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开始同情翁诗杰......


这绝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我是真的开始同情翁诗杰了!

虽然我一路来都摆明跟翁诗杰对着干,到今时今日我还是不可能会认同他的政治理念,不过他今天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宫廷政变,昔日最为亲密的战友竟然对他背后插刀,这的的确确是人世间的一大悲剧。

翁诗杰这一次的悲情英雄,已经不同上几回的“围剿”、“十面埋伏”,这回真的没有演戏,是实实在在地被昔日战友逼宫退位,只要不是丧尽天良的人,即使是蔡派,亦都会为翁诗杰感到不值。

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翁诗杰有两大错误,一是用错了人,二是信错了人。到了今天,有份逼宫的22名中委,全都是翁诗杰当初用错信错的人。大错已经铸成,说翁诗杰无辜,这又全是他一手造成的;说翁诗杰活该,但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子孙竟然会如此不孝。所以,最好什么都不说,此时无声胜有声,让一切尽在不言中。

翁诗杰,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 (这也许是绝大多数人的想法)

中委会,叫我如何再相信你们...... (你们可以等翁诗杰辞职,甚至陪他辞职,可总没有必要逼他辞职吧?)

唯有重选,才能还政于民,让中央代表来决定新的领导层吧!

这不止是为翁诗杰讨回公道,而是为全马华讨回公道!
这是我为翁诗杰说公道话的第一次......

13 comments:

雅征 said...

弱势的一方总会得到些许同情分,像当时老蔡被开除。现在大家都不齿那班叛徒。

Johnny NGAU said...

相信公羽坦然接受政治圈就是如此现实,皆因崇拜的就是你目前所坐上去的那张仗势的椅子。

大米 said...

没有什么是好同情的,玩不起就不要搞政治。
就凭你这句话,你还是乖乖当个牙医好了,不然的话以你这样的想法搞政治,你以后会很伤心。

吴启聪 said...

政治不可能当饭吃。

照我说,还是带眼识人最重要。

路見要鳴 said...

唉,遇人不淑,
应怪谁?

大米 said...

牙医弟弟,带眼识人这句话,在政坛上几乎是不能成立的。没上位的时候大家都是朋友,上位之后就难说了,除非你有老孙的金晴火眼。

YaSheng said...

特大之前, 就已经说了, 中委会像是变色龙般,变的太快,马华由他们来领导,肯定没有将来.

逼翁诗杰辞职, 中委会可以保住官位和高职.
如果中委会重选, 他们变色龙般的真面目, 已经暴露了自己, 所以肯定不敢面对中央代表了, 最终只好逼宫.

如果我是翁诗杰, 同样的, 肯定把那班叛徒绑在一起, 同归以尽.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翁诗杰有两大错误,一是用错了人,二是信错了人。到了今天,有份逼宫的22名中委,全都是翁诗杰当初用错信错的人。大错已经铸成,说翁诗杰无辜,这又全是他一手造成的;说翁诗杰活该,但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子孙竟然会如此不孝。所以,最好什么都不说,此时无声胜有声,让一切尽在不言中。
=======================================
他本来就不是统领三军的料子,要不是当年家定等急欲寻找可替代的‘干净’领袖,怎样也轮不到他。如今由家定派系人马来收拾他,应该是‘无可厚非’吧!
他如果是能人就不会有今天了。再说,如果他是能人(贤人),老早就已把老蔡给收编了。所以说,一个没有基层的领袖加上没有好和正确的政治交育,就是像翁这样的悲剧了。任人搠摆之余,加上无领导能力,他的结局是可悲及鸠由自取。

Lexus said...

这班中委终于露出真面目,幸好翁总还有反击能力,好戏还在后头。

阿土伯 said...

联署签名逼宫的22位中委应该正法处理!马华党员应该高兴,翁蔡相争竟然让党有意外的收获,就是看清22位反骨中委的真面目!我们先把老翁的对或错放在一边,如果他们能够这样对待昔日共进退的老总,他们也可能用异样的方法对付新的领导层,辜负党员!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在翁诗杰可能得到同情票的同时,他也因当改进一下他的眼光。不管他还是不是总会长,带眼识人的窍门不能没有!

Teck Keong said...

那22位中委名单有吗???

吴启聪 said...

“中委會裡的挺翁力量已非常小,估計只有4名票選中委即陸垠佑、陳清涼、顏炳壽及鄭聯科要翁詩傑留任;支持老翁留任的受委中委則包括黃福安、翁協文、蔡金泉、王賽芝及陳顯裕。”

再扣掉蔡派的陈财和、卢诚国、张日洲和郑修强就是了。

一端部落 said...

廖忠莱没这个料,也没本事! 卖主求荣算甚么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