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6, 2009

評論:吳啟聰‧不應給任何一方打廣告


評論:吳啟聰‧不應給任何一方打廣告
2009-10-06 09:18

筆者翻閱10月1日的星洲日報全國版,赫然發現一篇佔了六分之一頁面的文告,標題是“捍衛馬華黨格,支持翁詩傑!”,發表人為前馬華總秘書陳忠鴻醫生。雖然說類似文告的形式與一般廣告無異,只要發表人肯出錢購買版位即可,不過筆者也謹此呼吁各大報章,對於翁蔡黨爭還是保持一定的敏感度比較恰當,不應該為翁蔡黨爭打廣告。

早前曾經有一班宣稱是“馬華元”的翁派支持者,花了兩萬令吉買下某報的大幅版位,目的純粹是為了表態挺翁。如今陳忠鴻的做法更加誇張,甚至干脆發表文告來呼吁支持翁詩傑。

筆者“即使”對翁蔡黨爭不持任何特定立場,也會對黨爭廣告起反感。身為主流媒體,報章本來應該持有中立的立場,公平、公正、公開地報導時事新聞,即使是追擊黨爭新聞亦不能例外,這就是新聞業者的公信力所在。如今倘若報章被這些五花八門的黨爭廣告給污染了,恐怕公信力會毀於一旦,就像國營電視台在大選期間不斷播放國陣的競選廣告,讓人民了只會更加反感。

針對陳忠鴻的文告,筆者認為文告跟評論雖然是同樣被擠在報章的版位上,但兩者之間絕對不能相提並論。評論應避免帶有特定立場,而且是經過報章編輯精挑細選出來的優秀文章;而陳忠鴻的文告,主要大綱是挺翁貶蔡,內容有沒有經過編輯整理尚且不知,但立場絕對是徹底鮮明的。可不管是文告還是評論,投影在讀者眼睛裡的視覺效果,都是一樣的,因為都是報章版位上一篇文章,難保讀者不會被引導或誤導。

筆者謹此建議星洲日報,儘量不要為翁蔡黨爭打廣告,即使是日後的全國大選也一樣,不要為特定陣營打廣告,因為這些都並不是讀者想要的資訊,更甭說它們有引導或誤導之嫌。在讀者的眼裡,這些廣告只是在浪費報章的版位。政客把自己幻想成玻璃櫥窗裡面的商品,孰不知們人民才是真正被消費的一群。

(編按:編輯內容與廣告是有區隔的。對任何政黨,報紙都力持中立,而廣告的內容全由客戶決定,只要不違法或侵害公眾利益,編輯一般是不干涉的。)

【熱點新聞:翁蔡大對決】

星洲日報/溝通平台‧讀者:吳啟聰‧2009.10.06
以下是我寄去星洲的原文:
星洲沟通平台版主编收:

报章不应该为翁蔡党争打广告

笔者翻阅10月1日的《星洲日报》全国版时,赫然发现一篇占了六分之一页面的文告,标题是《捍卫马华党格,支持翁诗杰!》,发表人为前马华总秘书陈忠鸿医生。虽然说类似文告的形式与一般广告无异,只要发表人肯出钱购买版位即可,不过笔者也谨此呼吁各大报章,对于翁蔡党争还是保持一定的敏感度比较恰当,并不应该为翁蔡党争打广告。

早前曾经有一班宣称是“马华元老”的翁派支持者,花了两万大元买下某报的大幅版位,目的就纯粹是为了表态挺翁。如今陈忠鸿医生的做法更加夸张,甚至干脆发表文告来呼吁支持翁诗杰。听说《星洲日报》较早前针对马华党争的追击报导,因为读者的连串投诉,而从原来的8页缩减成了现在的2页,有时甚至只有1页。如今如果再把类似有鲜明立场的党争广告给登出报章,恐怕会更加招致读者的不满。

即使笔者对于翁蔡党争不持有任何特定立场,也会对党争广告起一丝反感。身为主流媒体,报章本来就应该持有中立的立场,公平、公正、公开地报导时事新闻,即使是追击党争新闻亦不能例外,这就是新闻业者的公信力所在。如今倘若报章被这些五花八门的党争广告给污染了,恐怕其公信力也会毁于一旦,就好象国营电视台在大选期间不断播放国阵的竞选广告,让人民看了尽只会更加厌恶。

针对陈忠鸿医生的文告,笔者认为文告跟社论虽然是同样被挤在报章的版位上,但两者之间绝对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社论是不能带有特定立场的,而且是经过报章编辑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文章;而陈忠鸿医生的文告,主要大纲是挺翁贬蔡,内容有没有经过编辑整理尚且不知,但立场绝对是彻底鲜明的。可不管是文告还是社论,投影在读者眼睛里的视觉效果,都是一样的,因为都是报章版位上一篇文章,难保读者不会有被引导或误导之可能性。

笔者谨此给予《星洲日报》的建议,尽量不要为翁蔡党争打广告,即使是日后的全国大选也一样不要为特定阵营打广告,因为这些都并不是读者想要的资讯,更甭说它们有引导或误导之嫌。在读者的眼里,这些广告只是报章版位的一种浪费。政客把自己幻想成玻璃橱窗里面的商品,孰不知我们人民才是真正被消费的一群。

9 comments:

coco said...

披著羊皮的狼


何启斌

周二, 2009年 10月 06日 10:50


蔡派人马果然把羊皮给除掉,露出「狼爪」放聲長鳴,矢奪總會長職。

他们从头到尾都是要“夺权” ,却不断说:只要回家,只要党籍,要作马华鬼。这些争取同情的言论就是“羊皮” 。现在却“煞有介事”般宣布:“被形势所迫”要出任总会长职。所谓“披羊皮的狼”,籍召开特大之名,为的是要“夺权” ,更要夺总会长位。
今天才真正“假象大白” 。代表们应看透了他们的真正披上羊皮的狼面目。


但是为什么要讲:被迫,而不敢光明正大的宣布要夺取总会长职?到底他们所谓何事?他们说要REJECT(拒绝) ;REUNITE(团结);REJUVENATE (重生),这些都是目前党中央正在进行的任务。他们却照抄无误。


代表们别忘了308政治海啸,马华几乎垮掉,蔡细历要负起重大责任。他的“性光碟丑闻”就在大选前爆发出来。署理总会长被“PKFZ丑闻”紧躔。马华4个部长,都有問題出現,所以才看到“一败涂地”的308海啸。蔡细历,可以逃避责任吗?由此,党要REJECT拒绝的是他。因为他的“性光碟丑闻”带来了对党灾难性的破坏。这就是党中央委员会的决定:冻结党籍。


党中央要“REUNITE”就得要先搞统合,可以统合的人士和力量。但是一些领袖都不愿意合作。蔡细历便假借国阵联络主任的身份,到处去搞破坏团结的个人议程,以达到他“夺权”的企图。现在他们最后“公开自认” ,“不打自招” ,要夺权,要当总会长,又有谁能来进行团结活动呢?又岂能团结呢?



最后蔡派说要“REJUVENATE” (振兴)马华。试想,在蔡派人马不断的搞破坏团结的勾当时,又如何“振兴”呢?党中央其实早在去年党选后,便不停的在“换血” :让更多年轻的“少壮派”任重职,却开罪了许多蔡派人马。所以他们反击,要“投总会长不信任票” 。他们要通过特大来夺权,来“接任”总会长职。蔡派人马披着羊皮,实质上是“大野狼” ,为的就是“要夺,要抢,要捞” ,完全把党的利益放到屁股下。

现在蔡派人马的企图,昭然若揭,代表们不必再犹疑了,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大概已经明朗了。聪明的中央代表,有清醒的头脑和雪亮的双眼,绝对可以分辨,可以大胆的投下神圣的一票。这一票,不为什么,它是为了马华的团结,族群的前途,国家的稳定。再加上自己一点的个人利益,不应过分吧!所谓“保家卫国”是毛主席“抗美援朝”的名句。中央代表们要“强党为国”就是理想啊!


代表们应当反对所有的议程,反对夺权,反对分裂,反对倒翁,反对挺蔡,反对破坏代表们利益的企图。

3 said...

Dr Chua, please retire graciously

I AGREE with the remarks of David Tan and other readers that a tainted leader should not hold important posts in any organisation, let alone an organisation that prides itself on representing Malaysian Chinese: “Hard to accept a leader who is morally tainted” (The Star, Sept 29).

Datuk Seri Dr Chua Soi Lek was a controversial figure even when he was the Health Minister. He had endless squabbles with private medical practitioners, accusing them of being unprofessional, and threatening to arrest them and taking them to court.

Then there was the tragic case of baby Yok Shan losing her left forearm in a case where a trainee doctor at a government hospital accidentally made an intravenous injection into the muscles instead of the blood vessels. The resulting infection caused her arm to blacken and eventually it had to be amputated.

Dr Chua did not take any action, and neither did he seem to care. He even made the infamous remark that Yok Shan’s parents had a choice which hospital they wanted to seek treatment from. Did he not know that government hospitals are there to serve all Malaysians, more so Malaysians who cannot afford to go to private hospitals, as was the case with Yok Shan’s parents?

During his time, the ministry had many shortcomings. One such example is the little enforcement on the usage of banned food additives and preservatives, which affected the health of all Malaysians.

When his sexual escapade was exposed, he resigned from his ministerial position and party post. However, he now says that his family and friends have forgiven him and he is making a comeback. In my opinion, he should retire graciously.

J. CHOW,

Optimus said...

最不中立的人就是你,还谈什么中立?

蔡的言论铺天盖地,免费广告最多的是他。

3 said...

RM10m case: MACC clears Ong

Wednesday, 07 October 2009 07:06

3 said...

Optimus,

这人站都不直, 如何中立呢??? The only thing that is straight on him is the hair.

Wen said...

绝对正确!最不中立的人就是博主,根本无资格还谈什么中立!竟然还厚颜无耻的在十月六日的《星洲評論:吳啟聰‧不應給任何一方打廣告》第三段宣称:“筆者“即使”對翁蔡黨爭不持任何特定立場”。真是睁眼说谎话,有辱博主专业人士的身份。立场不同是正常的事。不需要这么掩饰立场来讲些似是而非的论点来误导“全国人民”。好自为之吧!

吴启聪 said...

我已经说明了,即使我不side任何一边,都会对党争广告反感!我并没有说我没side任何一边!你们如果还要继续针对这几个字来对号入座的话,请便,但恕不奉陪!

我根本就没有必要保持中立的立场,我甚至可以很大声跟你们讲我挺蔡,不过报章身为主流媒体却绝对有必要保持中立!你们要把我的立场跟报章的立场混为一谈,那也请便!

optimus兄,老翁需要人家花几万块来为他打广告,而老蔡却不需要费一分钱,就有铺天盖地的免费广告,这点是值得你们羞耻的,还敢拿出来说吗?

Wen said...

这就对了!没人把您的立场跟报章的立场混为一谈,那是您本身刻意隐瞒立场,您本身负责!现在,这样子读了您的评论才能够更深入和理性的去分析!但,对于全国星洲日报的读者就很不幸了!因为他们已经被您刻意的愚弄及误导!未能看到您承认您的立场!所以您是有愧于他们的!您欠他们一个公道!!!!

吴启聪 said...

报章编辑把我的“即使”改成了“虽然”,就被你们如获至宝地揪着这个错字来喋喋不休,又不见你们去争论我的文章主题《报章应不应该为翁蔡打广告》。

如果翁派的支持者都是这种思维的话,那坦白说我会感到非常庆幸。

公道?星洲读者还真的会这么在意我到底side哪一边吗?你以为我是陈国煌啊?越讲越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