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翁蔡党争分秒必争


翁蔡党争分秒必争

蔡派宣称已经收集超过800个代表签名,如果属实那么随时都可以召开特大,但偏偏在半途中杀出翁派特大这个程咬金,导致蔡派特大不得不拉紧急煞车。蔡派须要顾及的是,翁派特大肯定会落在蔡派特大的前头,拥有了绝对的主导权,翁派特大的提案、出席率、以及投票结果,都会直接影响蔡派特大的可塑性。

以目前的情况看来,翁派特大依然还在摆着“空城计”的架势,特大提案至今都还是不能说的秘密,更甭说要给予大家一个明确的召开日期。但是,只要翁派持有总会长召开特大的权力,就能成功拖住蔡派的进度,使到蔡派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如今二合一特大已经彻底沦为门面上的功夫,虽然翁蔡双方都不可能妥协于对方的提案,但谁也不愿背上“关闭门户”的罪名,依然还是要做状敷衍。

不过这里可以预测到的一点是,不管再怎么拖延特大的进展,到最后特大都必须在十月的中央代表大会之前被成功召开,那可说是翁蔡两方都认同的最后期限。虽然距离代表大会还有一个多月之久,不过从目前的战情看来,翁蔡党争绝对是分秒必争,尤其是蔡派,时间拖得越长,就对蔡派越为不利;反之,战线拉得越长,对当权的翁派来说,就越是有利。

蔡派自从蔡细历被开除党籍以来,在很大的程度上都得仰赖党员的不满情绪,才能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与当权的翁派匹敌。然而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蔡细历被开除的课题降了温,党员的不满情绪就会慢慢变得冷谈下来,甚至选择沉默,如果再加上当权派的威逼利诱,也许可能会马上倒戈相向。当权的翁派应该一开始就已经预算了这种结果,因此也丝毫无惧与蔡派打消耗战,一直到特大的号角响起为止。

若要深入分析蔡派支持者的思路,撇开那些骑墙派的投机分子不说,大致上都质疑蔡细历被开除的正当性、纪委会的公信力、以及会长理事会的决策。蔡细历的支持度究竟可不可以持之以恒,则要视乎其支持者到底有多么坚持自己最初的理念,不过我们都非常清楚一点的是,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只要战线再被无限地延长下去,再坚固的铜墙铁壁也会崩溃瓦解,身为挑战派的蔡派自然是没有例外。

报章说原本处于下风的翁派,如今已经开始逐渐扳回优势,也就等同笔者所说,时间正在慢慢吞噬着蔡派的政治筹码。不过,人们并没有忘记一点的是,胆敢签下蔡派特大签名的中央代表已过八百,甚至谣传超过千一,那些不敢签名,却敢投票的人,又何止这个数目?如果这个特大会被拖到最后一秒,那么十月的代表大会前夕即将是决战之日。

11 comments:

T.C.T said...

启聪,
"支持者到底有多么坚持自己最初的理念.."
你去问他们,你们的理念是为了救党还是救蔡细历???
当权的翁派?
马华一路来是两派,A 派 B 派 以前 A 派的留下老蔡,陈财和 鲁诚国 等等。。。
只要不是他们当权,谁是当权的他们都在反,搞不满情绪,然后在叫救党。
看透啦!!!

GentleMan said...

TCT,
看来你又是老翁的知心,
你支持他什么?
把马华变为‘一言堂’。

当权的翁派以入党表格的签名
来核对中央代表现在的签名。
你想 对吗 ?

在宣誓官与律师见证下
的签名也无效。
对吗?

吴启聪 said...

我并不知道我自己是属于什么ABC派的,但我坚持反对总会长滥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开除署理总会长。

只要凭着这一理念,虽然不至于伟大到“救党”的程度,但我也清楚知道我为何而战!(不是为谁而战)

T.C.T said...

Gentleman,
看清楚我写的是什么,我有说挺谁吗?
从黄家定时期,同样人马在搞鬼,我有说错吗?

以入党表格的签名来核对中央代表现在的签名,是其中一个党行政方式,不然你要他们向每个中央代表打电话澄清?如何确定名单的真假,你有建议吗?任何党的机制同样要确保特大名单的证实。不能看是针对任何一方。
在宣誓官与律师见证下的签名并不代表名单的准确性,更不能确保无错误。若有错误,他们(誓官与律师)拿什么来担保?
启聪,
若不是老蔡被砍头, 你也坚持反对?
总会长滥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开除署理总会长。请述说你的看法/理念。。

吴启聪 said...

谁滥杀我就反谁,谁被滥杀我就挺谁。

不管你是老大还是老二,老翁还是老蔡。

老蔡被以光碟事件开除党籍,你说是党的意愿?还是老翁一个人的意愿?

即使是会长理事会里都有异议......

用一件党选前发生的事情,而且还是众所周知的,来处分一个票选领袖,再怎么样也说不过去。

不是说老蔡因此而没有错,而是党意接受了他。

T.C.T said...

启聪,
哈哈哈。。。你当不成法官。只要法官有证据,就下判罪刑,不能说是一件旧的案件, 众所周知。等等。不能翻旧案?
你不能将党政客当牙齿,坏了可补救,凡是政客做错事都要下台。政坛里是不接纳有了污点,然后承认了又来东山再起。何况是半生死的国阵,如何加强它对人民有公信力。
一个领袖的决定,你硬要把它目的译成个人或是其他,那是不公平的。你质疑他的决定,也是你的自由。不代表正确,更不用说砍菜头,不是一个人的决定马上通过,总会长可提出议案,会长理事会里都有异议的要反对都反对了,少数服从多数,决定的不是只是总会长权限。
不一定所有被砍得都是被冤枉的,也没有所有砍人的绝对没有个人议程。案件的严重性必要理清。马华应该不应该因为一个人被倒跨?
党意接受了他。。是一个老蔡,马华二哥罢了,
并不代表他不能被处分,同样老翁是大哥,也一样在党规下被监督的。

吴启聪 said...

旧案可以翻,只不过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摆明绝大多数人都接受了的旧案,你还是硬硬要翻。

对于你的污点论,我不强调老蔡一定要上台,但我坚持老翁一定要下台。不为别的,只为他扼杀了党内民主。

得了吧!少数服从多数?纪委会五个老人是谁委任的?会长理事会多少巴仙是老翁委任的?而且还缺席了两个副总。

当“过半”党员都认为你是在乱砍人的话,那么你就是在做错事了,没有冤枉错人的。你说得很对,马华不应该因为一个人而垮掉,这个人就是翁诗杰。

1018的党意接受了光碟事件缠身的老蔡当老二,827的老蔡却因为同一个光碟事件而被老翁砍掉,这就是所谓的处分?

T.C.T said...

启聪,
我以前也同样有你那种想法。
“纪委会五个老人是谁委任的?会长理事会多少巴仙是老翁委任的?”
选偏邦的人马?你呀了犯了太主观的看法。不是每个政治家是玩如此的手法,或与你一样的做法?
纪委会主席,是一位相当强硬的党员。然道老翁不怕他有一天也被砍下头? 阿遍是例子。
我很肯定更你说,大半的党员喜欢讨好,不会求好,连竞争都说成是党争。天天讲团结,同心,变成大家是同流一污。过半的意愿是如此,你认为正确吗?
马华要有法制,纪委会必定发挥它的功效。清洗一番,无论大小职位,谁抵触纪律一定人头落地。这样马华才有希望!
马华党员常常把党规,党纪律,公权力看成是在位老总的私权利。这病态已有几十年了。

吴启聪 said...

你的这个终极回应实在是太强了,小弟已经无法再招架了。

一个政党,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一个永远都只会对不会错的人,只要他一个就已经有足够的代表性了,至于其他大错特错的人,多一个都要嫌碍事,而他们的意见即使人数再多,只要是被认为错的,就完全不具意义了。

不知是不是我的误解,我觉得你是这样想的,我们的论战也应该到此为止了,很累。

T.C.T said...

启聪,
误解我啦!
我的语气可能太重,使你误解我啦!
刚才我急得出去,对不起!
让我总结:
我了解你同情老蔡被砍这事。我是从不同的焦点看这件事,只想看到马华正面的进展。
世上每一个政党都会有人被砍,时间,地点,不同人罢了。
砍人不是最佳的办法,事到如今我相信马华高层也作出最后的选择,他们也已经向中央代表汇报
砍头的主因,你我赞同不赞同,也改不了事实。
明天,你写其他的新的稿,我们再谈其他的。
ok??

吴启聪 said...

我昨天在星洲言路的最新作品《没有无可取代的领袖》,欢迎进来评论。

明眼人一看便知,我并不是在讲三美而已,而是在讲我们的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