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牛头示威是国阵民联的失败


牛头示威是国阵民联的失败

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莎亚南牛头示威,因为当地的回教徒居民不满兴都庙搬迁至此地,因此高调示威抗议迁庙,甚至出动了血淋淋的牛头。基本上,抗议迁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不过践踏兴都教徒视之为神明的牛头,此等公然挑衅行为,就直接引爆了种族情绪的炸弹,紧接下来的后续风波也都是冲着这颗牛头而来。

笔者认为,这回的牛头示威,堪称是国阵和民联的失败,没有人能在这起事件中捞得任何的政治利益,反而双双都栽了一个大跟头。首先我们看看国阵这一方,警方和内政部都明显抱着双重标准来处理这一个事件。真正点火的牛头示威群众不但没有受到对付,内政部还屡屡尝试为他们找寻藉口开脱;至于为了反应同一个事件而开烛光会的兴权会,却立刻遭到了迅雷不及掩耳的逮捕。看在眼里的人民,尤其是非回教徒,想必都绝对不能苟同国阵的所作所为。

在另一边厢,民联也一样遭受到莫大的打击。尽管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在迁庙对话会会场上公然遭到恶言侮辱,但也一样要被逼向牛头示威党妥协,对于迁庙事项作出最大的让步。一直以来,民联都被其支持者视为推翻国阵霸权的希望,尤其是推翻国阵实行多年的种族政策,无奈今天落得如此无力回天的局面,让人不禁叹息即使是民联,也始终躲不过种族政治的命运摆弄。比起国阵,刚起步于执政舞台的民联,所受到的打击更为严重。

既然国阵和民联都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那么很明显的,这回的牛头示威并不是一如既往般的政治课题,而是病入膏肓的社会问题。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是,我们的种族关系是异乎寻常的脆弱,种族情绪简直就是一触即发。种族以及宗教之间的包容性薄如一张纸,在面对种族和宗教的压力之下,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都被逼要无条件地低头,即使那是不合情理的。可对于主流之外的边缘族群,难道就注定要被牺牲掉吗?须知唇亡齿寒之道,今日遭殃的是拥有150年历史的兴都庙,难保下一个不会是神庙、佛寺、教堂等。

也许内政部长希山慕丁至少说对了一句话:“以牙还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然而这绝对不等同于姑息养奸,国阵政府依然还是要秉公处理,犯法的人始终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至于民联政府,向种族主义低头虽然是逼不得已,但须知那绝对不是人民所期待的,必要时候还是得拨乱反正,即使得罪族群也在所不惜。

最后也是笔者最关注的,牵涉其中的牛头示威党,究竟是否代表了绝大多数马来社群或是回教徒的心声?就好象当年的大选诉求一样,由始至终真正鼓噪的也只是一小撮的沙文主义者,但却一样成功掀起有如海啸来袭般的惊涛骇浪。我们面对的,究竟是一整个民族?还是只有几匹害群之马而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