺梅随队,反而太太留家中?是否您太太也如蔡老二的太太那么伟大?蔡顺梅如今也不必怕什么,因为她已离了婚,是否总会长您是人家离婚的导火线??

何以至今,我们尊贵干净的总会长对媒体的问话一字不答?是默认还是哑语。

翁诗杰揭露弊案真的没有政治目的吗?请您把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析查报告书公处于市好吗?为何说那是机密文件不能公开的同时却通街对媒体说张员外怀疑涉及吃了好多钱。那是个人的名誉,不是开玩笑玩家家酒,更不是像您这样把马华拿来当自己的兵器。由始张员外的公司都没向法庭要求禁令禁止您继续发言及造成间接的毁谤性言语,但您就张员外所指的一千万言论劳师重用花了大笔钱请了九名律师为您打官司,告张庆信毁谤?您只是部长,国会议员却有用不完的钱来请律师,‘包专机办公事’,而张庆信做生意又不是限于国内而已。总会长自打嘴巴多少次了?不知您的秘书有帮您记录吗?张庆信真的给您一千万吗?想必是有其事,因为您自己已透露了领钱的时期。

翁诗杰揭露弊案真的没有政治目的吗?请您把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析查报告书公处于市的同时,大众都想知道李华民的真正身份啊!对张庆信恨之入骨,因为他一个砂捞越人却被认为抢了西马华人领袖的光芒. 争了郑福成大马蓝总的位子。但身为华社的领袖,不管身在位子何在,同是马来西亚人,我们是否应该合作,集合力量为人民解决问题?拿了位子就该来开会,尽自己的责任,要是会都不来开,那您怎么把手处理蓝总的事务及面对的问题?这也难怪当初蓝总老臣子誓死不屈就是要张庆信出任会长。社团的问题不是一两天,一两年能解决的,是需要大家的互相配合!

抛开大马蓝总,那么福联青,八大宗亲为何都来找张庆信?马华不是如郑福成所说的有二十亿的资产吗?2009 年初办的华青之夜节目于Sunway Commercial Center举办,马华领导层为何那么多年都无法办这样的节目,让我们华社青年能与首相面对面交流呢?是西马华社领袖开不了口,还是办事无能?脑袋生锈。

我们不知张庆信跟您翁老大关系如何!但我们要知道您用您的私人户口交还了机费吗?那TUNGKU WONG, MOHD. SYED, DATO’ DESMOND LIM 的专机机费呢?是免费的还是也是包机? 当然这些不关我们人民的事,您坐飞机也好,游泳也好,但我们要知道您是否真如您一直所说的‘绝对清廉’!没有瑕疵。

你小的时候生活怎么样,父亲娶了一个海南人的后母,亲身母亲客家人(谢娣木)失望回去乡下。。你八岁那年丢下母亲跑回家,因为父亲能供你上学求知识,但生母没钱不能啊。。。你大学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工程系。后来出来上了政治路,一心想出头。。大选时口口声声说生母的伟大,抱着他,扶着她。。。但那只是在世人眼前。。。母亲后来乡下过世,您却不回去。。后母也被安放进安老院。。。您小的时候穷,生母怎么辛苦找钱你是懂的。。。曾几何时有个卖面的老伯常给你面吃,给你几个铜板,因为你还小,街坊长辈都心不忍。你长大离开了那里,步入社会成了部长。。阿伯遇见您,上前相认,你不理他,说不认识。如果如今您想见他,我倒可安排!母亲离世,街坊致电于您,您说不认识那女人。可有此事?家里两老都不能尊敬,何以去谈孝道!

您如今与蔡锐明·公正党的合作已是不腐的事实。。。换了军师,从新再把个人私欲加入党内豁出去的大打个痛痛快快吗?更控制媒体,不让‘辣手’接受贴士??由于太多的部落客都是轰爆总会长至一文不值。要是贴士需要批准,那么我们还要谈什么媒体自由??什么988,malaysian Mirror 等。

华社要的是可以照顾华社的领袖,就算原先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但至少华社不要再出现新的问题,甚至如现今的四分五裂,如一盘散沙。

为何,难道总会长如今封口如密,一言不发,这也是十面埋伏的解释吗?

马华是无辜的,请党中的废才离开,归还一个清明的马华!
让模糊的党目标及原则重新归党,造福华社!

恭候总会长能对华社公开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