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会长理事会VS中委会的矛盾


众所周知,老蔡光碟案件不止一案两审,甚至还一案两判。

会长理事会先前判了老蔡开除党籍,中委会之后又判了老蔡冻结党籍。

在这里,小弟不曾怀疑过中委会是否有这个权力,我只是好奇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怎么可能会有不一致的判决?

会长理事会有22个成员,其成员都是从中委会的44成员中由总会长“精挑细选”出来的。

废话不多说,真正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中委会里面重复了22个会长理事会的成员,就是一半了。

8月27日会长理事会开除老蔡党籍的时候,老总“信誓旦旦”地说了,开除老蔡是会长理事会“一致”的决定。

“一致”的意思,应该是全部人都抱持着相同的意见并且赞成。

换句话说,会长理事会扣掉老蔡自己,共有21成员“一致”赞成开除老蔡!

如今中委会改判老蔡冻结党籍,中委会44成员里面,会长理事会就占了一半22个,扣掉老蔡自己本身就还有21个(别忘了他们都是“一致”赞成开除老蔡的),实际上只要另外22人中的其中一个也表示赞同开除老蔡,那么就是22,超过43总数的半数了,那么基本上老蔡还是要坚持原判,开除党籍的。

可是为什么?中委会又“集体”决定判老蔡冻结党籍呢???

老实说,我刚才说他们需要多一个人就可以开除老蔡了是多余的屁话,因为蔡派的陈财和、张日洲、郑修强及卢诚国4人离席,中委会就只剩下21人打18人,不用开会都是赢稳的!

可是就是有着这样一个赢稳的局势,为什么会长理事会的决定还是被中委会给“推翻”了?

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21个会长理事会成员里面有人改~变~初~衷~

我们必须要佩服那些非常有勇气“知错能改”的大人们,不过问题又来了,老翁不是说了会长理事会“一致”通过开除老蔡的吗?

两个选择啦!一是老翁撒谎!二就是会长理事会的成员摇摆不定!随便选一个!

说了这么多,始终还是多余的屁话,因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何须劳驾我这个拔牙佬在这里指指点点!

哈哈哈!

7 comments:

Mountebank said...

厉害厉害,这样都被你分析到。

蔡阵营可要好好的利用这个论点,来一板逆势。

月光光 said...

不是因拨牙老厉害,是因为想出用这个方法骗中央代表的人是笨蛋!

如果中央代表会相信所谓的「一致」通过,中央代表也是笨蛋!

翁诗杰只是用44台机器,放入44片相同的光碟,按下「play」,就开始开中委会了。你说这些机器会发出不同的声音吗?

吴启聪 said...

这就是马华所谓的“党内民主”!

中委会是民主的代表!万岁!

会长理事会是民主的象征!万岁!

翁诗杰是民主的英雄!万岁万岁万万岁!

中央代表是民主的......垃圾!!!

poll4malaysia said...

经过三天的投票,共有27票投下。
成绩分析如下:

A) 翁派的人所派放?> (33%)
B) 蔡派的人所派放?> (15%)
C) 党外人士所派放,准备坐收渔人之利?> (44%)
D) 其他 > (8%) (博主仅此致歉,由于系统出现乱码,因此无法得知这两票是说明什么。)

根据网上投票看来,还是有较多的人比较相信这次的光碟重现江湖一事,非党内人士所为,这共有44%。这也符合普遍民意,认为是有心人乘机浑水摸鱼,希望制造两败俱伤的局面。不过,MCA人马也无须过早开心,如果不是自己不争气,会有人有机会下手吗?有心人乘机推出光碟(如果真如所说的,非两派人马所为的话) 就是看死你马华自己打自己,勤练“七伤拳”,还没打到党内同志,就先自己中了内伤。

另外,相信是翁派人马所为的占有33%。这也是不可忽略的,说明不关你老总道德制高点多高,只要涉及政治斗争,没有人相信双方完全没有涉及肮脏手段。如果把这部分看成是支持蔡派者,百分率高达三成三。

接着认为是蔡派所为,所谓大打悲情牌,自己伤自己,然后再归咎对方的也高达15%。如果把这部分看成是支持翁派者,百分率高达一成五。

结论:如果以此项网上投票做为分析(当然,只是做为“学术研究”之用啦!不然,你以为….?) 翁派的死忠支持者大约有15%,而蔡派暂占上风有33%。不过别忽略了中间比较理性的44%,这一部分(segmen)者将会根据接下来的报导,在101010特大做出决定。而博主相信,讲得越多、伤得对方越多,并不代表稳胜,反而会导致反感,希望双方切记切记,点到为止就好。

《敬请浏览www.poll4malaysia.blogspot.com》

T.C.T said...

启聪,
你还在质疑中委决定, 你一定要明白中委有权力决定议案罢了,其他什么的目的,什么派系人马是不重要的。再想一下如果开除老蔡被推翻,你会拍手赞成吗?或是通过开除,你又会反对到底?
那几个老孩子离席,是放弃了他们的权力,无知!
请看:
梁邓忠:中委会检讨会长理事会决定的权限。

尽管蔡细历并没有申请上诉,但身为法律局主席,我有义务解释,并洗脱中委会重新检讨

会长理事会所采取的纪律判决,而受到的谴责及误解。

根据党章第47条款,中央委员会拥有权力覆行以下权利:

(I) 会长理事会必须在中央委员会的授权和指示下负责本党的行政事务

(II) 根据党章45.23条款,依照中委会认为适当之条件,将全部或部分权力,包括能传授之权利,授予任何指示之个人或团体,以进行普通或特定事务;

(III) 会长理事会必需在下一次的中委会上汇报其所有的活动。

根据党章47条款,已经清楚地阐明

中央委员会赋予权力予会长理事会

(b)会长理事会必需在下一次的中委会上汇报其所有的活动。

这表示中委会具有调解、检讨或废除及撤销会长理事会的任何决定。

党章45.24及128条款 – 这两项条款清楚阐明所有涉及纪律的个案,必须交由中委会做决定, 而中委会的决定被将视为最后的决定。

在2009年9月19日的中委会会议里, 总秘书在党章47条款的要求下,他必须向中委会提呈及报告会长理事会的所有活动及议案,其中也包括了所有的纪律案件。

当中委会收到会长理事会针对纪律案件所作出的决定后,中委会就必须表决是否要全盘接受及批准会长理事会的决定, 或重新检讨或拒绝有关的决定。

就以这次为例,中委会就针对有关决定作出了检讨, 并作出不一样的决定(从开除到只冻结党籍)。

中委会做出了有关的决定,符合党章所赋予的权利,也就证明了他们拥有自己对纪律案件的看法。

中委会对会长理事会的决定,作出了检讨及干预的情形都有先例可循。

事实上,中委会是一个上诉机构, 它提供了一个对会长理事会决定的互相制衡机制。

但是,必须要紧记的是三分之二的中委会的成员是由中央代表选出,而超过半数的中委会成员不是会长理事会的一分子。

因此,在党章赋予的权利下,中委会必须被允许有效地执行它的权利。

中委会对蔡细历案件的裁决,和会长理事会的不一致,并不代表将会影响中央代表要求召开特大的决定。

所有特大的提案都已完整呈上,特大将会如期召开。

拿督梁邓忠
马华法律局主任

吴启聪 said...

我在第三句就说了:

“在这里,小弟不曾怀疑过中委会是否有这个权力,我只是好奇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怎么可能会有不一致的判决?”

吴启聪 said...

那4个“老小孩”离席是有必要的,只有他们的离席,才可以铁证如山地证明会长理事会的人改变初衷,并且摇摆不定,至于是什么目的和原因造成这种转变,我们也无需要再费唇舌去争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