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用个人名义来诠释特大,太肤浅了!


本来我是想把这个题目留来投去报馆的,不过最近关于马华党争的社论,就算是中立的都很难登出来,更甭说是挺蔡的,还是放上博自爽好了,还可以写得巴刹一点。

自马华特大被敲定以来,无论是蔡派的特大,还是翁派的特大,都被冠上莫名其妙的名称,不过大致上都还是围绕在翁诗杰与蔡细历的个人名义之间,诸如“救蔡特大”、“挺翁特大”、等等。坦白说,用个人名义来诠释特大,实在是太肤浅了!

马华身为一个拥有百万党员的超级大党,难道说其核心价值就只围绕在翁诗杰,抑或是蔡细历两个人身上罢了?特大又岂是为了他们二人而开?马华不同于国大党,总会长一离开,马华不可能会马上毁掉50%(详情可以请教三美威鲁),领袖可来可去,马华依然还是马华。

翁派人士惯称蔡派特大为“救蔡特大”,目的是要揶揄蔡派为了挽救蔡细历一个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召开特大。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堪一击的,只要我们用点智慧去分析整个局势,自然会一清二楚“救蔡”的成分到底有多高。

老实问各位看官一句:“因为真正支持老蔡,而想要挽救老蔡的人,占了多少巴仙?”

坦白说,答案很明显的,非常的低,甚至低过翁诗杰的实际支持者。

单凭这一些一心一意想要救蔡的人,我不觉得他们号召得了一场特大。

不过事实上,特大还是被召开了,921个中央代表联署(实际有1300个)支持,你敢说他们全都是一心一意为了救蔡而来吗?

到了这个阶段,什么“救蔡”的说辞老早已经不攻自破了,我们还是比较好去研究,为什么921名中央代表支持召开特大?

无可否认,这次特大的导火线,肯定是冲着老蔡被开除党籍而来。

不过在人们的眼中,看到的不止是翁诗杰开除蔡细历这么简单罢了。

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那么基本上不是很喜欢蔡细历的人,都不可能会出面挺他。

人们真正看到的,是总会长滥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来开除在任票选署理总会长!

人们看到的,正是这一件绝对不容于民主制度之下的政治谋杀!

正是因为人们已经意识到,现有的党内民主机制已经失控,再也没有人制衡得了当权派的胆大妄为,因此是时候了“还政于民”,来场特大让一切回归民意。

你说,这场特大真的是单纯为了“救蔡”吗?见仁见智!

坦白说,蔡细历从来都不是一个很讨好的领袖,反而还死鬼惹人讨厌的。

至于翁派的“挺翁”特大,是总会长“1”人行使总会长的权力,召开的中央特大。基本上,要怎样去诠释这个翁派特大,我也不好说话,因为人们会说我对号入座,不过我的中心思想还是始终如一:用个人名义来诠释特大,太过肤浅了!

如果要合理地诠释特大,也许就只能用其召开的管道来命名为“基层特大”和“中央特大”。

根据党章,召开特大的管道有两种,一是通过基层,超过三分一代表联署召开;二是通过中央,总会长独自一人宣布召开。这种诠释法才是白纸黑字,有根有据的,不过再怎么诠释特大,特大的性质都不会改变,出席特大的中央代表始终都是同一组人。

但是,希望马华党员从今以后不要再用个人名义来诠释整个马华的大小事情,太肤浅了!

11 comments: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不尊重党内民主主义的领导绝对不会给华社带来任何益处。“救蔡特大”也好、“挺翁特大”也好,办事程系一定要于党内民主主义为幕墙主杆。

GentleMan said...

你的分析对极了,
我顶你 !

小弟认为 该称 作
‘恢复民主’ 特大。

Nande said...

果然有人说出象样的话来了!
而且是马华的人说的....
证明了一点,马华还有的救....

YaSheng said...

没办法,今天就有一位对翁派PLP的,有登出来,来自kaula langat,翁派勝的话,他应该会有官当吧!
话说回来, 当权派的胆大妄为,不只围绕在蔡细历一个人身上, 还把整个 A Team 的人马清理清除的一清二楚, 如此何必整治整个党? 同时又根本就不尊重中央代表的意愿, 这难道就是当权派的 New Vision 吗? 如果中央代表再给当权派机会来领导马华, 我相信马华一甲子基业会毁于一旦.

hooami1986 said...

cool.
thumbs up

Kenny said...

无需美其名什么“救党“,什么”基层“,什么”民主“特大~~这个特大的最终目的,还不是为了一个人吗?

我怎么没看到特大的提案是————
全力支持首相纳吉的开放更多的经济领域,
大力要求调查基尔的基宫事件,
全力支持特工队调查巴生自贸区,
马华是否应该脱离国阵...
这类更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亏有人还在涂脂抹粉,羞~~~

吴启聪 said...

党务跟政务要懂得分开来看。

中央代表赴这场特大是纯属党务,所提五大议案也完全是党务事项。

对于政务的挂钩,马华的党务也只能止步于支持翁诗杰出任交通部长而已,至于如何管理政务是翁诗杰与国阵内阁之间的互动。

说到你的“意义”,之前大家不是很提劲地支持总会长彻查PKFZ弊案吗?怎么现在全部都diam diam下来了?

当人们发现到,只要首相一声令下,就可以把所有的政务主导权(不是党务)给收回去,才开始意识到,原来从头到尾支持翁诗杰彻查这个彻查那个都只是自爽而已,完全不具任何意义。

Kenny said...

的确,党务和政务要分开来。
但事实是,党政是不分家的。

到今天为止,马华总会长还是理所当然的会出任部长(黄家定的例子是特例),你能说党务和政务分开?

如果马华总会长不出任部长,还会有人为何这个宝座争得你死我活?

所以,别说什么党政分开谈的笑话了。

“马华的党务也只能止步于支持翁诗杰出任交通部长而已,至于如何管理政务是翁诗杰与国阵内阁之间的互动。“

这样说的意思是,老翁出任交通部长的所作所为,跟党无关?

老翁交通部长任内的事情,马华党员无需支持或批评或监督?

对于国家大小事,就是那些出任部长副部长的事情,党员可以置之不理?

没错,今天的大马(国阵/政府)还是首相纳吉一个人说了算的局面。

但是,这并不表示,其他人就不能做事。

如此一来,大家干脆什么也不做,什么大小事等首相一个人搞掂好了。

自贸区不理,反正有首相管;
赵明福不理,反正有首相管;
治安不理,反正有首相管???

自贸区查不查,不管是不是老翁自己做自己爽的事,但至少他开了一个头。至于能否继续查,你自己都说了,主导权在首相,不在老翁。

今天的特大,为的是党务,当党务却牵扯了政务。

抱歉,更正一下,今天的特大是为了个人的党务,却牵扯了国家的政务。

月光光 said...

Kenny,

像你这种用「拉扯」的方式说话的人,永远也没有办法讲清楚一件事。因为,你是个不清不楚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应分,什么时候该合。

所以,我说啊,你还是找几个anti谈政治去吧!

吴启聪 said...

党务和政务就是要分开!

你党内的议题如果真的可以一字不漏地带进内阁会议讨论的话,那么党政才不能分家(除非你马华是唯一执政党)

党员能够通过总会长担当交通部长任内的表现,做出适当的评估,甚至批评,但绝对不是支持不支持的问题,please。

还不够丢脸吗?昨天我说支持翁诗杰彻查pkfz,今天权力就被首相给收了回去,那我支持不支持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一直以来马华党员就不支持吗?)

特大形同马华的家庭会议,讨论的当然只是家事,难道还要讨论巴刹卖菜的有没有卖贵菜给我们?

够了,从头到尾,说什么政务,都只是廉价宣传罢了,管不管用,大家心知肚明!

Kenny said...

月光光,原来你才是可以"高谈阔论政治"的"高手",小弟实在是"失敬"了.

小弟比不上你的"水准",也就现在开始不放狗屁了,你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