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吳啟聰‧沒有無可取代的領袖

吳啟聰‧沒有無可取代的領袖
2009-09-14 17:49

印度國大黨的黨選剛剛落幕,國大黨主席三美威魯的屬意人選大獲全勝,再次延續三美的政治神話,即使三美已經不再是國會議員和內閣部長。但這回三美卻語驚四座地說:“一退下,國大黨就會毀掉50%。”能夠自詡為一個政黨的50%代表性,大馬政壇上也應該只有三美才有如此狂傲口氣,不過縱觀大馬各大小政黨領袖,又何嘗不是類似三美一般的思維?

筆者依稀記得,2003年馬哈迪退位讓阿都拉接棒的時候,馬哈迪就曾經非常自豪地表示,能夠和平地做到政權移交,在東南亞國家並不常見。坦白說,這句話其實並不值得我們自豪,相反的,更加凸顯出東南亞國家的民主欠缺成熟,政權移交本應是民主制度的必然程序,又何必要形容到鐵樹開花一般的境界?如今看回三美的言論,不難發現,絕大多數國家領袖、抑或是政黨領袖,都認為自己的地位是“無可取代”的。

須知一個貫徹民主的政黨,其領袖必然是通過民主程序,由基層黨員投選出來。換句話說,領袖的身份地位,並非從天而降,完全是由基層所委託。倘若一個領袖把黨職當成了理所當然的事,就會忽略這個事實,而把政黨當作是自己的產,營造秦始皇千秋萬世的美夢。只要他們在位的一天,他們就可以持續行使權力,操控整個政黨的運作,把基層黨員玩弄於鼓掌之間。

民主政黨的領袖,理應是“可來可去”,說甚麼“無可取代”那只是當權者一廂情願的想法。一個真正成熟的民主政黨,其組織架構必然有一定程度的基礎,而黨務的運作也須趨向制度化。每當黨內政權交替的時候,整個政黨的黨務依舊可以正常運作,不同的是領導層已經經歷了新陳代謝。政黨領袖之前通過民主程序被捧上台,之後也一樣可以通過民主程序被請下台,這完全是基於民意的表現,對於黨務的運作並無多大影響,這才是所謂的“可來可去”。

除了三美,國內還有眾多的政黨領袖,叱吒風雲數十年者不乏有人,難道說幾十萬黨員找不到一個可以取而代之的人才?平心而論,這些所謂領袖,絕大多數都不願真心誠意去培養接班人,甚至毫不留情地壓二號人物,以鞏固自己“無可取代”的絕對地位。基層黨員如果繼續認為這種現象是見慣不怪的事,就難怪政黨領袖可以接二連三地締造政治神話。面對那些自認“不能被取代”的政黨領袖,基層黨員應該大聲對他們說:“你是可以被取代的!”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14

5 comments:

Mountebank said...

拔牙佬,这篇写得很棒喔。

遣词用字漂亮,著文四平八稳。

Mountebank said...

看你,好像已经脱胎换骨,和以前cari论坛那个愤世嫉俗的“末代战神”说拜拜了,哈。

吴启聪 said...

多谢mountebank兄的赞赏。

告别了大学,愤青时代也该落幕了,开始为五斗米折腰了吧!

天涯海角 said...

翁诗杰心中所想的,肯定不会要与蔡细历一起引退。

他不怕老二挖他的底出来吗?

T.C.T said...

三美故事,我们知一半不知一半。
印度国大党的文化和党员认知有所不同,你说他没有民主?印度国大党也有民主选举制度。
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看三美。
1。三美的专治,党文化,认知, 都认为三美是:
“無可取代的領袖" 挑战他的前老二,也是污点人物。真的没有选择。除了污点人物,党里头太多的山头主义,黑帮人马,造成相当大的阻力,掌控了中央强势。只要三美倒台,党争激发,不说三美天下变了三味天下,四味,五味都热腾腾的嗅到。加上这些bollywood党员, 跟一些党员还没有明了民主的意识,很难看到印度国大党改革。三美没有错,三美只不过没有做。做什么?清党啦!这一次, 三美可以向马华学习。
2。有人说他要连任,是为了他的儿子前途。爱党和爱子心却都有。
我的看法,印度国大党思维非常与三美相似,体会到308后的政局,有难改革整顿。这一次应该是老三美最后一步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