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8, 2009

評論:吳啟聰‧重新黨選是唯一出路


評論:吳啟聰‧重新黨選是唯一出路
2009-10-18 17:29

馬華翁蔡黨爭起了戲劇性的變化,本來這只是一場翁詩傑與蔡細歷之間的內鬥,怎料如今翁派內部再來一場“內鬥中的內鬥”,22名翁派中委“逼宮”疑雲甚囂塵上。儘管“逼宮”這個詞彙可以有多種詮釋,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大多數中委聯署要求翁詩傑下台,已與逼宮的實際意義相距不遠。

原本隨著蔡細歷的復職失敗,一個團結的翁派或許還能勉強撐起馬華的半壁江山,如今翁詩傑與中委會撕破臉皮,當權派頓時陷入近乎崩潰瓦解狀態,讓人擔憂馬華的前路要怎樣繼續走下去。不過不管怎麼樣,翁詩傑在不願退位的大前提下,在一片兵慌馬亂中確實提出了一個可取的方案,就是召開特大讓中央代表定奪解散中委會與否以及重新黨選

如果特大真的成功被召開,相信要通過解散中委會的議案絕對不是問題,因為這不止是翁詩傑的意願,蔡派也肯定會給予認同,兩派集合起來的票數鐵定過半數。不過還有一項隱憂是,如今翁詩傑又再恢復了他獨行俠的身份,所謂的翁派也只是當初集合了所有挺翁中委的勢力,如今翁詩傑振臂一揮,翁派的中央代表是否會一呼百應?這就要視乎翁派的中央代表們究竟是拜服於翁詩傑的個人權威之下?抑或是拜服於翁派的集體利益之下?

中委會如今絞盡腦汁阻止召開特大,是一種懦弱的表現。須知當今的中委會,是一年之前在馬華黨選中受到中央代表委託的最高領導層。如今即使要重新黨選,只要是對自己過去一年來表現問心無愧的中委,都無需感到憂慮,表現良好的中委必然會再次中選,唯有那些心虛的人才不敢面對中央代表的信心公投。

回顧雙十特大,翁蔡齊走是絕大多數人預料之外的結果,總會長和署理總會長的位子一夜之間人去樓空,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委會就能理所當然地自行推舉其成員填補空缺。須知根據馬華的黨章,當總會長懸空的時候,署理總會長是唯一具有資格填補的人選,副總會長並不能飛象過河。如今翁蔡齊走的情況比較特殊,中委會自行填補的條例也確實沒有列在黨章之內,唯一可以解決糾紛的方法就是重新黨選。黃家定和陳廣才當年接位其實是違反黨章的不良示範,不過至少那是當時AB隊的集體意願,其爭議性遠遠不比現在的戰國馬華。

馬華再分裂下去,整合恐怕遙遙無期。現有中委會已經被人扣上“叛徒”的帽子,相信也失去了應有的威信繼續領導馬華。重新黨選是馬華的唯一出路,唯有通過黨選,黨員之間才不會再分翁派、蔡派、或是第3股勢力,投選出來的領袖絕對是多數人的心儀人選,也能夠避免任何爭議,穩健地繼續領導馬華。

【熱點新聞:翁蔡大對決】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10.18
明天星洲的舆论全部清一色骂老翁的,唯有我一个反常地帮他说公道话(不过也不是好话),我们的确不能容忍暴君,但我们更加不能容忍不讲道义之辈!
不管怎么样,重新党选才是马华唯一的出路,别让眼前的刀光剑影、枪林弹雨给模糊了视线!

16 comments:

大米 said...

在各造都各有盘算的情况下,再改选只能算是下策中的上策。谁知道到最后会不会又选个不重用的呢?也許聽天由命罷!

吴启聪 said...

即使是不中用的,但至少都是顺应民意而生,并非是波力所形容的“天权神授”。

可如果再来一个翁诗杰的话,那么我们就只好自求多福了......

T.C.T said...

启聪,
早,你的文章写的很好,只差一点是观点不够大。
“唯有那些心虛的人才不敢面對中央代表的信心公投。”
这个“心虛” 也是代表恐惧的特征,加上想保住摊位,又想上位!虽然老翁轻易犯口头上矢信,但不像这大部分的中委,不总辞还要逼宫,老翁挑战重选,这一点证明不是你所谓暴君的做法。值得赞赏!
我不担心马华又暴君,我怕个个有污点,害死华社。

吴启聪 said...

我的原文是写“做贼心虚的人”,怎料编辑跟我删掉“做贼”两字。

翁诗杰主张重选绝对是一个明智之举,但这并不代表他过去的所作所为就可以一笔勾销,在马华的史册上,他依然是不折不扣的暴君,我永远都不会再信任翁诗杰做马华的掌舵人。

污点也好,暴君也好,重选领导层,这回绝对不可能再打平了,胜一票也是胜,再怎样都会有一个赢家。

难得我们有一个“同仇敌忾”的时刻,小弟我非常痛恨不讲道义之辈,就算他们出卖的是我最讨厌的翁诗杰,但我也一样会声援老翁!

T.C.T said...

启聪,
哗。。。。现在我挺你。。短短的一段时间,你进步得很快。若你有机会参与中央政治时候,你会发现还有更多空间让你学习。对你的写作很有帮助,间接也提升了你的才华毅力。
你喜欢政治,为来你做不到老总也可当党秘书也很适合你。先恭喜你!

Freddie said...

真不知如何形容这些中委们,一个个为利是图,买主求荣的‘政治叛徒’。

在双十特大,如果翁总胜了也只有一半的马华,老蔡胜了也只有一半的马华,翁蔡齐下马华更乱。

如果这些中委硬要上位,他们所下的政令不知道翁蔡的基层领袖们是否会执行?

吴启聪 said...

tct兄,我是喜欢政治,但却不一定要投身政治,我现在的党职只是永久党员而已(目前连个固定的支会都没有),正业则是全职的拔牙佬。(基尔拔牙可以拔出三千万豪宅,目前正以他作为目标,嘻嘻!)

每天拔牙只是拔到五点罢了,晚上没有事情做,周末更是无聊,偶尔写写稿,吹吹水,再跟你们吵吵架,酱就是我无聊的生活了。

写作是去年308后因为有些思想急着要跟全国人民分享,结果从此踏上了这条“不归路”,哈哈!

老总?总秘书?哇哈哈哈!!!马华虽然烂,但在我这辈人还是卧虎藏龙的,去过一次keman后我就知道了。就算我要,也要排队排到我八十岁去,哈哈!

吴启聪 said...

freddie兄,正如我文中所说:

“现有的中委会被人们扣上了叛徒的帽子,也失去了应有的威信继续领导马华。”

因为要登出街,所以这一句道出其意就好,还有更多精彩的形容词还没有使出来。

Freddie said...

老廖现在被人污告说他的老婆收受一家公司所赠送一辆价值五十万元,他已经否认了,还解释了一大堆中委会如何如何做决定,他现在是巫统的红人了, 没事的啦,不可能有事的啦。

国阵老大不要翁蔡,Rais Yatim 还叫翁总快点辞职,翁蔡现在是难兄难弟了。老廖可不同啦,很多报馆开始为他说话,这叫看风转舵,一些报馆篇辑还建议翁总多看领导的书,要跟着些二五仔抛书包,抛钞票才有用啦。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不是有人一直梦想当首相吗。(我有这念头也属 - 反叛罷)

吴启聪 said...

哈哈!freddie兄,你的这句话,我昨晚在星洲网站看夜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一路来的星洲舆论,就只有我一个人在鸟翁诗杰,其他人都是在挺翁。昨晚突然间倒反了过来,竟然只有我一个人帮翁诗杰说公道话,其他全部都矛头指向老翁开炮。

哈哈!嗅出了一点味道......

不管怎么样,公道自在人心,重选特大自有分晓。

这回肯定不会跌破眼镜了,铁定超过三分二赞成重新党选!!!

凌国文 said...

启聪,这次换我请教你,如何将MixPod音乐转贴到部落格?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

你先去www.fileden.com开一个account,把歌给上载进去。

然后去www.mixpod.com,遵照它的指示create a playlist。

最后把它的html给copy下来,在blog的customize那里add一个html,再paste进去,就可以了。

凌国文 said...

谢谢,启聪。那个www.fileden.com是要付钱的吗?

吴启聪 said...

免费的。

凌国文 said...

多谢吴医生指点迷津!

吴启聪 said...

不用客气,国文兄。