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自由区弊案缩小了马华格局


自由区弊案缩小了马华格局

当人们在热切讨论自由区弊案应不应该被列为马华特大提案的时候,自由区弊案已经逐渐被升华成马华唯一重点出击的课题,有者甚至评之为总会长翁诗杰孤注一掷的翻身仗。然而,笔者认为,虽然说彻查自由区弊案是势在必行,然而过度强调尽只会缩小马华的格局而已。

早在“前”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出掌马华政府政策监督局的时候,笔者就已经感到非常纳闷,所谓的“政府政策监督”,也只不过是局限于马华出任部长的四个部门而已,如此格局也未免实在太小了。如今过度强调自由区弊案,不止是把马华的格局局限于交通部而已,更是只专注于自由区弊案的单一课题。

除了翁诗杰出掌的交通部,马华还有廖中莱的卫生部、江作汉的房屋部以及黄燕燕的旅游部,这些部门的重要性未必不如交通部,而且也不是闲着没事做,A型流感肆虐至今都尚未彻底控制疫情,如今孤注一掷于交通部的自由区弊案又是否为之妥当?马华身为执政政府的第二大成员党,本就应该放眼整个内阁政府的运作,而不只是偏安一隅于自己被分配到的四个部门,更甭说要把焦点全聚在单一部门。

无可否认,这回的马华特大被召开,完全是因为翁蔡党争所引起的,而翁蔡党争的源头则来自蔡细历被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开除党籍。至于应不应该把自由区弊案列为特大提案,就要视乎这个课题跟这回的党争是否有任何关联。眼前我们看到的是,马华党员不管是主张挺翁,抑或是挺蔡,都没有理由出面阻止彻查自由区弊案。就论目前翁诗杰展开的调查工作而言,是否有受到了马华党内的阻扰?即使受到了马华党内的“祝福”,又是否会因此而通畅无阻?

如果说自由区弊案是总会长翁诗杰孤注一掷的翻身仗,这种说法是有碍于马华党内民主发展的。马华作为一个成熟的民主政党,就应该树立一个领袖“可来可去”的文化,而不是趋向个人权威主义至上,翁诗杰的“翻身”成功与否,实际上并不能与整个马华的生死存亡相提并论。翁诗杰彻查自由区弊案,是他身为交通部长应尽的本分,但这却不是身为马华总会长的天职使命,不能因为他交通部长的身份,而把交通部的课题当作是党的课题来看待。

至于特大被召开的理由,党员最为关注的,始终还是蔡细历被开除的正当性、纪委会的公信力、以及党员对于会长理事会的信任度。自由区弊案如果勉强被插入列为特大提案,只会显得格格不入,毕竟那始终都不关马华的党务。然而笔者最为关心的是,马华是时候扩大自己的格局了,放眼整个政府内阁,绝不能被捆绑于一两项课题而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