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大党说话,岂能儿戏?


大党说话,岂能儿戏?

马华是我国最大的华基政党,也是国阵体系内继巫统之后的第二大成员党。号称拥有百万党员的马华,同时也是继中国共产党和台湾国民党之后,全世界第三大华人政党。论马华的规模,如果不去计较马华一共输了多少个议席,马华始终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党。

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开除署理总会长蔡细历风波,终于正式引爆了马华的翁蔡党争,而翁蔡的命运也即将会在双十节的特大一决生死。就在马华全体上下引颈期待华山论剑之时,马华的中委会提早给了众党员一个“惊喜”,即裁定蔡细历的纪律处分从开除党籍,减刑成冻结党籍4年。中委会的这个决定自然是无法质疑其合法性,不过它却推翻了早前会长理事会的一致决定,这在马华建党60年历史来绝对是破天荒之创举。

蔡细历的同一起光碟事件,之前不止是一案两审,如今更加是一案两判,实为峰回路转之极。针对这项减刑的课题,会长理事会虽然行使了其终极权力判决开除蔡细历,如今中委会却行使了党章另外赋予的权力推翻了前者的判决,减刑改为冻结党籍4年。笔者特地去浏览马华官方网站,意外发现到原来会长理事会的成员,竟然全数都是中委会的成员,当中还重复了22人。同一组人在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这两个不同的场合,竟然能对同一个蔡细历的同一起案件做出不一样的裁决,这是相当耐人寻味的事。

不管怎么样,蔡细历的减刑当中存有什么政治议程,并不是重点,关键在于马华身为一个大党,针对一个二号人物署理总会长的纪律处分,怎么可以有如天气转换般朝三暮四?一个大党说的话,又岂能当作儿戏?昨日会长理事会说了这么办,今日中委会却说要那么办,一列火车两个车头,火车尚且不懂要开往哪个方向,而车上的乘客就肯定更加不知道自己将会去哪里,这是一个大党该有的格局吗?试问只要此例一开,从此中委会随时随地都可以推翻会长理事会的决定,那么总会长与会长理事会的公信力又何在?(即使总会长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不后悔开除蔡细历)

笔者在马华官方网站还发现到一点,原来“代表大会”置于马华组织结构图的最顶端,凌驾于一切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等等权力机制之上。而根据马华章程和代表大会常规,马华的最高权力是代表大会,但执行所有职务之权力由中央委员会负责。众所周知,马华特大即将在双十节被召开,堪称最高权力的代表大会,到时自然会投票决定蔡细历的生死存亡。试问,在这个节骨眼上,还需要劳驾中委会以及其他热心人士,对蔡细历的判决做诸多无谓的修饰吗?不过总而言之,慎记:大党说话,岂能儿戏?

注:党争文章不再投稿星洲!!!

11 comments: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高层点火,
基层灭火,
高层左右使者屡战屡勇,
什么CD砍菜?
什么千万政献?
什么双十特大?
高层为主而战,
基层为党而忧,

T.C.T said...

启聪,
其实马华一路来分了两个法庭决定案,会长理事会和中委, 没什么不妥,任何两个都有不同的判断。就好像有地方法庭,高等法庭。高等法庭可以推翻地方法庭的判词。合情合理。不是诸多无谓的修饰。
你已经明白特大是最后的法庭,中央代表又可以推翻中委的决定,这是非常民主的民主啦。不理你如何看法,谁是被冻结,谁是最大,多少个委员挺谁,法理是跟着党章程序跑。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吴兄,我常常追读您在星洲的文章,当然还有你的blog.
加油!!

eddie said...

T.C.T ,再这课题里,你的解说最明白不过了。

这些有目地的贴文,我当戏看,狗咬狗骨,看了很爽!

挺蔡的加油!

挺翁的加油!

挺中指的吃鱼肝油!

coco said...

蔡细历证实蔡派奧步
果然嫁禍翁派發光碟
本报记者
周三, 2009年 09月 23日 00:09
蔡细历昨晚证实,他的“性爱光碟”已经再次出现,而且一些马华中央代表已经收到这份礼物。

蔡细历昨晚证实,他的“性爱光碟”已经再次出现,而且一些马华中央代表已经收到这份礼物。

《透视大马》昨天抢先报道了这则新闻,随后蔡细历昨晚在槟城的一个记者会上证实了这件事情。根據透視大馬探悉,發放性愛光碟的勾當,是蔡派人馬所為。

蔡细历可怜楚楚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这派发光碟是翁派所为。

然而,透视大马在昨天午夜就揭露这是蔡派的「奥步」(即福建人讲的臭步)。蔡细历接受访问时说,只有当权派拥有中央代表的资料和地址。然而,所有曾竞选马华高职的人都知道,要获取一份有中央代表地址和电话的资料,根本不是一件难事。

全国许多州际领袖,中央领袖都拥有一份中央代表名单和资料。就如数个月前号外周报大篇幅攻击翁诗杰时,中央代表都很巧合的收到这份杂志。蔡细历的扮天真,表示中央代表资料拿不到,就如香港明星钟欣桐表示,我很天真一样可爱。

曾经轰动一时的“性爱光碟”疑重现江湖,而且似乎是冲着马华特大而来。

据悉,一些国阵成员党领袖最近陆续接到“好心人士”寄来的礼物,竟然是沉寂一时的蔡细历“性爱光碟”。

由于这几天是开斋佳节,许多马华领袖都已经渡假去了,无法联络上,也不确定他们是否也收到了这份礼物。

根据消息说,“好心人士”这样做,可能想要嫁祸于翁派人士,目地很明显是企图用这个方法激怒中央代表,影响他们在特大的决定。

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出面证实此事;消息来源表示,他们肯定翁派人士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因为这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有破坏没有建设。

蔡细历的“性爱光碟”是马华党争的祸根,这件事情使到马华与华社蒙羞。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最近再三做出让步,不但接受了蔡派的所有5项特大提案,确定在10月10日召开特别代表大会,而且还在中委会议上同意大部分中委的建议,修改马华会长理事会的决定,将原本判决蔡细历开除党籍党职的事情,改成冻结党籍党职4年。

消息说,翁诗杰这样做是为了要解决党内的纷争,尽快重新整合马华,面对更大的外来挑战。因为如果再拖下去,对马华一点好处都没有。

因此,一般相信马华总部将竭尽所能避免节外生枝,准备一次过在特大上解决所有事情。

消息也指出,如果光碟真的重出江湖,肯定是有人想看到马华倒台,也可能是一个很大的阴谋,不但企图令马华内乱升级,也可能将国阵成员党拖下水。

因此,希望马华中央代表们要保持冷静,不论是否接到“光碟”礼物,也不要胡乱生气,避免做错决定而掉入阴谋者的陷阱。

Link:
http://www.malaysianmirror.com/cn/newsdetail/6-2009-08-03-04-47-03/4616

T.C.T said...

eddie,

狗咬狗骨?说得没错, 某些人的确狗咬狗骨,
但是狗咬狗骨得戏那里好看。
只有狗才看狗戏。。。。哈哈(开玩笑)。
coco,

蔡细历的“性爱光碟”是马华党争的祸根,这件事情使到马华与华社蒙羞。
这当然,整个事件发生不论菜细历被冻结否,很多派系的党员,不把现实看为严重。只要一天马华隐藏这位电影主角,性爱光碟事任何时候都会爆发。

吴启聪 said...

tct兄,告诉你我的真正想法:

翁诗杰绝对不能领导马华!!!(这是我的中心思想,不二条件!)

蔡细历可以做代总会长,不过不能在位太久,下届大选前就应该退位让贤!(我也不赞成他入阁,不过可以consult马华部长)

唉!翁诗杰的外衣,再加上蔡细历的内涵,这就是我最理想的总会长。

T.C.T said...

启聪,
我尊重你的看法。
我的看法很简单,每一位总会长在位期间,必须做他被吩咐或他要择行的事。技巧可能你们不接受,最重要是依党章行事,为党而做,改革方针可能你不能体会到,日后是好坏你我不知,总比不做事好。
每一位总会长在位期间不久,一到两届就要下来了。同样黄家定总会长做法也是很多党员不妥他。
比如,他还是将党的一部分党的高职改为有期限,等等。。。在任的老党员喜欢他的做法吗?

吴启聪 said...

翁诗杰自从1018上任以来,他的所作所为,以及他对马华的破坏,已经让我实在无法再继续信任他了。(请相信我,1018以前,翁诗杰和蔡锐明二选一,我是选翁诗杰的)

如果我是中央代表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投他不信任票。

挺蔡派如果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挺蔡,那么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不过我一个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拔牙佬,只是一个永久党员,什么好处都没有,为什么我还是选择了挺蔡?

因为现在我眼前看得到的,只有蔡细历才倒得了翁,但愿如此!这是召集全体中央代表,拉翁诗杰下台的唯一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

T.C.T said...

启聪,
站在你这边的立场,你是对的。
若我站在中间,我会看到一边挺翁的要改革,感觉上他们的手法可能是太难以接受,因为空前马华没有如此发生过。加上马华党员习惯了享受自由权力。更可怜的是一路来,马华很多区会还有敦林的实力在敌对当权派。真真挺蔡的人马其实不多,并不是你说老蔡能打倒老翁。敦林22年在马华,留下来的是怪僻,就是不分黑白的叫人团结,当时他可能是对的,现在时代不一样。特别是308 后遗症,马华真得要从新洗牌。每一个党都会面临一次的清洗,唯有哪个党是非常强胜,或是为了太强的派系人马缘故(MIC 是例子),
清洗改革不会发生。
翁诗杰下台,就是马华改革失败,马华会从回旧梦,老蔡会被敦林利用,确保他两个吃喝玩乐儿子上任。这是不争的事实。猜想敦林挺蔡不是偶然的,这是有机可乘。老蔡好色之外,还好权力,胜以法律,超控民主,是最适合敦林的好棋子。
翁总期限到,自然而然会下台,没有必要利用另一位党领袖去倒他。逼翁诗杰下台,马华又有谁能代替呢?老蔡吗?还有其他比他更好的领袖?

吴启聪 said...

其实我一直都很反感听到反翁诗杰=反改革、反肃贪、反正义云云

我只能说,我个人已经不可能再去相信翁诗杰=改革、肃贪、正义了(抱歉,不可能在这里跟你一条条明说,不过这已是结论了)

另外一句,把马华的未来全押在一个英雄式的人物身上,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我们是民主的政党,领袖可来可去,党依然正常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