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吳啟聰‧立法規定公開政治獻金



吳啟聰‧立法規定公開政治獻金
2009-09-29 20:14

國際透明組織大馬分會主席劉勝權指出,政黨接受政治獻金必須付出代價,並建議立法規定企業公開政治獻金。這個建議是非常可取的,這對於大馬的反貪問題將會有顯著的幫助,以實際法律來遏止台底下政治獻金氾濫的現象。

政治獻金,對於大馬的普羅大眾來說,還是一個很新鮮的詞彙,要不是最近張慶信宣稱給了翁詩傑1000萬政治獻金,充作“馬華區會活動基金”,相信很多人都還不知道政治獻金這一回事。基本上,絕大多數的大馬人都會乾脆把政治獻金與貪污舞弊直接掛鉤,孰不知在遙遠的先進國度,例如國,早已經有一整套完整的政治獻金製度,而馬來西亞似乎還停留在“私相授受”的階段。

誠如劉勝權所說,一個政黨需要政治獻金是無可置疑的事,就像馬華一樣,黨員年捐只有區區2令吉,試問又如何能夠支撐整個政黨龐大的開銷?馬來西亞的確需要效仿美國的政治獻金製度,立法規定公開政治獻金,尤其是白紙黑字列明捐獻人、收款人、以及一切單據皆不能少。可是美國的實際情況跟大馬截然不同,美國舉凡有候選人要競選某職,必定成立一個基金會,負責管理政治獻金以及一切支出,所有款項的來龍去脈一清二楚,任君悉查。

然而大馬的所謂的政治獻金往往都是在私相授受的情況下完成,錢從哪裡來還搞不清楚,可能就直接全進了個人的口袋,需要用到時再一點一點吐出來,若想要追查這一筆賬,恐怕跟阿扁的“海角7億”一樣遙遙無期。

劉勝權指出,政黨接受了企業的政治獻金後,日後就一定要付出代價,所謂的代價就是要方便企業招標、採購等的商業活動。在黑箱作業的政治獻金之下,政黨在為企業大開方便之門的時候,就顯得更加的黑幕重重,不清楚當初這個企業捐獻了多少,現在更不知道要吐回多少處給它,換句話說,這就是人們常掛在口邊的“貪污舞弊”。

而事實上,如果捐款對象是一個政黨,而且在白紙黑字之下有著明確的用途,在健康的政治獻金製度之下是合理的;除非捐款對象是一個政客,一口氣就私吞了所有捐款,不開收據也不說明用途,這種就是徹頭徹尾的貪污舞弊。

相信一旦政治獻金的制度落實了,政黨回報企業的方式就不需要再繼續黑箱作業,一切都可以光明正大地進行,開創另外一個管道供企業公平競爭。除此之外,企業也無需再餵養貪得無厭的政客,須知政治獻金是用於政黨的政治用途,而不是用來填滿政客戶口裡的金山銀山。企業從此只需通過政黨取回應得的回報,而不是乞求政客多多關照。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29

4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很对不起我的博友们,如果害你们笑到肚子痛的话,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抱歉......

我自己放上去,我都笑到不能顶......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 咳咳咳咳~ 抽筋~

Mic said...

你那个是减肥前后的广告吗??
哈哈哈,物是人非啊。人果然是会变的,可是变得这样的快,还是第一次见。

吴启聪 said...

大家别只顾着看笑话短片,而忘了去看文章内容。

两者之间才真的是减肥前后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