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0, 2009

PCM=Parti Cinta Malaysia(爱马党)=止痛药


什么叫做PCM?

PCM是一种药物paracetamol的简写,也就是我们家喻户晓的panadol,用于退烧止痛。

我诊所的病人,拔完牙后,我都会给他们四粒PCM,痛的时候就吃!

最近,有一个新的PCM突然冒起,而且还爆红,它就是Parti Cinta Malaysia!爱马党!

这个像俱乐部多过像政党的爱马党,之所以会突然蹿红,还要多亏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的免费宣传,老翁爆料说蔡细历一干乱党余孽即将窝身于这个爱马党,准备另起炉灶取代马华。

可怜的蔡细历,在党内人头落地还不止,竟然还要终老于这个蚊子党中的蚊子党......你说有可能吗?

老蔡被逼出走马华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即将来临的特大里,中央代表支持了翁诗杰开除蔡细历的决策。

如果真的走到了这一步,老蔡也没有必要再留恋大马政坛了,不管到时老蔡情不情愿,也不可能可以东山再起了,即使搞一个笑死人的爱马党,也无济于事!

老蔡盘踞了柔佛几十年,打造出马华的半壁江山,半数议员皆出自柔佛,为何到了晚年还要远走北马荒芜之地开疆拓野?

老蔡被开除党籍是8月27日的事情,爱马党早在这个日子之前早已经被成立了。如果老蔡要成立新党,绝对不需要这么紧张,大可以等到特大过后才来成立新党。
最凄凉的是,堂堂一个政党的总部,竟然设在一间关门大吉的酒廊内......一代枭雄蔡细历不至于这么落魄潦倒吧?

好一个爱马党,PCM,一颗赐予老总的止痛药,让全世界人都以为老蔡真的要另起炉灶,全面扑灭老蔡支持者的信心。

老总,你需要吗啡morphine,药效会比较强一点......................

13 comments:

GentleMan said...

除了赠送 Morphine 给老翁急用外,
请问牙医先生,
是不是 有种颍新产品
简称 OTK 的
脑神经特效药呢,
如有,麻烦医生你快速
送到老翁处让他服用,
避免他再胡言乱语,
(乱吠乱咬)
惹来老蔡控告 Otak Tak Kuat.

penxel said...

那又多一个让人头疼的 party lo...

吴启聪 said...

gentleman兄,眼下只有毒药才管用了......

T.C.T said...

启聪,
不要搞错!
“老蔡盘踞了柔佛几十年,打造出马华的半壁江山?“
没有老蔡之前, 柔佛在李三春时代,已有相当的稳固的江山。
甚至柔佛几十年都由当时的总会长来带领,不是他!
蚊子党? 好过没有。若老蔡要加入大党,又有困难,自组新党,谈何容易?另一位安华?

T.C.T said...

启聪,
要懂 也要 关心,马华/华社历史进展,以史为鉴。
不好单看一边。。
老蔡为何在柔佛强盛? 只因为林良实时代,他是当时的总会长。过后黄家定代替了总会长,你该知道事后如何?

吴启聪 said...

TCT兄,创业难,守业更加难,经营永远都难过开辟。

这么多年来,虽说柔佛州主席是前两任总会长,不过林良实和黄家定都是外州人,真正在经营着柔佛的人,想必你应该很清楚是谁才对。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爱马党真的是砌生猪肉砌到太离谱了!

T.C.T said...

启聪,
我不会质疑你对老蔡的好感。
真正在经营着柔佛的人,不一定是土生土长,土生土长当然是最好,能经营的才是重要!
老蔡原本是一位医生,在不懂政治的情况下林良实提拔出来的。除了他对卫生部有所表现,没有人说他对柔佛有很大的贡献。甚至他到现在还不懂如何搞政治。(这是我在他的言词举动观察到,他是一位能干的政府公仆,不是政治领袖)。

吴启聪 said...

TCT兄,不瞒你说,说了你也未必会信。

我对老蔡并没有与生俱来的好感,老蔡光碟事件刚出炉的时候,我还是有份落井下石的那个。

不过一直到1018党选之后,党员用选票肯定了老蔡,我也“平和”地接受了老蔡做我们的二当家。

关键在于,我实在看不惯老翁上位以来就对老蔡穷追不舍地猛敲猛打,无可否认我同情了老蔡。

而在老蔡下台过后,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表现,不管是党内还是党外,都比当年在位的时候来得更好。

对于柔佛,以前我对他没有好感,是因为他的作风太过强硬,不过我从来没有否定过他对柔佛马华的贡献。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全天下的人老是以为柔佛的国阵堡垒是天掉下来的?国阵、马华就理所当然地得到这些议席?没有经营,哪里会有议席?

你说老蔡不懂政治,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T.C.T said...

启聪,
纯粹是交流。。 不是偏邦,不要误会,我也可能错。我的看法:
1018 党选分析所有选蔡支持者都是林良实的队友,也加上敌对过黄朝的一班人马。他的胜利也因为某些中央代表要打倒黄家定两兄弟在朝的力量。所以皇黄家全输了。票数相当接近。由此可见,我不认同他的胜利是合适,合时,合意。
在一个政党里面必须同一个阵容才能打倒政敌,马华历代如此,第三一定要服从第二, 第二必须服从第一。陈广才就是很好的例子。为何老蔡暗中行事呢?
我也亲耳听间老蔡说:“今天我被选为老二,我会全力支持总会长。“我听了也鼓舞。他也赢了不少的掌声。可是。过后我发觉他讲的东西好像讲爽的。他的言词不一。
蔡光碟事件,为了他本身名义还质疑党训,然后又来一套说是陷阱,从怀疑黄家亮兄弟到现在,不理是谁当总会长,还在倒当权的。目的何在?
若调转回是老翁是老蔡,也是如此行,我也不认同他。玩政治要以党为重。
老蔡至今不晤,还说不要外州人来稿分裂。
哎哟!这就是派系想法。区分了马华。
柔佛马华,也是马华, 没有分你我的。柔佛马华不是老蔡,也不是老翁的,没有山头主义的事。
所以我说老蔡不是政治者,包括还有很多在马华党员。
我不理会个人的作风,领袖的作风必须以党为重。

吴启聪 said...

tct兄,关于老大、老二、老三之间的伦理关系,其实有一点是可以一语道破的。

你说老蔡没有当好老二,那么老翁又有当好老大吗?

陈广才的确是个好老二,那是因为黄家定并没有像翁诗杰对待蔡细历一般来对待他。

同样的,蔡细历这个“不安分”的老二,到底是他天生骨子里就不安分?还是全被老翁给逼出来的???

在林良实出掌柔佛是十六年的光阴里,老蔡就是一个很好很安分的老二。

T.C.T said...

启聪,
"老翁又有当好老大吗?"
老大当不好,老二就要反??
老大是引领着,不是跟随着,没有必要讨好下属。
“到底是他天生骨子里就不安分?还是全被老翁给逼出来的???“
我说过个人作风不重要,他是不是天生骨子里就不安分不是问题。你说对了,他做错事说错话一定不认,然后是说人家逼他,陷阱,陷害他?被逼然后发“乱砸“,是政治家做法?对吗?
请说出那里老翁逼他???
身为副总会长时,不顾党的名声,在外泡妞。看见的党员都深表遗憾。安分吗?爱党吗?
“在林良实出掌柔佛是十六年的光阴里,老蔡就是一个很好很安分的老二。“
之前我说的历史,老蔡是敦林提拔的,也就是他的老板。今天的老大不是他的老板,你可想象得到。。。

T.C.T said...

启聪,
"老翁又有当好老大吗?"
老大当不好,老二就要反?小孩子玩耍可以!
老大是引领着,不是跟随着,没有必要讨好下属。
“到底是他天生骨子里就不安分?还是全被老翁给逼出来的???“
我说过个人作风不重要,他是不是天生骨子里就不安分不是问题。你说对了,他做错事说错话一定不认,然后是说人家逼他,陷阱,陷害他?被逼然后发“乱砸“,是政治家做法?对吗?
请说出那里老翁逼他???
身为副总会长时,不顾党的名声,在外面。。。。看见的党员都深表遗憾。安分吗?爱党吗?
“在林良实出掌柔佛是十六年的光阴里,老蔡就是一个很好很安分的老二。“
之前我说的历史,老蔡是敦林提拔的,也就是他的老板,当然没问题。今天的老大不是他的老板,你可想象得到。
老蔡本身的问题也不是我看为严重,问题是他本身不服从领袖,意识形态表现出两个可能性:
1。 自傲,本身要做老大。
2。 有幕后元老的计划倒翁。

吴启聪 said...

tct兄,
老大当不好,老二就要反?
这句是你说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老大对老二不好,老二才被逼要反。

你问我老翁怎样逼老蔡?
都出动到开除了,不用我明说了吧!
从1018以来,老翁曾几何时把老蔡当作是署理总会长来对待?
请温习一下老翁在星洲写的《政海独白》系列,老翁谈论的并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老蔡的房事性事!

说因为林良实是老板,所以老蔡不反他,这是打横来讲的。
关键在于,林良实善待老蔡,老蔡没有反的理由;老翁亏待老蔡,老蔡才被逼要反。(不给官职就算了,连党籍都要开除)

不服从领袖?omg!
你真的是越来越打横来讲了,先撩者贱!ok?
到底是谁撩谁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